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銀行原油寶投資理財者遭期市爆倉“血洗”,不但虧光本金,還要倒欠銀行幾十上百萬元人民幣(下同)的事件成為社會焦點。在中國銀行不斷逼債的背景下,多位社會人士認為,中國銀行應對原油寶虧損負責任。但中國銀行聲稱,原油寶價格是在晚上10點後跌出負值,他們已經下班,沒有責任。

低風險不加槓桿變高風險千倍槓桿 原油寶晚10點後聽天由命遭期市“血洗”

依照中國銀行公佈的規則,原油寶是保證金交易,不加槓桿。依照中國銀行與原油寶投資者的協議,中國銀行應當在保證金損失50%時給示警示,保證金損失至20%時強制平倉。

通俗理解,原油寶投資者最差也就是損失保證金的80%,還剩餘20%。

但多位原油寶投資者表示,中國銀行在此次原油期貨暴跌中,既沒有50%的警示,更沒有在損失至20%時強制平倉止損,才導致投資者被上了「千倍槓桿」,倒欠中國銀行巨額債務。

多位原油寶投資者甚至表示,他們在4月20日最後交易日時還專門聯繫中國銀行客服,得到剩餘20%會強制平倉的確認後,又進一步補倉準備「抄底」,結果“地板下還有N層地下室”,一夜間遭期市“血洗”至傾家蕩產倒欠銀行。

儘管中國銀行原油寶產品價格掛鉤美國原油期貨市場,但中國銀行在大陸時間22:00以後,則停止接受原油寶投資者指令,回家睡覺,任投資者聽天由命。而美國原油期貨市場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系統則繼續交易4小時後才收盤形成交割價格,而跌出-37.63美元正是在這一時段發生的。

有投資者表示,20日當天自己本想平倉,但從晚上22時到凌晨2時30分,都無法進行交易。

對於投資者質疑為何沒有及時平倉的問題,中行聲稱,在跌到負價格前,多頭頭寸不存在強平制度,而跌至負價格是發生在22:00以後,中行不再盯市、強平。

許多投資者認為,中國銀行在4月21日關閉交易通道的做法需為投資者的穿倉損失負一定責任。

一位原油寶投資者說:「我們只是通過中行這個通道投資了WTI05合約,意味著可在任何時候選擇移倉或者平倉,但是中行在20日晚上10點就關閉系統,投資者被剝奪了平倉機會。」

金融人士認為 中國銀行原油寶產品存重大缺陷

據媒體報道,建行、工行的賬戶原油產品以及全球最大的原油上市基金USO(ETF基金)早在一周前都已經完成移倉,只剩下中行持倉至結算前一個交易日。

中央財經大學副教授繆因知認為,中行產品的交易期限模式未考慮最後幾小時的時差帶來的風險,所導致的現在這樣的大崩盤,也可能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教授陳欣認為,中行的原油寶在產品設計上可能存在三大缺陷,包括移倉交易設計不合理、倉位過於集中在單月,客戶選擇到期移倉或軋差交割時點不妥等。

一位期貨公司從業人員分析說,原油寶理論上是個被動跟蹤型產品,最低只能跌到零。而在CME清算所修改了規則,允許負值之後,銀行並未重視這一問題,從而導致在極端行情下難以應對。

有銀行投資經理認為,原油寶產品的風險警示有問題,完全沒有提到倒欠銀行錢的風險。這已經不是PR1至PR5的風險級別了,而是連最高風險等級都超過了,這涉嫌沒有把產品銷售給合適的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