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遭遇中共病毒之後,昨晚(4月26日),有網民發起太古城中心「和你唱」行動,抗議政府及警隊濫暴。大批警察以違反《限聚令》為由闖入商場驅散市民。期間,東區區議會副主席趙家賢的助手在衝突間疑被警方推倒後昏迷送院。有區議員和時事評論員表示,警方做了比當年納粹德國禁衛軍在戰場上都不會做的事情,他們呼籲香港人最重要的就是保存實力,讓國際社會譴責對港人的人權迫害成為一個實質的行動。

同是東區區議會議員徐子見對大紀元表示,「只是有人唱歌,和喊口號,警方有必要一定要介入清場嗎?」他並質疑,「每當警方介入,都會以混亂的情況收場。而在不斷壓迫的時候,大家會不斷反抗。」

時事評論員潘東凱表示,是次的抗議活動明顯是市民自發的行動,而且場面溫和。對於政府利用警方的這種高壓遏止行為,以及在議員趙家賢的助手被推倒在地、頭部受傷而置之不理,潘東凱表示,「我覺得這些已經去到...甚至納粹德國的禁衛軍在戰場上都不會做這些事, 是有一個紀律的嘛, 這些簡直去到匪幫裏面的嘍囉裏的最低級。」

當日,有約 300 名市民在太古城中心發起「太古城中心 願榮光歸香港 重演千人大合唱」行動,傍晚陸續有市民在中心中庭高叫反修例、反警察抗議口號。大批防暴警察及後進入商場驅趕人群,期間多名記者、市民被截查,商場亦關閉。

這是中共肺炎疫情爆發後,香港人數最多的一次抗議活動。

徐子見還談到近期中聯辦強勢跳到前台來的看法,他說:「這麼多年來,無論是港府、中聯辦自己都說,它們是在 22 條之下,受規管的。但現在它們推翻了自己的說法,你就要去釋法了,但是卻用指鹿為馬的方式,我想很多香港市民很討厭這些方式。」

潘東凱則認為,目前的香港明顯有三個管治系統, 「一個就是刀把子力量,直接徵軍,趙克志那些人搞的,你中聯辦都靠邊站 。另一個就是香港的黨委書記,就是駱惠宁。剩下來的文官系統就做些無謂的事, 或者將利益輸送,轉來轉去。比如現在又委任一些建制派的人進去裏面,個個都可以收錢,三套東西,如果這三套東西,我覺得香港明擺著警察就是這樣的,以前叫做有牌爛仔 ,現在都不知叫什麼了。」

潘東凱認為,目前香港人最重要的就是要保存實力,讓效用極大化,讓國際上譴責對香港的人權迫害變成一個實質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