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再次爆出雷人言語——愛滋病應叫美國負責,遭到基本事實打臉。愛滋病起源於非洲、而非美國的實驗室,同時美國也沒有掩蓋疫情。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2020年4月20日在北京舉行的例行發佈會上被問到,中方是否准許美國派人進入中國調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起源問題,包括病毒是否源自武漢病毒研究所。他狡辯說,H1N1流感、愛滋病毒以及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都「源自美國」,但沒有誰向美國追責。

言外之意,國際上不應該在這次席捲全球的疫情中追責中共。

隨後,中共喉舌《中國日報》(China Daily)海外版官方推特帳號引述耿爽的說法,向海外宣傳這種移花接木的狡辯術。孰料,中共宣傳遭到一批西方專家的反駁。

耿爽搞錯了基本事實,H1N1流感和愛滋病毒都不起源美國,而2008年的金融危機更不是傳染病,簡單對比兩者犯了不當對比的邏輯錯誤。

中共宣傳搞錯基本事實 愛滋病起源於非洲 不是美國

美國國家安全評論分析師約翰·努南(John Noonan)駁斥說,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連最基本的愛滋病事實都出錯。

他推文嘲諷說:「不知道是我還是中國(中共)的宣傳變得越來越懶惰?」

「也許他們沒有意識到我們的互聯網未受到共產主義者的審查,美國人完全可以花11秒鐘上谷歌(Google),就能夠了解一個世紀前愛滋病起源於比利時治下的剛果(非洲國家)。」努南寫道。

同樣的,2009年H1N1流感起源於墨西哥、然後傳播到美國及世界各國。實際上,無論是H1N1流感還是愛滋病,美國都有對其它國家提供大量的醫療人道主義援助,幫助緩解疫情。

學者:中共發言人的攻擊論跟彭麗媛的形象宣傳相悖

哈佛大學韋瑟黑德國際事務中心(Weatherhead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學者朱利安·格維茨(Julian Gewirtz)推文指責耿爽的說法「荒謬」,並建議耿爽讀讀中共當局是如何真正應對中國境內的愛滋病傳播的,並熱心附上自己的最新專業研究鏈接。

格維茨還推文說,中共當局於1984年首次提及愛滋病,指愛滋病是「外來的」、「資本主義」疾病;而耿爽的講話表明了抹黑美國論在中共政治中的支持度,只是這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妻子彭麗媛在愛滋病上的官方宣傳有很大不同。

2011年6月3日,時任世衛組織總幹事、前香港衛生署官員陳馮富珍委任彭麗媛女士為世界衛生組織抗擊結核病和愛滋病親善大使。同年,彭麗媛參與錄製「沒有歧視,我們在一起」的反愛滋病歧視公益廣告。

中共同樣掩蓋過愛滋病疫情 進行虛假宣傳

格維茨還補充說:「有時,我們談論中國(中共)的『戰狼外交』好像這是個全新概念。其實這種思想經常在中國國內和中共內部長期流傳。現在,隨著中國變得更加強大和可見,這種思想也開始在『外部』流傳。」

格維茨3月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中國(中共)顯然把圍繞著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危機的敘事看作是一場國際角逐,「陰謀論是這場角逐的一個新的、低級的前沿陣地。」

他的最新研究分析了中共當局應對愛滋病疫情的做法,同樣的,中共也曾在愛滋病問題上搞過跟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類似的虛假信息宣傳運動。

「這些大音量的少數中國(中共)官員似乎沒有意識到,在中國(中共)希望被世界各地視為一個積極貢獻者的時候,兜售陰謀論完全是自拆擂台的行為。」格維茨說。

他是指,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之前無任何論據、就拋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源自美國軍人。

《紐約時報》報道說,傳播虛假信息並不是共產黨政府的新策略,美國尤其經常成為中國(中共)政治宣傳的陪襯。去年,北京也指責美國政府支持香港的公眾抗議。

這種老策略已被更好鬥的公共外交手法加以放大,中共官員正在越來越多地使用在中國被屏蔽的社交媒體平台來傳播信息。

學者:沒有可比性 中共的辯解看起來很絕望

美國智囊國家利益中心的高級主任卡齊亞尼斯(Harry Kazianis)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耿爽試圖提及某種完全不同的歷史例子,這只會使他的政府顯得愚蠢甚至更有責任。」

「H1N1流感、愛滋病或2008年的金融危機都不是從美國的實驗室裏洩漏出去的,美國也沒有任何人試圖掩蓋它。中共發佈這樣的聲明看起來很絕望。」他說。

面對國際上要求追責中共掩蓋中共病毒疫情的呼聲,卡齊亞尼斯表示,如果能夠最終證明中國共產黨確實掩蓋了一次偶然發生的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爆發,然後發起了大規模的假信息運動來掩蓋疫情,同時又從全球購買了數以百萬計的個人防護裝備,那麼它「不僅應該被譴責,而且應該受到懲罰」。

始於中國武漢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目前已經導致超過4萬多名美國人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