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重創大陸早教業,據大陸「企查查」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度,早教類企業一共被吊銷註銷220家,整體呈現負增長。

據新浪財經報道,受中共病毒影響,大陸早教行業一直停課至今,為了留住生源,很多機構開始了線上授課,但因為授課內容不同,效果也大相逕庭。

在幼兒教育中,像繪畫、舞蹈等少兒質素類培訓機構高度依賴線下場景,屬於非剛性課程,學費相對昂貴。而在線授課,老師沒有辦法通過影片解決示範糾正的問題。有美術培訓機構將素描課轉為線上教學後,老師既無法看到孩子的作畫過程,孩子也無法準確領會老師的授課精髓,有老師表示:「這種線上授課完全沒有意義,素描是不可能這麼學出來的。」

對於將語文、英語等知識類課程轉為線上教學的機構,家長的接受度較高,保住生源也相對容易。一家北京中型幼兒教育機構自2月開始通過直播免費向用戶授課,至少留住了80%的家長。

報道表示,大陸早教行業單店投入需要三四百萬人民幣,回本卻需要3~4年,所以幼兒教育不僅採取預付費形式,還以季付費甚至以年付費居多,多數早教機構處於持平狀態。一位線下幼兒音樂培訓機構的負責人表示:「如果疫情前現金流本身就是平衡的,甚至是負向的,一旦家長退課,可能在這個過程之中就扛不住了。」

泰安的一個書法班寒假期間收了一年學費,結果瘟疫爆發,三十多個家長要求退費,生源流失了一大片。算上房租和人工支出,3月初已經虧損了人民幣幾十萬元,書法班只得關門。

據報道,往年2~3月是銷售旺季,在全面停擺後,早教機構的門店租金、人員成本卻仍在,幼兒教育是一個滾現金流的業務,一旦出現生源大量流失,等待這些機構的只能是關門。

短期來看,大型早教機構面臨的現金流危機相對緩和,但也開始虧損,頭部公司美吉姆4月中旬發佈一季度業績預告說,受中共病毒影響,公司一季度預虧450萬元~650萬元人民幣。

而對於眾多中小型早教機構,尤其非剛需的質素類早教機構,現金流是否充沛幾乎決定生死存亡,如何度過3、4月份的臨界點成為當務之急。

目前,瘟疫對大陸早教業的衝擊已經顯現出來。據「企查查」的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早教類企業一共新增192家,吊銷註銷220家,整體負增長。

有業界人士表示,瘟疫持續時間超過了預期。北京外的其它省市恢復線下培訓教學至少要到暑假以後,而北京地區的徹底恢復可能更晚。這意味著在暑假來臨之前,大部份線下幼兒質素教培機構面臨資金困境,不知道能撐到幾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