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宗教迫害後爆發的瘟疫

西普里安大瘟疫時,政府藉瘟疫散佈謠言,說因基督教蔑視羅馬的眾神,才引起羅馬神怒降瘟疫,繼而羅馬帝國發起了最大的一場宗教迫害,當時是帝王戴克里先在位,他要求所有羅馬人必須信奉羅馬教,信奉基督的士兵被從軍隊裏開除。

公元303年,戴克里先發出敕令,眾多教會被摧毀,大量《聖經》被收繳銷毀,眾多教士、教徒被屠殺。

公元312年的冬天,一場饑荒後,羅馬帝國西部再次爆發瘟疫,後世確認為天花大流行。染病的人全身長滿惡性膿包,痛苦難耐。在城市裏,瘟疫與饑荒並行所造成的高死亡率,遠遠超過鄉村。有些人僥倖逃過饑荒,卻沒能逃過瘟疫,數以百計的男女老少都因感染瘟疫而失明。

危機四伏的羅馬帝國,經過瘟疫的沉重打擊後,維持了不到九十年。公元395年,帝國分裂為東、西兩半。公元410年,羅馬城首次被洗劫。公元412年,西班牙全境淪陷。公元439年,北非全境失守。公元446年,不列顛行省脫離羅馬統治。公元455年,羅馬再次遭到洗劫。公元468年,羅馬帝國北非遠征慘敗。公元476年,西羅馬帝國被蠻族滅亡。

查士丁尼瘟疫

公元6世紀,一場世界性的大瘟疫爆發在東羅馬帝國,這次瘟疫發生在查士丁尼統治時期,被稱為「查士丁尼大瘟疫」。據推測,此次大瘟疫可能是腺鼠疫。

公元541年,瘟疫先是爆發於北非,然後席捲埃及,接著掃蕩了整個東羅馬帝國。公元542年,瘟疫在帝都君士但丁堡橫行了四個月。帝都裏,瘟疫平等地侵襲了庶民與貴族,一天當中,有五千到七千人,甚至是多達一萬二千到一萬六千人因瘟疫而斃命。當瘟疫消退,城中百分之四十的居民已經死亡。

一時間,掩埋屍體的速度趕不上人死亡的速度,瘟疫消滅了整戶整戶的人,一度寫滿名字的戶口簿,如今全被刪除,東羅馬帝國的人口減少了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二十五。

因死亡的人難以計數,後來政府就不再清點人數了。街道上、庭院裏、門廊裏及教堂裏,到處都有一絲不掛的屍體。連續幾天得不到掩埋的腐屍,使整個城市散發著令人窒息的惡臭,街道上,幾乎見不到活人的影子。

《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法國畫家居勒德洛內(Jules Elie Delaunay)1869年作。巴黎奧塞美術館藏。(美國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法國畫家居勒德洛內(Jules Elie Delaunay)1869年作。巴黎奧塞美術館藏。(美國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腐爛的屍體,大張著的嘴裏流出陣陣膿水,眼睛通紅,腹部腫脹,手則高向上舉。屍體重疊著屍體,有時會被狗吃掉。

墓地滿了,大量的屍體就被送到海灘,船隻裝滿屍體後再推進海裏,成千上萬具屍體漂浮在海面上,膿水則流向四方。

如何清理死屍成為難題,於是查士丁尼採取一種新的處理屍體的辦法:修建巨大的墳墓,每一墳墓可容納七萬具屍體。

西奧多以重金鼓勵平民運送屍體,每運送一具屍體就給大量黃金。如同扔石塊一樣,屍體被拋進墳墓坑內,坑底的工人則按交替相錯的方向,一排排將屍體疊壓起來,一層層壓緊。男女老少、貧富貴賤都被擠在了一起,就像腐爛的葡萄一般,被許多隻腳踐踏。

收穫的季節,莊稼無人收割,加劇了饑荒,城市正常的食品供應中斷,行政管理癱瘓,工商業完全停止,公眾道德崩潰,哄搶偷盜等暴力行徑劇增,衝突無處不在,社會動盪不安。通貨膨脹使國家財政緊張,中央集權開始動搖,到查士丁尼統治末年,國家軍隊武裝力量下降了七成以上。

查士丁尼大瘟疫規模空前,一年中的任何季節,瘟疫都可能發生,它流傳到世界各處。公元543年傳播到意大利、安條克、敘利亞、巴勒斯坦和波斯,後來又經歐洲大陸傳到英國、愛爾蘭,在以後的二三百年裏,多次捲土重來,整個6世紀,周期性爆發的瘟疫反反覆覆就有五次,共造成三千萬至五千萬人喪生,帝都死亡人口達百分之四十。

當時的羅馬人,輕賤生命,道德淪喪,文化病態糜爛,民風淫亂,亂倫、無度的通姦幾成常態。羅馬帝國的知識份子當時都認識到查士丁尼瘟疫就是上帝的懲罰,因為羅馬人的罪,上帝正義的審判就要落在他們身上。一種悲觀情緒瀰漫開來:無人能知道瘟疫最後的結局,因為這是上帝所掌控的,只有上帝知道瘟疫的原因和走向。

當時親歷過瘟疫的約翰在其《聖徒傳》中寫道:

「用我們的筆,讓我們的後人知道上帝懲罰我們的數不勝數的事件當中的一小部份,這總不會錯。也許,在我們之後的世界的剩餘歲月裏,我們的後人會為我們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災禍感到恐怖與震驚,並且能因我們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懲罰而變得更加明智,從而能將他們自己從上帝的憤怒以及未來的苦難當中解救出來。」

後來,五十九歲的查士丁尼也染上了瘟疫,因擔心引起恐慌,宮廷對消息守口如瓶。公元565年,查士丁尼去世。這位野心勃勃想光復帝國的帝王沒有想到,世界不在他的掌控中。此後東羅馬帝國日漸分崩離析,終被奧斯曼帝國攻陷。

號稱強大的羅馬帝國,疆域之廣大堪稱空前絕後,有著稱霸整個世界的野心,沒有想到,還有比它更高的天意,決定了它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