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709大抓捕案」律師王全璋出獄後,遭當局滯留山東濟南。王全璋律師周五(4月24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的專訪,談及「709事件」以來的心路歷程,也談到自己會如何面向未來。

記  者:「王律師,未來一段日子,您將繼續被剝奪政治權利。這一刻,您是否仍然受到軟禁?」

王全璋:「在法律上,剝奪政治權利沒有限制人身自由的內容。我一直要求去北京跟妻子孩子團聚,但是他們還是在限制我。在我的樓門口已經沒有隔離期間的安排,已經沒有保安人員,而且我也能夠出去小區,也能夠跟我的家人見面,跟我的律師朋友見面。但是有些隱隱約約的跟蹤還是存在的,譬如這些小區的保安,他們可能會遠遠地跟著我,他們可能會匯報。他說你除了北京,其它任何地方都可以去,但是我說我首先需要去北京,跟我妻子孩子團聚。(當局限制我)最開始找的理由是疫情隔離,疫情隔離期過了以後又說是『兩會』。」

記  者:「外界都關心在您被羈押的接近五年期間,有否受到不人道對待?」

王全璋:「很多人問我這個事情,怎樣去表述更加科學、更加客觀,這是我努力要去做的。因為你知道,我的每一句話可能會被有些人來研究,有些人去尋找一些漏洞和破綻。包括在2015年的時候我被抓捕以後,他們就把我曾經在法庭上跟法官爭辯的一段話,拿出來不斷地播放,找到其中的一些我語言上的漏洞。所以我也很小心,我希望你能夠理解。」

記  者:「謝陽律師形容您是『709事件』被捕律師當中唯一沒有認罪的。」

王全璋:「因為我這個案子,無論從事實,從法律,從哪個角度,它都不可能構成犯罪,起訴書指控的內容裏面,有兩項是已經處理過的。然後幾年之後,他們又說這是屬於犯罪行為。可怕的是這個事件裏面,其他參與的人沒有一個被遭到犯罪行為來處理的,這是非常非常荒唐的事情。你怎麼讓我去認罪?我怎麼認?所謂的『煽動顛覆』應該它講的就是,按照這些人的理解,在言語上對政府的一種批評或者攻擊,他們就重點收集我寫的微博,收集我的一些言論。他們發現我沒有任何言論去攻擊政府,所以他們又開始研究另外一個罪名,叫『顛覆國家政權』,任意把某種行為變成犯罪。問題就來了,我的行為在法律上沒有明令禁止,也說明他們本身也沒有發現我的行為有法律上明令禁止的事情。」

記  者:「您的妻子李文足對於您的某些想法並不十分認同,近期在推文形容,『王全璋不再是以往的王全璋』?」

王全璋:「這個肯定很複雜,很難說。我的妻子在過去不太了解我所做的這些事情,只是我後來被拘留、被毆打,或者其它一些事情發生,她才發現我做這些事情,做維權人權的工作,她就感覺到很害怕。但後來我被抓以後,出來以後,我也慢慢了解到我的妻子,在這個過程中發生了一些轉變。她為了我不停地去努力,吃了很多的苦。我畢竟長時間跟司法系統在打交道,我也有自己的一些辦案方法,也能夠認識這裏面一些更深層次的東西,所以我可能會跟我妻子有一些,在具體問題上,有一些意見不太一致的地方。我也不想把這些東西太公開化吧。」

記  者:「重新接觸外面的世界感覺如何?可見的未來有甚麼計劃?」

王全璋:「我出來以後當然心情非常好,畢竟是被與世隔絕失去自由長達五年的時間。出來以後看到大自然的風光,感覺也很舒暢。當然他們(當局)也沒有書面限制我去北京,只是口頭上告知。公權力的操作者一直把法律夾套對自己有利的理解,然後塞進自己的私貨。我現在應該先解決家人團聚的問題,然後我要解決剝奪政治權利的具體內容當中,我認為是違法的刑法。我希望有更多專業人士去推動它。」#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