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4月22日發佈高層人事異動,調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為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其遺缺改由入境處處長曾國衛接任。

追蹤過去資料發現,自1997年香港主權易主後,多屆入境處處長之任命及其後續之發展頗令人尋味,透露出中共在港府背後處處著力之「重」。

多屆入境處長升遷軌跡

主權移交後,有連續三任入境處處長離任後隨即升遷至保安局局長;例如:1998年7月,首任入境處處長葉劉淑儀接替提早退休的黎慶寧出任保安局局長,2003年7月,葉劉淑儀因強推廿三條激起民憤請辭,時任入境處處長的李少光接替她的工作出任保安局局長。之後,2012年李少光退休,繼任保安局局長的也是當時的入境處處長黎棟國。

黎棟國之後,接任入境處處長的白韞六離任後,2012年獲委任為廉政專員;而接替白韞六的入境處處長陳國基,2016年退休,2017年獲委任為林鄭月娥的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

現今,即將接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的曾國衞也是在2016年起擔任入境處處長。

入境處涉大量機密資料

資深時事評論員劉細良在接受本報專訪時,深入剖析了為何入境處處長離任都升遷至港府核心重要職位的原因。劉細良表示:「以前的保安局局長李少光是來自入境署,葉劉淑儀也是入境署,跟著這個黎棟國又是入境署,到現在曾國衛都是入境署升遷負責做香港的保安阿頭,現在和內地有關包括內地事務都由入境署去做,我想告訴大家,入境署可能是早被中共滲透的部門,所以這些人陸陸續續出現了,和澳門模式一樣。」

以業務性質來看,入境處業務屬紀律部隊部門,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則屬政制發展及各種政治事宜,包括港台關係,及最近引起爭議的中聯辦地位問題。劉細良表示,「原來香港所有重要敏感的高官都由入境署的官員升任。」

劉細良更進一步說明:「一定要自己人坐那個位,不只是(掌控入境)黑名單(民運人士,法輪功學員入境)這麼簡單,而是白名單,白名單就是中共派了什麼人來香港,不是一百五十個名額家庭團聚以外的,這些來香港工作的人士是什麼人呢,如果坐入境署那個位不是自己人的話,很容易泄露那個名單,(入境人員中)有多少國家安全局的人,有多少是情部機構的人,譬如說很簡單,現在調查中聯辦在2015年買了(香港)那麼多個單位(房產),那中聯辦究竟有多少人在香港,入境署就知道了,我們不知道的」

未來對香港的控制會更緊

對於未來中共對香港的控制,劉細良表示:在武漢肺炎(中共肺炎)之後,國際更認清中共本質,中共對香港的控制會擰得很緊,因為怕香港攬炒,加上發生瑞幸咖啡那樣的事件,「很快這些企業會回來香港上市,香港成為中共唯一能印美金的地方,如果不是這個金融中心攬炒中共的逃生門就沒有了,所以他更加要牢牢控制住中國在香港的利益集團,控制住香港的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