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7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刊出評論,題為「人民至上 生命至上」。該文多次重複「人民」一詞,稱「黨中央採取的所有防控措施都首先考慮儘最大努力防止更多群眾被感染,儘最大可能挽救更多患者生命」,「有力彰顯了人民至上的執政理念。」

喉舌高調為黨貼金,試圖抵擋民憤和外界的猛烈抨擊,可是,現實戳穿了「偉大篇章」。全世界都清楚,中共隱瞞疫情真相,才導致了病毒擴散、令廣大民眾的健康及生命受損。英國南安普敦大學3月初的一項調查研究顯示:假如中共當局早三周採取嚴格防疫措施,全球所受的影響可減少95%。

目前,各國確診和死亡人數還在攀升,越加顯出中共瞞報罪惡之大。

兩天前,筆者的一位武漢好友發來訊息,告知其大姐因疫情耽誤了癌症治療而去世。封城兩個多月期間,大姐原來的定期檢查和診療全部中斷,病情急轉直下,終於不治。全家人沉浸在悲痛中,選墓地安葬花費了十幾萬元,政府沒有半點補償。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不少武漢白血病人者和需要透析的病人也不幸撒手人寰。

博主「二水柚子茶」在2月29日的博文裏記敘了失去母親的悲哀:「這樣的經歷,我終身刻骨銘心。我一直以為治病兩年的痛苦是極限了,卻遇到天災人禍,被剝奪治病的權利。最後還無法辦任何後事。太多我媽這樣的病人被犧牲,都不會計入數字,也不會公佈。外面一片歌功頌德,一片形勢大好,彷彿集體失憶。」

中共官媒總是背離真相。最初,新聞裏盡是歌舞昇平,病毒似乎不見影蹤。元旦日,8名率先披露真相者成為媒體攻擊的對象。當疫情大爆發、武漢封城後,「中國速度」、「中國力量」和「黨旗飄揚」又成「主旋律」。之後,喉舌發動信息戰,譏諷外國防疫不得力,渲染歐美疫情,美化「口罩外交」,要顯示只有中共才能讓形勢「向好」。宣傳和維穩部門合力,以「正能量」覆蓋人間慘劇,以「暖新聞」壓倒真實的數據。大批公民沒有得到應有的救治,他們的生命變成了冰冷的數字,或者連數字都不是。

在疫情之外,更多事例表明:中共肆意侵犯人民的利益,無視生命尊嚴。

4月26日上午,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突然發病、被送入醫院。王全璋聞訊後心急如焚,欲進京照料妻兒,卻被國保警察攔截。王全璋對外媒表示,到妻子和孩子身邊盡他作為丈夫和父親的義務,這是他的基本人權。

王全璋於2015年8月被捕,歷經1200多天的非法秘密羈押,2019年1月28日被判處4年半徒刑,剝奪政治權利5年。4月5日,王全璋刑滿釋放,卻被當局以疫情為藉口送到濟南監視居住。14天隔離期滿後,他仍不被允許回家和妻兒團聚。現在,監管他的人員以剝奪政治權利作文章,稱如果他去北京,他們就無法保障執行剝奪政治權利。

根據中共的法律,剝奪政治權利涉及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自由的權利,選舉和被選舉權等,但是不包括當事人選擇居住地、旅行以及與家人共同生活的權利。本來,剝奪刑滿釋放人員的言論自由等多項權利就是極為荒唐的規定,現在,中共再次公然違法,肆意侵犯公民的最基本人權,毫無人性。

王全璋是一位正義律師,只因為受迫害的同胞維權就遭到殘酷打壓,在風華正茂之年被剝奪了自由、事業和家庭的溫暖。他的妻子和小兒子承受了5年的別離之苦,還持續受到騷擾,憂憤難平。中共活生生拆散美滿家庭,證明了「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

4月23日,遼寧省瀋陽市的法輪功學員蘭立華含冤逝世,終年49歲。2018年11月,蘭立華在市場買菜時,向人贈送了一本新年檯曆,因此遭國保人員綁架和抄家。2019年5月,蘭立華被非法判刑3年10個月,當時她已因被迫害患上乳腺癌。當局不理其病情,遼寧女子監獄多次拒絕家屬保外就醫的要求,這難道是「生命至上」的體現?!

據維權網報道,日前習近平到陝西考察,當地許多上訪人士希望能夠攔轎告御狀。不過,陝西省各地截訪官員早已備好截訪車,訪民們根本沒有機會申冤。當局甚至動用「社會混混」進行威脅。例如,4月23日下午,一個打手對訪民王小琴兄妹倆說,「在小區裏活動一下就行了,今天你王小琴敢出小區大門一步,我就弄死你。」訪民報警後,卻被告知,這只是語言威脅,不予立案。這是黨媒所稱的「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

一位海外華人呼籲:「我們真的能繼續漠視中共對我們同胞的迫害,乃至對全世界的欺瞞和荼毒嗎?我們真的可以對這一切置身事外嗎?我們的自由,乃至後代的幸福其實都已搖搖欲墜。」

70年來,中共一直口口聲聲地稱「為人民服務」,但是其實,它骨子裏是一個反人性、反人類的邪靈。它為了維持權力而撒謊、造假。它知道,只有騙過人民,才能不斷地以權謀私——搶奪人民的財產,犧牲人民的福祉,剝奪人民的權利,以此壯大和保全黨。它的所有謊言都是以人民的血汗和性命為代價來為中共續命。

如今,中共的邪惡招來了病毒,病毒要清理中共及其因素。危機當前,各國政府和民眾都需要認清中共本質,與其決裂。繼續相信它的謊話,繼續聽任其造假和犯罪,就是對自身最大的不負責任。

中共早一天被追責,它早一天垮台,中國和世界便會早一日綻放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