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4月再次在黑龍江省快速擴散並跨省蔓延。《大紀元》獨家獲得的內部文件顯示,在官媒近日所謂「1傳50人」的陳某確診公佈的同日,已知有34例確診,卻對外瞞報。哈爾濱市民李先生對《大紀元》說,哈爾濱現在比初期更緊張,「感覺疫情已經擴散了,根本沒有控制住。」

《大紀元》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揭示,哈爾濱疫情被嚴重瞞報,4月10日哈市道外區疾控中心上報了34名血清抗體檢測陽性的境內確診病例,但中共當日官方通報稱,哈爾濱市新增確診病例1例,現有確診病例2例,無症狀感染者4例。(【獨家】內部數據曝哈爾濱嚴重瞞報疫情)

4月10日官方通報的新增病例即87歲的陳某,常住地在道外區南直路上,據稱是3月29日一次聚餐後感染的,4月6日至9日於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呼吸內科(1號樓12層)住院;4月2日至6日,在哈爾濱市第二醫院腦卒中科(17樓)住院,兩醫院已發生群聚性感染。

哈市疫情比最初發生時還緊張

李先生19日對《大紀元》說,「哈爾濱市有很多小區都已經查封了,甚至有些小區的單元樓查到有肺炎的,他的單元樓門又用特殊方式加封了。現在整個道外區(警戒)級別都提到很高、很高了,感覺很是恐怖。」

他表示,原本小區在稍早前放鬆管制,晚間7點後沒有人把守,但現在門口24小時都有人把守,人員進出要掃碼,不像以前只查身份證登記,「警戒級別遠遠高於疫情最初的發生期。」

李先生提到,「前幾天,我去了一趟南極批發市場,批發雜貨的地方,現在批發市場已經給封了。」「道外區華南城住宅區已經封了,一棟居民樓都封了,他是封區域。」

「目前哈爾濱所有老年公寓,也就是老年人居住的地方,全部封了,不允許進出。」

「現在黑龍江省人出去到一些地方,都像湖北人和武漢人到其它地方,就像去送瘟神一樣,到處都在防範黑龍江人。」李先生說。

廣西發佈緊急通知,針對黑龍江道外區、綏芬河市等地來桂人員進行健康管理。(網絡圖片)
廣西發佈緊急通知,針對黑龍江道外區、綏芬河市等地來桂人員進行健康管理。(網絡圖片)

鄰近省市齊齊哈爾也瞞報

4月20日,再傳出有病毒病例自哈爾濱市傳到內蒙古與遼寧兩地。同日,齊齊哈爾宣稱當天無新增病例,發出尋人通知,尋找2日至9日曾經去過哈醫大一院和市二醫院住院和陪護的人員。

但李先生透露,其實齊齊哈爾當地的疫情並不輕鬆,「前一段時間齊齊哈爾發生了很多病例,但是政府給隱瞞了,這也是當地人證實的。」「齊齊哈爾發生疫情,不是一例,是很多例。」

李先生說,早在有輸入病例之前,齊齊哈爾那邊就很嚴重,「他們(官方)所說的,『零感染、零新增、零死亡』都是假的,根本就沒有人相信。」

而哈爾濱目前公佈的數據,李先生也說,「現在數字非常少,沒有人相信。」「相信的話,人就慘了。」

瞞報令市民麻痺 人潮聚集未戴口罩

大陸媒體澎湃新聞談到哈爾濱疫情防控「失守」,提到道外區流動花鳥魚市場從3月起就恢復營業,4月5日、4月12日兩個周末人潮聚集,而且許多人並未戴口罩。民眾多次向市長熱線投訴,並未獲得處理。

網民披露哈市道外區流動鳥市場4月5日、4月12日周末人潮聚集,許多人並未戴口罩。(網絡)
網民披露哈市道外區流動鳥市場4月5日、4月12日周末人潮聚集,許多人並未戴口罩。(網絡)

事實上,《大紀元》獨家獲得的10日確診數據顯示,僅道外區疾控中心當日就上報了34名確診病例,官方顯然隱瞞了真實疫情。

李先生認為,經歷這場疫情,大家都曉得了,「有這麼一句話,只要訊息跑得比疫情快,就能控制住,如果(官方)不把信息公佈,死亡多少、感染多少,大家都不知道,就不知道疫情的嚴重性。」

值得警惕的是,黑龍江正在重蹈武漢瞞報疫情的覆轍,李先生說,官方不止瞞報,甚至嚴厲抓捕在網絡上傳播消息的人,「一些傳染、確診的數字都隱瞞,會麻痺社會大多數人對疫情的正確認識,是直接導致疫情傳播的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