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爆發,武漢P4實驗室成了輿論關注的焦點。最近,法國媒體發表調查報道,披露了法國與中共合作建造該實驗室的始末,以及法方被迫退出的內幕。

目前,美國正在就病毒是否從實驗室洩露進行調查,英國、法國等國家也紛紛質疑病毒來源。全球的目光都聚焦在武漢P4實驗室上,這讓法國很尷尬,因為該實驗室是中法的合作項目。

據法國廣播電台報道,2003年的SARS(非典)自中國廣州爆發,也導致全球疫情。據一位法國高級官員介紹,當時,有人認為必須幫助中國研究新病毒,以避免中國人在沒有相應的設備和必備知識的情況下擺弄病毒。

2004年,法國總統西拉克前往中國訪問之際,就和中共達成了合作意向。

中共的不透明讓法國人不寒而慄

調查報道稱,最初,法國細菌戰專家是持反對意見的。因為當時正值9.11後不久,SGDSN(法國國防和國家安全總秘書處)擔心P4實驗室可能會變成生物武器庫,而與核能或化學武器不同,此類敏感醫療設備沒有國際控制機構。

另一個原因是,中共一直拒絕清楚地說明SARS之後,由法國政府資助的幾個P3實驗室的去向。

《中國法國危險的關係》一書的作者Antoine Izambard 介紹說,「當時法國人因為中方缺乏透明性,降低了合作熱情,中方對那些P3活動實驗室的用途的解釋極不透明。因此,法國政府中的一些人認為,中國(中共)肯定也會用類似方式使用P4實驗室,這種前景讓人不寒而慄。」

P3實驗室的出口規定沒有那麼嚴格,但P4不同,當時一位參與者回憶說:「P4就像一個核後期處理廠。這是一種細菌的原子彈。」那些反對者擔心,中共的「不透明」會成為雙方合作的阻力。

報道稱,在沒有聽取專家反對意見的情況下,法國政客們同意了該項目。但最後證實,這些反對者的質疑是對的。

中共違反條約 法國被邊緣化

據報道,中國公司最初按照規範建造了P4的大部份,但是,後來中方對法國專家提防、排斥,一位專家透露說,P4的架構非常複雜,其密閉隔離空間的佈置需要特定的技術和知識,但中方的行為讓法國專家很失望,想要停止工程卻做不到。

調查報道引述一位外交官的說法,當局「因為天真犯了錯。他們認為中國人(中共)是可以信任的。」他表示,此案「一直很複雜。我們獲得書面保證,但不確定是否可以讓這些保證得到執行和遵守。」

2015年,由於對沒有真正實現中法合作感到失望,法國製藥工業家阿蘭·梅里埃(Alain Merieux)離開了雙邊委員會主席的位置。而德希尼布(Technip)公司也拒絕對建築物進行認證。

報道指,原本按照計劃應去武漢P4工作的50名法國研究人員也沒有前往,實際原因是,P4實驗室逐漸擺脫了法國科學家的控制,也違反了巴黎和北京締約的初衷,武漢實驗室只有中國研究員,「沒有法國研究人員挑剔和警覺得目光」。

調查報告指出,從一開始,人們就對武漢P4實驗室的可靠性表示懷疑。據《華盛頓郵報》早前報道,2018年1月,美國大使館成員參觀了該場所,並警告說,在這裏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地方未採取足夠的安全措施。

中共官媒也曾於2月16日報道了該實驗室的失誤,稱研究人員在進行實驗後,沒有對生物材料進行專門處理,就將實驗室材料扔掉了。另外,有許多研究人員在武漢市場出售實驗用的動物。

進行人體實驗 研發疫苗

法廣引述幾位法中兩國消息來源稱,3月中旬,P4實驗室與一家中國生物技術公司合作,進行了一次疫苗試驗。方法是先將病毒接種到猴子身上,將其滅活後,再注入人體。

武漢中南醫院副院長趙剡醫生也證實:「第一批接種者是志願者,而且進展順利。」他知道有醫生參加,第一批數量不多,而第二批產品的試驗正在進行,數量也相對較大。

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弗雷德里克·坦基(Frederic Tangy)對這種滅活的病毒疫苗表示:「存在加劇疾病的風險。這是一場災難。這是最糟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