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香港局勢陡變,4月18日警方以組織和參與反送中遊行為由,抓捕了15位民主派人士,引起全球震驚。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4月19日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抓捕事件她相信是北京的決定,是中共藉國際社會忙於救疫之機趁火打劫。

訪談內容如下:

中共打壓升級 要為香港生存而戰

梁  珍:4.18是香港的港殤日,警方抓捕了15位民主派人士,全球震驚,美國、英國、歐洲都為此發聲,國際社會有很大的反應。請卿姐給我們分析一下最新的情況。

劉慧卿:突然間這麽多人被捉,大家感到很愕然。中共很離譜。雖然警察亂捉人,且大半年來一直與市民發生嚴重衝突,但是我認為逮捕15位民主派人士,不是特區政府的決定,應該是共產黨控制的。那麼共產黨中的哪一位呢,我就不清楚了。

這幾個星期都有人告訴我共產黨一向是趁火打劫,會「趁你病拿你的命」。北京有權勢的人很怕外國,現在他們認為外國政府自身難保,處理疫情忙到焦頭爛額,香港發生甚麼事情都無法理會。既然如此,他們就利用這個疫情機會來做些事情。

香港商界的一些朋友與大陸方面溝通比較多,最近有一位告訴我,他們覺得9月的立法會選舉民主派獲得議席一定會過半,這北京是不能接受的。

那麼我就問:「那將會如何,難道會軍管?」他們說這倒未必,但是中共不會接受,他們絕對會輸打贏要。其實香港《基本法》並沒有寫明,泛民派不可以席位過半的。

還有些商界人士認為,北京有些人等不及了,叫香港搞23條立法,搞了二十幾年也立不了,那麼現在「趁你病拿你的命」,它來立法強加給你。商界人士聽到後完全啞口無言,因為他們在意環境是否安定繁榮,可以賺錢。

這兩周,我從不同人士聽到這兩種說法,感到十分憂心。是不是現在新接管中聯辦或港澳辦的人有一套計劃,要打壓香港9月份的選舉,保證泛民拿不到半數?一定要為23條立法,所以他們要捉人?警察講,他們還會繼續拉人。別看今天我還能坐在這裏接受訪問,明天不知道還行不行了。

梁  珍:都有心理準備了嗎?

劉慧卿:我自己這麼多年公民抗命,1996年董建華的時候我街頭抗爭已經被捉過,2014年又捉了我兩次。我們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公民抗命。如果我真的犯法,我不會爭辯。但是他們會加很多莫須有的罪名構陷你。

民主派也好,民主黨也好,我們很多成員是做好心理準備進行公民抗命的,但我們多數不贊成暴力。

梁  珍:這次見到李柱銘81歲了,第一次被捕。他講的一番話令人很感動,說希望和年輕人一起。你們前面的付出,已經幫香港抵擋了很多。對於這次的事,很多人會關注民主派人士,特別是你們這幫人的處境。這次彭定康、蓬佩奧、澳洲外長都出來講話,你對這次國際社會的反應怎麼看?

劉慧卿:我就希望特區政府、中央政府、中共能夠聽一下國際聲音。我雖然已經從立法會退下來,也已經從民主黨的領導層退下來,但是民主黨委派我做國際事務委員會的主席。當這麼大件事情發生,我一定是有責任聯絡國際層面的人士。

國際社會有很多人反應是好事,我們希望有更多的反應,因為香港是一個很小的城市,我們自己沒有足夠能量去和共產黨對抗,所以香港的朋友,無論身在哪裏都來發聲,來幫香港說句公道話。

很多外國公民在香港居住,很多公司在香港做生意。有很多人真的對香港很喜愛。他來過、住過,他覺得香港這麼小的地方,人口密集,但是卻很自由,有活力。所以我們一定會和國際社會反應目前情況。

我也希望看到這個節目的其它國家的公民可以聯絡本國政府或議員,讓他們幫香港發聲。這也很重要,尤其民主國家的公民,可以找他們的議員。
議員可以在國會提出議題,叫首相、總統說。所以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出來撐住香港。

香港法治恐崩塌  一國兩制危殆

梁  珍:在這件事之前中聯辦和港澳辦也發聲。針對《基本法》22條,18日特區政府出了個聲明,隨後6小時內改了三次,最後說中聯辦不屬於《基本法》22條所講的。

劉慧卿:我覺得這事令特區政府在國際社會抬不起頭。因為以往香港雖然沒有民主,但是香港人各方面都還有點自由。這事暴露出了很多問題。

兩辦是屬於《基本法》第22條的範疇,不能干預香港內部的事務,立法會選主席關他們甚麼事。兩辦出來說「不是!我們不屬於22條的。」特區政府就無言以對。

梁  珍:我記得2000年的時候你也問過這個問題,新華社改名是不是屬於《基本法》22條管的?當時也有答覆,後來重提當時的事件。

劉慧卿:是啊。因為當時它要改名,以前叫作新華社,我都告過他,還打官司。後來就改了叫中聯辦。我就問他們有否諮詢香港政府,他們說有諮詢的,也說是屬於22條的。那政府那麼多文獻,寫出來了,現在突然一晚改三次。這次主要是聶德權做成這樣。如果國際社會官員問,他怎麼回答?讓人家覺得很差勁。

還有很嚴重的是,現在一些人就說他們是釋法,解釋《基本法》,本來是屬於22條的,現在就說屬於13條還是哪一條,亂說一通。

香港是文件寫下來就照做的,不然甚麼叫法治?法治的其中一個表現就是,規矩寫在這裏,大家照做,如果需要的話可以改,但是改也有個程序。

現在不是這樣,都不用改的了,黑的說成白的。這是很嚴重的問題,還沒有到2047,現在才2020年,就沒有了一國兩制。

另外,路透社記者訪問了香港一些法律界人士,那些法官很辛苦地抗爭,在捍衛司法獨立。很多法律界的人都很憂慮。如果法官、法律界支撐不下去,也就是沒有司法獨立,那一國兩制就玩完了。

一國兩制不是指民主,香港沒有民主,二十多年來都沒有民主。其實一國兩制就是香港和大陸是分開的,兩制的精髓就是香港的司法獨立。如果沒有了司法獨立就沒有一國兩制了。

梁  珍:那你覺得這一連串的事件,是否宣告了一國兩制差不多完了?

劉慧卿:有些人是這樣講。中共是想把香港像大陸一樣對待,為所欲為。但在香港,中共還不可以這樣為所欲為,港人常常上街遊行、抗爭,中共很生氣。

香港很多人,包括國際社會,都覺得中共是失去耐性了。所以大律師公會出來講,都叫它約制。大家都知道它是大老虎,如果它發癲,屍骸遍野。

北京官員不了解香港 中共制度恐怖

梁  珍:去年反送中運動是林鄭提出《送中條例》挑起的,但18日6小時三個版本,是不是林鄭和中聯辦,中共之間有些微妙的不同?

劉慧卿:其實林鄭呢,照我理解,一直都不喜歡中聯辦。但中聯辦幾千、幾萬人在香港,拿了很多的錢,因為買物業不用付稅。他會告訴北京,他搞了幾千、幾萬人,花了這麼多錢,可是又不能去管特區政府,保皇黨又不長進?

中聯辦顧名思義,就是聯絡辦公室,可是它不聯絡,它從來沒有聯絡過我們。聯絡不是干預,可以聽一下大家的意見,然後報告給北京。它不是這樣,完全寫得很偏執。

所以有些外國朋友跟我講,去北京時發現,北京的官員對香港完全不了解。北京政府自己也有責任,因為只喜歡聽好話,如果講他不願意聽的,很容易招來殺身之禍。所以中共的整個制度真是非常恐怖。

我相信北京沒有完全掌握香港的情況,也可以說北京是不想完全掌握香港的情況。所以出來的對策、政策一團糟。叫警察到處去捉人;辱罵、施壓法官,各種事,全部都是反效果。

我覺得香港人不應該被這樣對待,香港人大部份不是要搞獨立,不是要買軍火去推倒共產黨,但香港人有他自己的尊嚴,也都希望有權去決定自己的將來。中共搞成這樣,令大家決心灰心,大家玉石俱焚。

港人不會怕 中共勿瘋狂

梁  珍:這次是否會激起香港人的反抗?會不會使香港人再一次出現去年反送中那種抗爭浪潮?

劉慧卿:抗爭呢,一定有的。今年2月我去英國一些大學演講,以及到其它地方和人談話時,我都說一定會抗爭下去的。現在因為有疫情,大家靜一些,一旦疫情結束就會抗爭,因為埋下了很多憤怒的種子,所以抗爭會繼續。

另外,民陣說已經申請今年7月1日的遊行,我們當然會參加。如果7月1日遊行,警察把抗爭者全部都捉起來,捉三百、一千、兩萬個。我想問,要多大的監獄能容下這麼多人?港府想將香港帶到何種境地?

近期很多聲明,有些是來自法律界、英國的法律界、國際上的法律界,他們都很氣憤。香港有些法律是過時的,違反國際人權標準,警方用這些過時法律去拉人。

我希望:一、多一些傳媒報道,這個很重要;二、多一些政府、政黨、非政府組織、專業人士發聲。香港因為疫情,我不贊成大家衝出來。但我相信,香港市民終究會出來的,香港市民是不會被人嚇怕的。

梁  珍:共產黨在香港是不是合法註冊的?

劉慧卿:其實是沒有註冊的。

梁  珍:如果這樣的話,到底是不是一個合法的組織呢?

劉慧卿:那要問律師了。我就曾經告過它。叫特區政府、叫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出來說說,當初特區政府自己出的文件,白紙黑字,說中聯辦屬於22條的,現在又自己完全否定自己,又說13條,可13條是談對外事務的,總而言之呢,一塌糊塗!這個真的是很丟臉。

尤其是對於香港來講,我們這麼崇尚法治,有規有矩,現在幾個鐘頭內,可以變來變去。最好就問一下聶德權,有沒有搞錯,你們是在幹甚麼呢?現在中聯辦、港澳辦到底是屬於哪一條?是不是非法組織?

梁 珍:如何看香港的民主前景呢?

劉慧卿:我們會盡力去做。我們都做了這麼多年了,路遙知馬力。我雖然已經不是議員,也不是民主黨領導層,現在民主黨叫我幫忙做國際事務,就算我不要這個身份,我都會盡力去做。

我希望很珍惜、很愛香港的朋友,也盡力去做,不要灰心,不要因為一點小事就覺得沒有心思去做了,他們還沒有像對待王全璋那樣對待你,還未到那個程度。我是越戰越勇的。

注:在尊重原文的前提下,部份內容經過編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