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此前因違反興奮劑規則被禁賽8年。近日,在經過幾度反轉後,中國泳協發表聲明,明確將孫楊排除在2020年奧運會集訓名單之外。不少網友感嘆:孫楊真成了「棄子」。

2月28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宣佈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訴孫楊和國際泳聯(FINA)一案的聽證會裁決結果。孫楊遭到禁賽8年的處罰,即日生效。同日,孫楊通過社交媒體表示將委託律師提出上訴。

4月22日晚,中共央視體育節目報道中國游泳隊正為奧運會做準備,主持人提到孫楊,並稱「他不在奧運備戰名單中」。

當晚,《北京青年報》卻報出孫楊已入選國家集訓隊,且附上國家體育總局游泳管理中心的一份「游泳字 〔2020〕49號文」內部文件,孫楊的名字赫然在列。

國家體育總局游泳管理中心文件。(資料圖片)
國家體育總局游泳管理中心文件。(資料圖片)

到4月23日,中國泳協又發表一份聲明,稱「根據《世界反興奮劑條例》,自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裁決之日起,孫楊已處於禁賽期,上訴期間不影響裁決執行。前期下發的游泳字[2020]49號文已作廢。特此聲明。」

中國泳協聲明。(網絡圖片)
中國泳協聲明。(網絡圖片)

有網友留言吐槽中共官方的操作有如「過家家」,「沒入選、入選、作廢」,簡直就是「鬧著玩」。更多人感嘆孫楊「涼了」、「確實翻不了身」、「泳協撇清關係,孫楊成棄子」。

其實,中共官方在仲裁法庭宣佈禁賽結果後不久就已表明立場。3月4日,中共高檢機關報《檢察日報》用兩整版刊登四篇評論,內容全是認同法庭裁決、棄孫楊。

其中一篇名為「無視規則將會承擔相應後果」的文章指,「由於孫楊的不配合,藥檢人員未能完成這次藥檢取樣」,根據《世界反禁藥條例》的明文規定,「毋庸諱言,孫楊不配合藥檢取樣的決定是錯誤的」,孫楊此舉「無知及無視」。

另一篇《商業比賽不能與國家榮譽捆綁》稱,「除非運動員拒絕參加國際體育比賽,否則,必須接受國際反禁藥調查機構的有關規則,允許國際反禁藥調查機構進行飛行檢查」。「國際競技體育比賽只是商業活動,因此,勝負都是常事」,「如果把個人的榮辱和國家捆綁在一起,那麼最終必然會進退失據」。

與此同時,國內輿論開始轉風向,有評論稱「孫楊一夜之間成為當局的棄子」。

「棄子」有先例

「孫楊成棄子」其實早有先例。早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期間,身為世界頭號女雙羽毛球種子選手的王曉理和於洋被要求打輸球,以此來保障中國除金牌之外還能奪一枚銀牌。

由於消極比賽引發觀眾不滿,世界羽聯於次日召開聽證,聯對於洋、王曉理和包括南韓、印尼在內的八名運動員進行裁決,最後裁定取消她們的參賽資格。

判決一出,南韓、印尼代表團立即上訴,而中共代表團則撇清關係,指責於洋、王曉理賽場上行為違背了奧運的宗旨和體育公平競爭的精神,稱對此他們感到痛心,並堅決反對、嚴厲批評這種行為。

而對於孫楊服用興奮劑一事,前中國國家體委醫務監督組組長薛蔭嫻女士曾揭露,中共一直強迫、組織運動員使用興奮劑,並研究怎樣能躲避藥物檢查的方法。她說,中國運動員所得的「每一枚金、銀、銅的獎牌都受到興奮劑的玷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