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9日,美國加州法輪功學員丁曉霞給山東某法院的法官撥打電話,希望對方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大疫之下,退出中共黨團隊(三退),保自身平安,躲過劫難。

當天,丁共給對方撥打電話三次:頭兩次不到1分鐘,對方就掛斷;第三次,撥打了36分鐘。對方最後同意用真名退黨。

以下是這位法官的退黨實錄:

丁曉霞(以下簡稱丁):「朋友,你好,今天給你打這個電話,就是想讓你躲過災難,有個美好的未來。過去老人都說,天無絕人之路,給你一個保命的秘訣……」

丁曉霞的話沒接下去,對方開始罵人,掛斷電話。

丁說,自己沒被他帶動,接著撥打了第二通電話。

丁表示,「我平靜地跟他講,任何大災大難總有人留下來。其實能留下來的人,就是神挑選的最可貴的生命,給您一個保命的秘訣,那就是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大災大難中,能得到神佛和上天的護佑。」

對方聽出是她的聲音,又罵了一句,掛斷電話。

丁曉霞心想:這個生命被中共洗腦了,多可憐……又開始打第三通電話。對方接了。

丁說:「咱愛祖國,不愛這個黨。中國不等於中共。你在心裏退出(中共)這個黨、團、隊組織,就解除了願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的毒誓,在這場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中,就能幸運地留下來。給你取一個化名叫『從良』,再加上你單位的名字,給你退出來,好嗎?」

這回對方不罵了,但是「開始攻擊了」。

對方說:「我要是有權,我就把你們這些法輪功全都抓起來。我不退黨,我還要我的子子孫孫都入黨。」

丁一聽這話,就嚴肅地回敬了他一句:「完了,你這不是要斷子絕孫嗎?中共這條破船就要沉了,你都要沒命了,哪還有甚麼子子孫孫哪。」

聽了這話,對方不做聲了。

丁說:「法輪大法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世界人民的尊重。全球有上億人通過修煉大法而獲得了身心健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攜帶的是宇宙中的純正能量,能幫助人,能保護人。只要誠心念動這九個字,就能逢凶化吉。有人念後,癌症好了;有癱瘓病人念後能走路了;有遇重大車禍的人,念後安然無恙;還有念後躲過地震、爆炸、洪水、海嘯等等大劫難的。」

丁曉霞說,她這個時候感覺對方聽的不是很專心,因為電話那頭時不時地傳來一些噪音。「我想,只要你不掛電話,就有聽到福音的機會。」

丁繼續講:「五千年來,我們中國人都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相信善惡有報,而中共歷來視人命為草芥。」

「中共在歷次運動中,迫害死中國人八千萬,相當於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相當於250次南京大屠殺。」

丁接著結合明朝名相劉伯溫的一個預言:

「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
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

「三愁湖廣遭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間,
七愁有飯無人食,八愁有人無衣穿,
九愁屍體無人撿,十愁難過豬鼠年。」

「豬年豬瘟,鼠年鼠疫。緊接著,又爆發來自武漢的肺炎,中共為了保政權,從一開始,就隱瞞疫情。為掩蓋真相,中共拒絕國際援助,阻撓美國科學家去中國調查;造成錯過被救治的黃金時間,高峰期,有數百萬人染病。」

「人走走路,倒地而斃,隨處可見。致使無數人失去生命。」

「中共壞事做絕,內外交困,氣數已盡,致使疫情大爆發。現已蔓延至全世界。」

「截至今天,超過3億5千多萬的中國人,(包括)高官、百姓,都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就是三退。三退保平安。」

「因為共產黨讓人加入黨團隊的時候,讓人舉著胳膊,握著右拳,在血淋淋的紅旗下發一個毒誓,要把命獻給它,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這個毒誓,是要跟人走一輩子的。如果人不能及時退出,這個毒誓遲早都要兌現的。願可貴的你啊,趕緊退出黨、團、隊組織,與中共切割,從而在天滅中共的大淘汰中,得到上天的救度和護佑。」

「你用真名退出來吧,或者用『從良』這個名字,加上你單位的名字退出來,好嗎?」

對方沒有先前的囂張,溫和地說:「好。」丁曉霞介紹,對方還是提出一些問題,有一些疑惑。

丁曉霞跟他講:「咱們都知道,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相信天災人禍是上天在警示人。」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人在做,天在看啊。中共罪惡滔天,人不治,天也治啊。」

「中國五千年來,都相信善惡有報是天理,冤死一個竇娥,都三年大旱,六月飛雪。」

「中共怎麼會沒有報應呢?所以,這些年,天災人禍不斷啊。」

「哪個地方迫害法輪功嚴重,哪裏災情就嚴重,這是上天在警示人。中國有冤情啊。」

來自吉林省的法輪功學員丁曉霞近年來到美國,先抵達華盛頓DC,現旅居加州。丁曉霞從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曾因工作表現優異而獲得吉林省優秀教師的稱號。因為堅持信仰,她在國內被先後關押九年,遭受了世人無法想像的精神和肉體摧殘。(李莎/大紀元)
來自吉林省的法輪功學員丁曉霞近年來到美國,先抵達華盛頓DC,現旅居加州。丁曉霞從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曾因工作表現優異而獲得吉林省優秀教師的稱號。因為堅持信仰,她在國內被先後關押九年,遭受了世人無法想像的精神和肉體摧殘。(李莎/大紀元)

丁曉霞又給對方講述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為何從武漢發源,「1999年,江澤民集團暗中指使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拍攝了一部長達六個小時的電視片,惡意栽贓陷害法輪功。從1999年7月22日起,在全國滾動式播出,以謊言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

「這部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電視片,從武漢做出。使無數世人對法輪佛法產生了很深的誤解,甚至仇恨,失去了得到這部高德大法的萬古機緣。它給武漢和武漢人民帶去多大的罪業。」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滔天大罪,也是從武漢同濟醫院開始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國際社會稱為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而武漢同濟醫院,是大陸器官移植的發源地。海外追查國際,經過十年的調查,掌握了大量的證據。」

「江澤民、羅干、周永康、薄熙來等幾十名中共高官,因為迫害法輪功,已經在國際上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50多個法庭,被以酷刑罪、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的罪名起訴控告。」

「你可別再執行迫害命令,共產黨歷來都是卸磨殺驢啊,抓替罪羊。當年,納粹執行希特拉的命令,迫害猶太人,他們以為希特拉能保護他。可是二戰一結束,國際社會就開始清算納粹戰犯,集中營裏看門的,燒火做飯的,做護士的……都被押上審判台。」

「到現在二戰都結束70多年了,國際組織還在繼續追拿納粹戰犯。2011年5月12日,一個91歲的納粹門衛,被判5年監禁。2016年12月,一個95歲的前納粹成員,叫格羅寧,被判刑4年。他在奧斯維辛集中營工作,主要負責管理被關押者的現金和首飾等物品(編註:格羅寧又被稱為『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會計』)。這表明在二戰結束70多年後的今天,追查還有時效,沒有過期。協助謀殺罪,也是如此。」

「對於納粹罪行,不管過了多久,都將追查到底。即使當事人沒有直接參與謀殺,只是謀殺機器上的一個零件,也要追究責任。更何況現在是21世紀,講究人權的和平年代,江澤民他們迫害法輪功,犯的是國際重罪。不久的將來,當江澤民站在被告席上,一直跟他參與迫害的人,能擺脫干係、逃過清算嗎?即使是上面讓你幹的,也不能成為你罪責的開脫。因為你執行的不是法律,而是非法的命令。」

她給他講了2013年8月12日,中共政法委出台《公檢法對辦案質量終身負責》的規定。「特別強調,誰執行,誰負責。不能免責,而且檢察院也一樣。」

「到時候,把你利用完了,把你當作替罪羊,所以,你必須在善惡之前,作出選擇。擺正自己的立場,如果你把法輪功學員送進監獄,就等於把自己送進地獄了。」

「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辛苦奔波,就是想讓你們了解真相,為自己選擇一條安全的路。」

丁曉霞介紹,隨著講真相的進一步深入,電話那頭越來越安靜,也沒有噪音了,「我發現,他最後完全平靜下來了。」

到了吃午飯的時間,對方語氣和藹地說:「阿姨你也該吃飯了,咱們以後再嘮嗑。」

丁說:「大姨給你做三退吧,用真名給你退了,好嗎?」

對方爽快地回答說:「行,好。」

丁介紹,最後這一次,他的態度徹底緩和了。

為何要退出中共黨團隊

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歷數中共自起家到建政後對中國及中國人民犯下的種種罪惡事實,從而引發退黨大潮。

至今超過3.5億中國人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簡稱「三退」),其中不乏中共公、檢、法系統體制內的官員。

共產黨源自歐洲,《共產黨宣言》在開篇中說:「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

共產黨教主馬克思,早年信奉基督教,後加入撒旦魔教,發誓與神鬥,把毀滅人類當成人生目標。

2017年11月19日,《九評》編輯部發表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書中揭示:「共產主義不是一種學說、一種社會制度、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一個邪靈,其目的是通過毀滅文化、敗壞道德來毀滅全人類。」

大紀元特稿表示,「歷史已經證明,共產主義不是出路,而是絕路。」

「中共欠下纍纍血債,其罪行必將被清算。」

「只有從思想上認清邪惡,退出中共的相關組織,消除邪惡的符號,才能自我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