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彪形大漢抬著一個血淋淋的男子從我身邊閃過,我驚呆了,仔細一看,原來是自己的丈夫,我當即昏了過去。」這是湖南省嘉禾縣小學教師李菊梅女士在2015年6月向中國最高檢察院遞交的控告元兇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中敘述丈夫被迫害致死的情景。

四個多月後,李菊梅女士再次被綁架,並被非法判刑七年,目前還在湖南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明慧網報道,李菊梅女士是湖南郴州市嘉禾縣珠泉完小的教師,現年63歲。她曾是骨癌患者,四處求醫無效,病痛的折磨使她的精神完全崩潰了,就想自殺解脫此生。首先是從長沙醫院回家臥軌自殺未成;回來後跑到鍾水河投河未成;第三次吞下大量的安眠藥中毒後被親屬送往醫院搶救過來。

求生不能、求死不成,在絕望中,李菊梅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法輪功),不到一個月奇蹟出現了,身體各種不適的症狀消失,因藥物和病毒而壞死的指甲和頭髮全部重新長出。三個月後,她返回省城醫院檢查:結果顯示身體各項指標正常!專家醫生對此產生了深厚的興趣,請李菊梅將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留給他。

李菊梅修煉法輪功後獲得身心健康,沒花國家半分醫藥費,沒請半天假,工作任勞任怨,所教班級的學生心地善良,遇事謙讓,氣氛和諧,遵紀守德,受到領導、老師、家長的好評。

李菊梅說:「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很多知道的人都說:「法輪大法好!」

李菊梅的丈夫郭會生是嘉禾縣政府法制辦幹部,身體剽悍結實,性格樂觀豁達,辦事幹練有魄力。

郭會生修煉法輪功後,時時事事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在當前貪污腐敗盛行的中國,是一位難得的辦事紮實,又不搞歪門邪道的清官。

郭會生曾承包一項修建馬路的工程,郭會生要求施工人員必須嚴把質量關,精心施工。有一次,他發現施工人員偷工減料,不按要求配比混凝土,就嚴格提出批評。第二次他又發現了同樣的問題,就嚴厲警告施工人員:「如果再這樣做,就要扣發工資!」施工人員也不理解:你這老闆怎麼了,現在的中國社會誰不是這樣幹啊,我替老闆省錢,老闆不但不欣賞我,反而要扣發我的工資?他覺得郭老闆這人真是太奇怪了。

還有一次,郭會生和哥哥一起行走在街上,看見走在前面的一個人從身上掉下來一樣東西,郭會生撿起一看,是一疊五百多元的票子,他馬上往前追趕,他哥哥說:「不要追了,錢是我掉的,你給我吧。」郭會生說:「這錢你不能要,我看到是前面那個人掉的。」郭會生追上那人後,把錢還給了那個人。那人千恩萬謝地走了。

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及其親人帶來了巨大的災難。郭會生被非法抓捕、勞教一次;李菊梅因講法輪功真相六次被綁架,兩次非法勞教,合計經濟損失十幾萬。李菊梅在獄中還遭受了十多種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

2000年10月底,李菊梅和法輪功學員肖二鳳到郴州朋友鄧果君家作客,晚上八點,這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寒氣逼人,郴州公安一群歹徒闖進鄧果君家,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進行非法抄家,並把她們三人全部劫持到郴州的一個派出所,分別進行迫害。

李菊梅說:「將我銬在鐵窗上,劫走身上僅有的三百多元錢;到下半夜嘉禾國保大隊王社清將我從郴州劫持到嘉禾派出所進行迫害,雙手銬在走廊的鐵架上,刺骨的寒風呼呼地颳著,冰涼的雨水飄灑在我的臉上和身上,就這樣瑟瑟發抖地度過了一個夜晚,全身疼痛難忍,被手銬銬得雙手紅腫,並可見鮮紅的血肉;第二天幹部們來上班,讓我示眾,國保大隊王社清還當眾用言語羞辱我。」

李菊梅當天下午被劫持到看守所繼續迫害,長達半年之久,停發工資半年,罰款五千元。同年丈夫郭會生也被送長沙新開舖勞教所迫害兩年,兩個可憐的女兒無人照管。

2004年2月1日,李菊梅因不放棄信仰被迫流離失所,當年9月27日在盤江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被盤江派出所劫持到盤江鄉鎮政府,被一位叫鄺峰的幹部打得鼻青臉腫;下半夜,嘉禾國保大隊王社清帶領「610」官員李建明等人來到盤江鄉鎮,將李菊梅劫持到縣「610」辦公室。

「610」主任李任三下令將李菊梅扣在木凳上,晚上將她送進一間又黑又窄的黑屋裏進行刑訊逼供,連續三天三夜不准睡覺,七十二小時罰站,惡語攻擊她。

李菊梅整整三天三夜沒吃沒喝,身體非常虛弱。第四天早晨「610」副主任雷衍孝將李菊梅劫持到看守所繼續進行迫害一個多月後,將她綁架到湖南白馬壟勞教所迫害一年半。送勞教前,看守所的副所長何土石給李菊梅戴上手銬和沉重的腳鐐(實行肉體折磨)。

在勞教所,李菊梅被奴役生產奴工產品,每天任務超負荷,二十四小時被夾控,迫害期間因不轉化而被「加教」處罰,在三伏的烈日下暴曬。

2007年6月20日上午10時左右,正上班的李菊梅被「610」、國保人員強行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不准任何親人探視,半年後直接送往勞教所迫害一年半。

一到勞教所他們直接將李菊梅送到「攻堅隊」進行殘酷迫害,首先將她關在廁所迫害了108天,通宵罰站不准睡覺,夾控人員發現她站不直或合眼皮就腳踢拳打。在這個期間,李菊梅整個身體嚴重脫相,下身水腫,腳掌充血破裂流血,骨瘦如柴,站立十分吃力。

在這種情況下,晚上可睡兩個小時,又繼續罰站,就這樣在廁所過了108天後又被關進房間迫害,二十四小時由夾控看守,沒有任何自由,不許離開房間半步,連上廁所都由夾控人員控制。李菊梅被關在「攻堅隊」整整一年多,期滿回家時,家人都認不出她來了。

勸善遭綁架毒打 郭會生含冤離世

2009年7月6日,嘉禾縣法輪功學員肖四蘭在湖南永州市藍山縣太平墟被當地公安綁架並扭傷右手,造成骨骼錯位,被非法關押在藍山縣看守所迫害,得不到有效的治療。

郭會生打電話給藍山縣公安局局長席小剛講法輪功真相,要求釋放肖四蘭回家。在席小剛的追問下,善良的郭會生告訴席小剛:自己名叫郭會生,是嘉禾縣政府法制辦的工作人員,這是用自己的手機給他打電話,希望以後多多聯繫。郭會生還與妻子李菊梅,寄去了真相資料。

郭會生夫婦這一善舉,竟然被席小剛惡意上報湖南省「610」。2009年8月6日,在湖南省「610」操控下,嘉禾當局「610」、公安、國安非法抓捕了郭會生。

當天晚上九點多鐘,李菊梅、廖紅翠(嘉禾縣染織廠退休職工)正坐在嘉禾縣丙穴公園的一處石凳上說話,突然來了一群惡警,將她們二人綁架至城關派出所關押。

至深夜一點鐘左右,國安保衛大隊教導員胡永輝帶領一群惡警闖進李菊梅家,要強行進屋,郭會生擋在門口不准他們進,被胡永輝、歐志斌等四名惡警反綁雙手摁在地上毆打,被打得滿頭、滿臉都是鮮血。然後,由四五人抬著進派出所,頭半掩著,全身上下都是血跡。

李菊梅後來在控告迫害元兇江澤民的訴狀中說:「當我和廖紅翠發現四個彪形大漢抬著一個血淋淋的男子從我身邊閃過時,我驚呆了,仔細一看,原來是自己的丈夫,當即我昏了過去……」

這些警察有的頭戴鋼盔、手拿電棒,在郭會生、李菊梅家中沒有任何人的情況下,連續兩次抄家,搶劫走了家裏的一切貴重物品。看見的人說搶走了足有六、七袋以上的物品。據郭會生的二哥說,他拿了幾十萬元用於建房及裝修用的錢,全部放在郭會生家。

10月6日,郭會生在看守所出現昏迷狀態,被送往縣人民醫院搶救。經腦部手術治療後,郭還是處於嚴重昏迷狀態中,除了有微弱的心跳外,沒有任何體態意識,要靠吸氧維繫生命。

10月12日5時,當年52歲的郭會生停止了心跳,兩個女兒永遠失去了慈愛的父親。家中兩位八十多歲的老人哭得死去活來。

(明慧網)
(明慧網)

李菊梅遭非法庭審、大出血

郭會生被迫害致死後,李菊梅繼續被非法關押。

2010年1月18日,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李菊梅突然下體大出血,而發生昏厥,被送往縣中醫院搶救,在極度昏迷狀態下,她聽到一位醫生說:「恐怕活不到兩三個月了!」

因害怕承擔後果,當局只好以「保外就醫」的名義讓李菊梅從醫院回到家中休養,但她仍遭嘉禾公安嚴密監控。

被學校停止工作、被迫流落他鄉

李菊梅出獄後堅持學法煉功,法輪大法再一次把她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並給了她一個健康的身體。李菊梅對大法的感恩無以言表,她繼續向民眾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

李菊梅身體好了以後,要求回學校去上班,學校不讓,也不給李菊梅發工資,說是縣裏的意思。

2010年4月,李菊梅找到嘉禾縣政法委書記李德笑,要求恢復工資、原職。李德笑不答應,說:「你不出去勸人退黨了,我就恢復你的職務並補發你的工資。」李菊梅說:「言論自由,這是憲法給每個公民的權利。」李德笑說:「你這樣說,那你就走吧,你不要再來找我了。」

2011年,李菊梅又去信訪辦見到了李德笑,又向他要工資,並跟他講法輪大法真相,告訴他自己在看守所被迫害成了子宮癌,醫生說只有兩三個月可活的了,才被允許取保候審,出來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又好了。身體好了,要求回學校上班這是理所應當的。

李德笑聽了之後,不但不醒悟,還威脅李菊梅說:「你好了是吧?你身體好了那我再把你關起來。」說著,他馬上打電話叫來警察。李菊梅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裏,在場的許多人都不出聲,也不動,李德笑也愣住不動了,最後他只好打破沉默,大聲說道:「你走吧,你走,你走!」然後摔門而去。

李菊梅家中還有八十多歲的高齡父母無人贍養。她多次請求單位領導及上級部門恢復工作,發放工資,以救燃眉之急。可李德笑獨斷專行,凶狠地說:「你要再來鬧事,我就又將你關押回去迫害。」

2013年8月,李菊梅將自己遭受迫害的情況寫在明慧網發表,曝光惡人對她的迫害。李德笑對此大為光火,指使多名法官到醫院查詢,要重新非法審理李菊梅的案子,同時揚言,只要李菊梅保證不出去「講真相、發真相資料」,不但補發所有欠下的工資,還安排她退休。李菊梅堅決拒絕了他們的無理要求。

2013年9月16日,法庭庭長黃建龍通知李菊梅於次日早上8點去法院開庭。據黃建龍說,「不判李菊梅不行,是上頭的指示。」當局這一惡行迫使李菊梅再一次流落他鄉。#(待續)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