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嘉儒(Ruben Terlou)是荷蘭知名紀錄片製作人、攝影師和醫師。當年他前去中國拍攝了系列反應中國人生活的紀錄片,並一舉成名。中國之行不僅僅讓他得到諸多榮譽,也讓他逐漸對中共有了清醒的認識。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發生後,被迫居家的他更意識到中共影響力所帶來的危害和作為西方人的責任。

上周,因中共病毒疫情而無法出門的泰嘉儒在接受《新鹿特丹商報》(NRC)採訪時表示,此次瘟疫中,他再次見證中共的謊言,他已經「受夠了」……

在他位於荷蘭中心城市烏得勒支(Utrecht)的家,泰嘉儒不等咖啡煮好便迫不及待地開始談論起目前「籠子裏的生活」——居家隔離、旅行限制、封閉邊界。他計劃去西伯利亞和美國的行程都泡湯了。

35歲的泰嘉儒曾經贏得荷蘭「銀相機獎」(Zilveren Camera)和「創新新聞攝影獎」(Prijs voor de Vernieuwende Fotojournalistiek)等多個獎項。2016年開始,他與荷蘭(VPRO)廣播電視公司合作,前去中國拍攝了他的系列紀錄片《沿著長江岸邊走》、《穿越中國的心臟》和《中國夢》。

紀錄片播出後,每一集收視率都超過百萬,並登上荷蘭紀錄片收視前十名榜單!一時間,他成了荷蘭名人。

圖為荷蘭知名紀錄片製作人和攝影師泰嘉儒(Ruben Terlou)。(Sebastiaan ter Burg/維基百科)
圖為荷蘭知名紀錄片製作人和攝影師泰嘉儒(Ruben Terlou)。(Sebastiaan ter Burg/維基百科)

繼之前的三個系列後,反映中國境外華人生活的第四個系列,由於疫情影響製造被延誤。他已經「待在家中」一個半月。泰嘉儒說,身為醫學博士的他很想在疫情中發揮自己的作用,無奈現在就像關在籠子裏。

中共企圖增加戰略影響力

今年1月份,泰嘉儒去塞爾維亞拍片。他說:「我們在那裏做了有關中國(中共)在東歐影響的片子。您會看到中國人(中共)如何試圖在戰略上增加影響力,尤其是在那些對歐洲(歐盟)持懷疑態度的國家。」

泰嘉儒解釋說,塞爾維亞不是歐盟成員國,經濟困難,因此對中共的幫助趨之若鶩。中共正在修建塞爾維亞和匈牙利之間的鐵路;它們接管了所有重工業——金礦、銅礦和鋼鐵廠;它們搞基建,搞投資,它們有長遠的打算。

泰嘉儒說,中共不僅是尋找原材料,是要搞具有新殖民地特徵的地緣戰略影響。塞爾維亞是戰略要地,介於希臘比雷埃夫斯港口和德國之間。通過在塞爾維亞投資數十億美元,中共增強了在歐洲的實力。而其黨也在利用塞爾維亞的貧困讓那裏的人感恩,這就是「為甚麼塞爾維亞總統很高興親吻中國(中共)血旗以換取幫助」。

中共對自由社會充滿敵意

在泰嘉儒看來,中共影響力增長對這個世界而言不是甚麼好事。「如果共產黨獲得更大權力,我認為這對世界沒有好處。我已經看到了,它們對我們開放、自由的社會充滿敵意。」

他解釋說,在過去的幾年中,中共對民眾的鎮壓在增加,讓他無法再漠視。而十六年前,他第一次去中國時,只是為了圓中國夢。「那時我19歲,年幼無知,我主要想學習語言並拍攝精美的照片,我實現了甜美的男孩夢。」

然而,他發現「在過去的兩三年中,中國(中共)的鎮壓有所增加。現在我不能再忽略它。」他分享了去年在中國拍攝時發生的事一件事,讓他「非常震驚」。

那是在去年母親節的時候,泰嘉儒一行人去拍攝一個特殊的聚會,到場的人是那些失去自己唯一子女的父母。他們一起包餃子,氣氛很融洽。這些父母把泰嘉儒當成自己的孩子和傾訴的對象——他們一方面遭受喪子之痛,另一方面也對政府漠不關心表示不滿。

在中共獨生子女政策下,他們中的一些人被迫打掉第二胎或將孩子遺棄。這些人只想與泰嘉儒他們倒一倒自己的苦水。然而,他們被警察包圍了,大家迅速逃離。

當泰嘉儒坐在出城的車裏,看著那些帶有宣傳口號的海報和廣告牌時,他心裏說:「所有這些謊言,我真受夠了。」

而讓他最無法接受的是,在中共的統治下,弱勢群體竟然無權表達自己的痛苦。泰嘉儒說,因為中共擔心那些心懷不滿的人可能會對該黨進行批評,所以,必須立即予以鎮壓,所謂「維穩」。

「我看到一個上台七十年的共產黨,通過樹立敵人——內部敵人、西方的自由派陰謀等來保持自己的地位。」因為,該黨及其集團不能失去控制權。

「它們擔心失控。如果它們失去權力,將會面臨牢獄之災,因此它們才會有性命之憂。」泰嘉儒說。

中共的數字根本不能相信

中共病毒疫情發生後,中共由掩蓋疫情到利用「口罩外交」建立「醫療絲綢之路」,並藉機重塑形象,以擺脫因隱瞞疫情而受到的來自全球的指責。泰嘉儒再次見證了中共的全球野心及其建立在謊言基礎上的一貫手段和伎倆。

「中國(中共)於2013年宣佈的『新絲綢之路』(一帶一路)將成為東西方之間最大的基礎設施網絡。鐵路、海上航線、極地路線、天然氣管道。現在它們也成了醫療保健領域的世界領導者?整個世界將很快變成一條大大的絲綢之路。」泰嘉儒說,中共的造假宣傳很容易穿幫。

「瘟疫爆發,而且先在中國爆發,習近平卻表現出自己是『救命稻草』。如果像它們那樣計算,現在荷蘭的受害人數將超過中國,你相信嗎?在武漢這樣有千萬人口的城市,經過七個星期的抗疫後,一切都正常了?所講的故事都是為了迎合黨的需要。」

4月8日,泰嘉儒接受NPO 1.M脫口秀節目採訪。主持人問道:「中國(中共)官方的傷亡數字我們如何相信?」他說:「中共的數字我們根本不能相信,中共向來以不透明、篡改歷史、不講真話著稱,有跡象表明(中國的)死亡人數比公佈的多。」他舉例說,中國有個律師發現武漢火葬場訂了幾千個骨灰盒,從這個數字就知道官方的死亡數字不可信。

中共每次說謊,都會有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上當。泰嘉儒說,當中共用政府資助的媒體信息和推特等嫁禍美國,抹黑歐洲,散播混亂的種子時,「世界開始相信,美國士兵將這種病毒帶到了中國,或者這種流行病可能是源於意大利。」與此同時,它們還利用口罩和醫生外交搞宣傳,並散發意大利人「感恩」的造假影片等。

泰嘉儒進一步意識到,在今天中共的陰影無所不在的時候,作為一個西方人的責任。

「我們天真,我們秉持自由、寬容和道德等人類傳統的價值觀。我們認為過去一個世紀打了兩次世界大戰是理所當然,我們太容易屈服於自由,現在正被右邊的中國(中共)所取代,因此,危險也是我們自己(招來的)。」

泰嘉儒說,他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想講講中國的故事。我想對這個國家和生活在這裏的人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我很幸運能夠做到這一點,只是我現在關在籠子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