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隱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致全球爆發,國際社會掀起向中共追責的浪潮。4月21日,美國密蘇里州州政府控告中共索賠,成為全球首個因疫情控告中共的政府機構;意大利成立「向中國(中共)政府集體訴訟索賠」的聯署網站。另外,美國已有至少7宗私人團體向中共索賠訴訟案;美國伯曼法務集團代理了1萬名感染中共病毒的40國公民,提起訴訟,要求中共政府賠償共6萬億美元。

全球首例:美國州政府控告中共並索賠 

4月21日,密蘇里州州政府在聯邦法院提起對中共政府的民事訴訟,要求中共政府對該州因疫情蒙受的巨大損失做出賠償。

密蘇里州政府就中共病毒大流行正式控告中共政府。
密蘇里州政府就中共病毒大流行正式控告中共政府。

霍士新聞獲得了這份訴訟書的副本,上面明確寫明:原告人是密蘇里州。被告人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中共應急管理部;中共民政部;湖北省人民政府;武漢市人民政府;武漢病毒研究所;中國科學院。

密蘇里州政府是美國第一個向中共追責的州政府,也是全球首個因疫情控告中共的政府機構。

截至4月21日上午,密蘇里州已有5,963例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確診病例,215宗死亡病例。

訴訟書寫道,「中國(共)當局的一場欺騙、隱瞞、瀆職和不作為的駭人聽聞的運動,導致了這一大流行病的爆發。在疫情最初爆發的關鍵幾周內,中國(共)當局欺騙公眾,壓制關鍵信息,抓捕舉報人(吹哨人),在證據不斷增加的情況下仍否認(病毒)人傳人,摧毀重要的醫學研究,允許數百萬人暴露在病毒中,甚至囤積個人防護設備,造成了一場不必要的、本可阻止的全球大流行。」

「被告人要對它們(中共)給全球包括密蘇里州人造成的巨大死亡、痛苦和經濟損失負責,它們應該被追究責任。」訴訟書說。

密蘇里州官員們表示,除了讓中共承擔儘可能大的經濟賠償外,密蘇里州政府還在尋求正式追究中共政府為其加劇病毒疫情的行為承擔責任,並找出更多的有關中共政府如何處理病毒以及病毒起源的真相。

訴訟書還說,密蘇里州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共)政府所造成的病毒使世界上沒有一個社區不受到影響。」

美至少七宗私人團體訴訟案 向中共索賠

在密蘇里州發出控告之前,美國至少有7宗由私人團體對中共提出的群體訴訟案。其中在佛羅里達州的一宗訴訟稱,中國(共)明知「COVID-19(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疾病)是危險的,能夠引起大流行,卻行動遲緩,把頭往沙子裏扎(指逃避處理問題或困難的局面),為了自己的經濟利益而進行掩蓋。」

代表5家拉斯維加斯企業的另一項集體訴訟正在尋求數十億美元的賠償。該訴訟表示中共政府當初應該共享有關該病毒的更多信息,相反中共在默許病毒到處傳播的同時,嚇阻了醫生、科學家、新聞工作者和律師對疫情真相的報道和揭露。

在另一宗訴訟中,美國保守派律師拉里克萊曼(Larry Klayman)及其位於華盛頓特區的「自由觀察」(Freedom Watch)在德克薩斯州提起訴訟,要求中共賠償20萬億美元,理由是中共「無情、魯莽、冷漠和惡意行為」。

4月20日,22名共和黨議員要求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共在瘟疫大流行期間的行為向國際法院提起訴訟。

與此同時,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分別推出法案,允許美國民眾就他們在新冠疫情中的損失,向中共政府提出控訴和索償。

聯邦眾議員史密斯(Rep. Chris Smith)與眾議員萊特(Rep. Ron Wright)4月17日推出法案,允許美國公民和地方政府控告中國政府,要求中國政府為美國人民所經歷的傷害承擔責任。

此前,聯邦參議員霍利(Sen. Josh Hawley)也在參議院推出法案,提議將剝奪中國的主權免責權,為美國人民提供一項追究中共魯莽行為的私人訴權,針對他們壓制舉報人和隱瞞有關新冠病毒關鍵信息的行為。

意大利率先提聯署 向中共索賠

意大利4月21日也成立「向中國政府集體訴訟索賠」的聯署網站,短短一天內就有數百人聯署。該網站計劃在4、5月聯署,6月訴諸法律行動,預估參與聯署者將超過50萬人,向中共索償金額可能超過1,000億歐元。 

意大利通訊社Adnkronos說,意大利非牟利組織「歐洲一體」(Oneurope)帶頭發起向中共政府索償的行動,計劃負責人裴洛尼(Ferdinando Perone)表示,根據國際健康規約,任何國家發生重大流行病疫情,必須在24小時內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中共政府沒有做到這一點,因此中共當局該負的責任非常明確。

此外,意大利消費者權益保護協會(Codacons)也考慮向中共政府提出訴訟。協會主席芮恩齊(Carlo Rienzi)表示,因為意大利的消保法令不完備,他們正在與美國法律公司研究,擬在美國提出訴訟案,讓全世界都可以參與。

北意知名滑雪勝地柯蒂納戴比索(Cortina d\'Ampezzo)一家近兩百年歷史的四星旅館「郵務飯店」(Hotel De La Poste),已向意大利法院提出對中國衛生部的賠償訴訟。

據郵務飯店控訴,中共政府延遲向世界衛生組織(WHO)通報疫情,導致北意疫情慘重,原定3月在該地舉辦的高山滑雪世界盃決賽因而取消,飯店原本訂房全滿,蒙受巨大損失,中共政府應負起賠償責任。

意大利控訴中共政府賠償的法界倡議或許尚在起步階段,但在其他歐美國家已如火如荼進行。例如英國智囊亨利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公佈的長達44頁報告,詳盡分析了對中共提起疫情賠償訴訟的法律依據;美國密蘇里州也公開向中共政府提起賠償訴訟。

向中共索償的風潮甚至延燒到印度,一名孟買律師蘇哈尼(Ashish Sohani)近日向國際刑事法院控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4名中共官員涉嫌隱匿疫情,造成全球生命與經濟重大損失,要求中共當局向印度人民與政府賠償2.5萬億美元。據蘇哈尼痛陳,中共政府隱匿疫情的行為,是對全人類的背叛。

4月初,國際法學家理事會(ICJ)和全印度律師協會(All India Bar Association)已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提起申訴,就中共病毒蔓延全球,給世界人民造成嚴重的身體、心理傷害,以及巨大的經濟和社會危害,要求中共對此負責。

四十國萬名染疫者 向中共求償六萬億美元

據英國《每日郵報》日前報道,美國伯曼(音)法務集團代理了1萬名感染中共病毒的40國公民,向美國佛羅里達州法院提起訴訟;因為中共在疫情爆發初期隱瞞了事實,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和人員傷亡,所以要求中共政府賠償共6萬億美元。

報道稱,英國外交研究所本月初在報告中指出,「由於疫情,中國(中共)迄今僅對G7(七大工業國組織)造成的損失就高達3.2萬億英鎊(合計3.97萬億美元)。」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旅美法律學者滕彪表示,全球要求賠償的案例不斷增加,包括印度、埃及、歐洲等地也已提起訴訟。這種行為本身也是給中共政府越來越大的壓力。另外,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有更多的證據被披露出來。

中國異見人士陳光誠則建議外界從公法的層面去考慮問題。他說,民告官的案件在行使法律權利的時候,不需要原告舉證,而是要被告自證清白。中共政權控制國內的一切,外界很難獲取證據。但中共拿不出有說服力的病毒來源證據,再加上拒絕國際社會去實地調查等一系列「不合作」行為,就足以證明有罪。

滕彪還表示,起訴中共的目的或許不在追求法律結果,而是通過訴訟呈現更多證據,通過輿論壓力督促更多國家的政府表態譴責中共和世衛組織,促成國際社會聯手調查疫情真相,最後就可以跳出法律框框,對中共採取進一步的追責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