分析人士表示,煽動民族主義是共產黨執政合法化戰略的核心部份,但也有可能適得其反。還會引發國際社會對中共更大的不信任和敵意,最終使中共在國際上更加孤立。

《南華早報》引述學者分析認為,如果全球情緒轉向反華(反共),可能會危及到北京的「一帶一路」倡議。

中共一直通過中國社交媒體和官媒大勢進行民族主義宣傳,而隨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爆發,這種宣傳攻勢更為激烈。《紐約時報》報道,隨著這個病毒肆虐其它國家,中共在國內激起一股融合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和仇外情緒的狂熱,「其咄咄逼人的程度是許多人數十年來未曾見過的」。中國北方的一家餐館甚至掛出了一條慶祝病毒在美國傳播的橫幅。在一幅廣為流傳的漫畫中,外國人被分類扔進垃圾箱。

觀察人士表示,中共的這種民族主義宣傳在國際舞台上可能會引起敵意和不信任。

《南華早報》引述荷蘭萊登亞洲研究中心(Leiden Asia Center)主任主任弗洛里安·施耐德(Florian Schneider)的話說:「這是對中國民族主義的巨大諷刺。」

「當局嚴重依賴民族主義,作為其國內(執政)合法化戰略的一部份。但與此同時,這一戰略有可能使當局向其公民承諾的民族復興項目脫軌。」

中國有超過8.54億網民,擁有三大社交媒體平台。微信、QQ和微博,其中微信是全球最流行,目前已成為數億中國人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份。

微信普及性的負面影響是,它經常被用作推廣各種假新聞和進行宣傳的平台。在2018年,微信與包括警察和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在內的數百個第三方組織合作,製作並發表了近4,000篇文章。

施耐德表示,在中國社交媒體上發現的虛假新聞報道,尤其是與中共國際形象有關的虛假新聞報道,都是點擊誘餌(clickbait)和民族主義的結合。

施耐德說,對北京來說,向鄰國展現中國(共)的正面形象非常重要,特別是在「一帶一路」倡議的大環境下。

「如果外國公眾情緒反華(共),將威脅到中國(共)試圖在該地區和全球範圍內發起的那些項目。」 施耐德說。

「無論是在越南,哈薩克斯坦還是其它政府都可能難以證明與中國(共)的合作是合理的,因為中國(共)憤怒的鍵盤戰士(keyboard warriors)持續不斷冒犯這些國家的公民。」

施耐德還說,民族主義情緒也在其它國家引起了的廣泛焦慮。

《南早》引述北京清華大學前政治學講師吳強(Wu Qiang,音譯)的話說,有關民族主義的社會媒體文章反映了以中國(共)為中心的願景,這與現行的國際秩序不符。

研究中國(中共)政治的愛荷華州立大學副教授喬納森·哈西德(Jonathan Hassid)表示,宣傳民族主義情緒不會給北京帶來任何好處,它也不太可能對中國的鄰國產生大的影響,因為很多國家已經在懷疑中共的宣傳意圖。中國(共)與很多鄰國都有著衝突和不信任的歷史。

《紐約時報》報道,中共政府的宣傳助長了這種民族主義一些更為醜陋的表現,它將中國(共)應對中共病毒的做法標榜為執政的共產黨優越性的證明。但在國際社會,要求中共為這場肆虐全球的病毒大流行支付賠償的呼聲越來越高。

報道認為,中共的宣傳如果持續下去,可能會讓中國在國際上更孤立,而中共現在正在試圖利用病毒大流行把自己標榜為全球領袖。

法國《世界報》刊文指出,北京在否認和操縱信息後,以慈善大國形象出現,展開「口罩外交」,同時夾帶宣傳中共體制的優勢,引發反感和懷疑。結果中共的「口罩外交」失敗,不但未能改變中國(共)的形象,也沒能讓大家忘記北京對這場疫情應該承擔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