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宿者常在社會中成為被遺忘的一群,在疫情下也遇到困境。近日有社福機構組織一班大專生,來到深水埗通州街公園探訪露宿者,並為他們送上防疫福袋。

曾經歷過十年露宿生涯的文仔,深知露宿者的辛酸,一直熱心作為中間人聯絡不同的團體,透過派飯、派物資、找短工等方式幫助露宿者。派福袋活動期間,他負責引路,為大專生講解露宿者的生活。

疫情下的需求

慈善機構「曙光計劃」的貨車駛來,卸下大袋物資,有餅乾、飲品、紙巾、日用品、防蚊枕頭等等,香港基督教青年會Campus Y的義工們則送來消毒搓手液與口罩,一眾義工有序地包裝約一百袋「防疫福袋」,希望盡自己的力量為露宿者送上一點心意。


一眾義工有序地包裝約一百袋「防疫福袋」。(陳仲明/大紀元)
一眾義工有序地包裝約一百袋「防疫福袋」。(陳仲明/大紀元)


防疫福袋內有餅乾、飲品、紙巾、日用品、防蚊枕頭等等。(陳仲明/大紀元)
防疫福袋內有餅乾、飲品、紙巾、日用品、防蚊枕頭等等。(陳仲明/大紀元)

Campus Y學生幹事何庭軒首次參與派發物資給露宿者活動,他相信防疫物資對露宿者而言更加重要:「我們防疫留在家中,但露宿者在公共地方,居住環境很艱難,相信他們更需要搓手液、口罩等物資,希望能夠幫助他們降低風險。」


香港基督教青年會Campus Y學生幹事何庭軒首次參與派發物資給露宿者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香港基督教青年會Campus Y學生幹事何庭軒首次參與派發物資給露宿者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文仔多年來一直參與給露宿者派飯、派物資等工作,深知他們所處環境的狀況,他表示,疫情下給露宿者派飯的義工少了,目前他們其實也需要更多的關愛。夏天將至,除了一般的水和乾糧外,他們都很需要口罩、蚊香、洗頭水、沐浴露等基本的生活用品。

「曙光計劃」主席何峻維表示,曾經到訪油麻地派物資,了解露宿者的生活環境真的很惡劣,今次首次到深水埗通州街公園派物資,所見更是令人心酸:「他們的衛生條件很差,物資短缺。希望未來將給露宿者派物資變成一個恆常的工作,日後都想跟年青人合作,希望他們多些關注社會,多些參與社區服務。」

一句問候的力量

露宿者常常是社會上被忽視的一群,食環署、康文署、民政署及警方不時「清場」,丟棄他們的食物、家當等。文仔也曾經歷過挨餓、被警察踢醒的日子,他明白失去尊嚴的那種無奈,這種感覺遠比物資缺乏更加難受。文仔說:「新聞中說露宿者沒有禮貌,其實不是,實際是他們缺少關愛。每次我幫助他們的時候,他們都會說『多謝文仔』。」

跟隨著文仔拜訪露宿者,每到之處都能看到他們流露出渴望的眼神,雙手接過物資,連聲道謝。還有骨瘦如柴的老人,因稍早前錯過了物資派發,匆匆地趕來尋找文仔,希望可以獲得物資。文仔理解露宿者的窮困,也努力幫他們介紹工作和鼓勵他們自力更生。「對他們一句問候,也就是在幫他們,讓他們知道還有人關心,從而鼓起對生活的希望。」

文仔結束露宿生涯後,心也一直牽掛著街頭的兄弟們,能夠彼此信任,持續尋覓資源幫助他們,也是文仔生命中重要的一部份。

文仔也經常為露宿者發聲,提及上月有露宿者家當遭到警方破壞的事件,他仍為此抱不平。他還觀察到,最近在通州街公園內更換的一批新的長櫈,在扶手處特別加了鐵鉤,以防露宿者佔用長櫈睡覺。「露宿者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少,這些年來經歷的事情,我們都看在眼裏,但又能怎麼辦呢?」

何庭軒同學在派發完物資後,反思露宿者所處的環境,語氣中帶著一點無奈:「我們派物資不一定可以改善他們的生活,他們長期沒有穩定的居所,被拿走東西、偷走東西,始終都是一個很難取捨的問題。政府應該給他們多建一些臨時房屋,或者可以解決燃眉之急。」

何峻維提及:「物資多少都不夠的,能夠給他們有個溫飽,希望他們感覺到有人關注他們,這個是最重要的。」他表示,曙光計劃會繼續接受物資或金錢捐助,希望更多有心人關懷社會。

深水埗露宿者的生活情況只是冰山一角,在邊緣地帶的社區關愛還需要更多有心人發掘。◇


參與派物資活動的一眾義工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參與派物資活動的一眾義工合照。(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