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黨媒報道中共衛健委專家及中醫學院的副校長稱中藥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中的治癒率超過97%,甚至達到99%,在社交媒體上遭網友譏諷。大陸原衛生部高官陳秉中等認為這是中共當局繼續在欺騙,為國際追責中共感染、死亡人數造假開脫責任。

4月17日,上海市疾控中心舉辦的新聞通氣會上,上海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說:「上海本土的病例,近93%的病例用了中藥,治癒率大概97.5%,治癒率非常高,這是中西醫並重、融合救治的結果。」

但他也表示,93%的病例都是中西醫一起用的,自己對評價中醫療效還達不到水平。而早前,他一再對媒體表示,「新冠肺炎治療並沒有神藥」、「沒有特效藥」。

同一天,北京中醫藥大學副校長王偉也在中共國務院聯防聯控的記者會上宣稱,清肺排毒湯已在28省市廣泛使用,治癒出院率達到99.28%(觀察1,262宗病人中已有1,253宗治癒出院)。

大陸社交媒體上,網友紛紛對這種說法表示譏諷,「上海本土病例99%喝了白開水,白開水治癒率是不是也很高?」「上面發文要求必須使用中藥,能不用嗎? 關於治癒率,出院康復患者100%使用白開水,能說白開水有特效嗎?!」「99%的話,還研究個雞兒疫苗?疫苗都做不到99%有效」「那還驗證疫苗幹嘛,把湯藥賣到全世界去」「那還要啥隔離?還要啥口罩?」

中共病毒在全球蔓延,已造成至少220萬人感染、超過14萬人病亡。而作為中共病毒爆發源頭的中國死亡率之低,一直廣受外界質疑,中共在隱瞞真實死亡數據。

北京一名要求匿名的律師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中國首先爆發疫情,人口基數大,加上前期隱瞞、延誤、沒有經驗等等各種不利因素,確診、死亡人數應該不少;現在中共公佈的確診、死亡人數是這麼樣,很少;歐美技術先進、正常情況應該有所準備,也有一定借鑑,但確診、死亡的數據遠遠高於中共;以上,任何人都能看出中共數據造假。」

他強調:「面對國際社會普遍追究中共虛假信息誤導的責任,中共讓所謂的中醫專家強調中醫療效,實際上就是幫助中共解釋其虛假數據的『真實』性,解釋為何中國確診及死亡人數為何如此不可思議地少。就是為中共開脫責任。」

中共誇大中醫療效隱瞞疫情

大陸原衛生部高官、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當局吹噓、誇大中醫療效,沒有科學根據,存在著欺騙性。目前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治療,還是無藥可醫,還存在著復陽的危險。這樣誇張療效,在全世界都推廣起來,肯定是誤國誤民了。

陳秉中說:「我對這個(治癒率),說是90%、99%也好,我一直持懷疑態度,我不相信有這麼高的療效,就如同我不相信中國到底發生了多少感染者、多少死亡(的官方數據),這個我也是不相信當局所說的這個結論。」

他表示,不否認中藥有一定的療效,如果作為一個科學成果的話,他應該發表在國際的重要期刊上,必須拿出根據才能說,沒有根據、沒有論文,那麼這樣說就不能信。

「他們這麼說沒有科學根據,你實驗中藥,必須要有對照組,選一千例用中藥的,還有一千例是不用中藥的對照組,看看這個用中藥的療效到底強了1%,還是強了2%,還是達到了90%呢?如果說沒有這個對照組,而空口無憑地這麼說,這就是吹牛,自我誇張。」他說。

他指出,就拿這個武漢來說,那麼多人治療之後,還有很多已經是陰性了,完了又變成是陽性,老是反反覆覆。現在又倒逼著中共不能不承認,無症狀者在中國比例相當高,60%以上,而且同樣有傳播力的。

上周五,白宮在記者會上公佈了一份圖表。圖表顯示世界主要國家每十萬人死亡率,其中最高的是比利時,每十萬名患者死亡大約45人。中國最少,只有0.33人,這還是在中國上調死亡人數50%之後的數字。特朗普總統指著中國數字說:「有人相信這個數字嗎?」

陳秉中表示,中國一直存在嚴重隱瞞疫情的問題,實際情況要比報告的數字多十倍、百倍都不止。中共調整死亡人數,是更狡猾的欺騙,把自己裝扮成正人君子。

「現在國際上對中國所有報道的數字,不管是死亡率和感染率,不管哪個地方辦的事情,都絕對不可信的。人家不信是有根據的,因此他出門打扮。但我認為越打扮越醜,而且是只能是欲蓋彌彰。」他說。

中共面臨全世界追責

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全球擴散,引發各國政府憤怒和譴責。陳秉中說:「為甚麼問責?導致全世界二、三百萬人感染病毒,而且十多萬人死亡。那麼多人病了,那麼多人死了,不能白病白死的。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必然的規則。」

「目前這個疫情不管中國(中共)怎麼甩鍋,但實際上疫情發生在中國,疫源就在中國,還就是在武漢。現在面臨的是全世界已經不是八國聯軍,而是八十國聯軍,甚至一、二百國家都在向中國問責。」

陳秉中認為,造成死亡是中國(中共)隱瞞疫情不報,造成危害全世界(疫情)的大流行,所以責任在中國(中共)。給國家、世界造成生命的損失、健康的損失,還有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失,當然要問責於中國。

第一,應該認錯、檢討,承擔責任;第二要給予賠償。不追責,事故還會重演,還會發生更大嚴重的災害,危害全世界。

陳秉中指出,問責是必然,但是很不容易,因為中國(中共)根本不承認這個疫情是他的責任,老是堅持說是美國(的責任),在這種情況下,更加激發了世界的不滿,更要求對中國問責。

「我認為有八十國、一、二百國家聯軍共同來圍剿中國(中共),總會有辦法制裁的。你不承認還是不行的,事實在,不可以賴帳」,他說,「歷史上是有過賴帳,頂多是一個國家對一個國家的賴帳,頂多對2或3個國家賴帳,可是歷史上絕無僅有的要對全世界所有國家都賴帳,根本不存在。這個史無前例,太悲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