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近期大搞「口罩外交」,向各國出口大批醫療用品,試圖「提升國際形象」,但是紕漏連連,猶如在國際社會上演一場將劣質商品以高價賣出的醜劇。

周四(4月23日),多家媒體報道,西班牙向中國深圳易瑞生物公司(下簡稱易瑞公司)採購64萬套快篩檢測試劑套件,上個月底交付的5.8萬套件的準確度不符標準。沒想到,易瑞公司本月送來的快篩試劑盒樣本,仍然不符合檢測標準。西班牙只好取消訂單,要求退款。

同一天,加拿大政府表示,向中國公司買來的大約100萬個KN95口罩(此為中國的分類,相當於西方國家的N95口罩),無法滿足醫療保健專業人員的標準,因此不會分發到各省或城市。

加拿大公共衛生局(PHAC)表示,這批KN95口罩不符合N95口罩的過濾標準,也就是必須捕集至少95%的微小顆粒。

對於遭受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襲擊、急需檢測套件及醫療用個人防護裝置(PPE)的國家來說,如果使用品質惡劣的中國產品,不僅危及國人生命,還延誤應急疫情及分秒必爭的救人進度。

更惡劣的是,中共在向世界出口PPE及測試套件的同時,中國業者趁火打劫,抬高這些產品的價格,並且要求先付款才出貨,從而獲得了可觀利潤。

另外,當各國抱怨從中國購買的產品質量不佳時,中共當局沒有檢討改善,反而將其歸咎於用戶端使用錯誤。

除了西班牙及加拿大外,此前荷蘭也抱怨從中國買來的口罩不能和臉部密合,口罩內的過濾器也不符合標準。荷蘭衛生部在3月21日的一份聲明中說,由於不符合質量標準,他們不得不召回已分給醫院的數萬個口罩。

4月8日,芬蘭政府表示,向北京購買的200萬個防護口罩「都不合格」,無法在醫院使用。應急部門負責人洛內瑪(Tomi Lounema)在新聞發佈會上說,由於中國口罩市場「極度混亂,價格一直在上漲,必須迅速做出購買,而且要預先付款,商業風險很高。」

兩天後,洛內馬承認花費1000萬歐元採購防護設備,結果不是不合醫院使用,就是簽了約但對方沒履約。洛內馬最終辭職。

上個月,捷克亦表示,從中國買來的15萬個快篩病毒檢測試劑盒,至少八成無法使用,準確性不如其它的檢測方法。捷克被迫繼續使用常規的實驗室檢測。

本月,社交媒體上流傳一個中國口罩工廠工人,用口罩擦鞋的影片。澳洲邊境局官員扣押了從北京購買的大約80萬個有缺陷的口罩,價值760萬美元。該國一位高級政府部長表示,中國公司抬高價格的做法幾乎是在「勒索」。

斯洛伐克、土耳其和英國的科學家抱怨,從中國公司購買的病毒檢測試劑盒無法使用,導致損失數百萬美元。

格魯吉亞取消了向易瑞公司採購檢測套件的訂單,馬來西亞則是轉而向一家南韓公司購買。

美國也出現類似的情況。伊利諾伊州州長普利茲克(J.B. Pritzker)花了1700萬美元向中國公司訂購KN95口罩。

4月中旬,密蘇里州召回了交付給急救人員的大約48,000個中國製KN95口罩,原因是不符合標準。

密蘇里州的舉動促使伊利諾伊州公共衛生部(IDPH)官員發出聲明,警告中國製口罩不符合標準,建議只能在危機中使用,醫護人員仍應使用N95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