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公安部官網報道,2020年4月20日,公安部特勤局召開公安特勤部門電視電話會議。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部長,特勤局局長王小洪出席會議並講話。

王小洪召開的這次會議,是為4月19日的孫力軍落馬事件而來。

王小洪是習近平的親信,曾長期在福建省公安系統任職。在習近平擔任福州市委書記期間,王小洪擔任閩侯縣公安局長及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等職務,與習近平工作關係密切。他後來升任福州市公安局局長、漳州市公安局局長、福建省公安廳副廳長、廈門市副市長兼市公安局局長等職。

2015年3月,習近平調王小洪進京從傅政華手中接任北京市公安局長,這幾年官位不斷攀升,現位居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公安部特勤局局長,屬於掌握實權人物。

4月19日,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被官方宣佈落馬,公安部長趙克志連夜召開公安部黨委會議,高調表態「擁護」習中央的決定。20日,王小洪召開的特勤局會議,可以看作是對趙克志19日會議的呼應和加強版,都是公安部對習宣示效忠。

從公安部長趙克志和副部長王小洪會議的講話措辭中,其實已經透露出了孫力軍落馬的原因和秘密。

在分析之前,先說一下公安部特勤局的職責。公安部特勤局和中央警衛局職權不同。中央警衛局的總管是中央辦公廳主任,現任是習近平的親信丁薛祥。中央警衛局主要負責保衛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和軍隊主要領導人的人身安全,包括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國務院總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等。平時只承擔政治局常委、中南海等處的警衛工作。

公安部特勤局負責的警衛對像為黨和國家領導人中的「四副兩高」(國家副主席、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全國政協副主席、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以及外國訪華要人。

因此,在孫力軍落馬後海外有評論稱孫力軍權力職位重要,對習近平造成危險,其地位相當於汪東興,其實這樣類比不太恰當。汪東興是中央辦公廳主任,相當於如今丁薛祥的角色,而孫力軍是國保局長,特務頭子,其掌控資源在下不在上,根本不負責高層領導人的安全工作。負責保衛和監視高層領導人的兩個部門中央警衛局和公安部特勤局,都由習近平的親信掌控。

從這個角度和技術層面來講,習近平手中掌控可以突然抓捕任何一個中共高層領導人的資源和調動權力。

回到前題。趙克志和王小洪在會議中的講話措辭,都透露出孫力軍落馬的甚麼秘密呢?

第一,兩人都提到「肅清周永康等人流毒影響」,這並非僅僅是官場的套話,還釋放出一個信息,孫力軍屬於周永康派系的人。這一點其實也比較明顯,孫力軍曾任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秘書,由孟建柱一手提拔,孟建柱是江派的標誌性人物。因此,孫力軍是一個江派人馬。

第二,孫力軍「長期以來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守紀律、不講規矩、不知敬畏、肆意妄為」,這其實是在說孫力軍不遵守習中央的規矩和紀律,「不知敬畏」是指孫力軍沒有把習近平當作老闆,效忠對像另有其人,當然就是習近平的政敵。

第三,「口是心非、陽奉陰違,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兩面人、兩面派」,「任人唯親、任人唯利、拉幫結派、搞小團夥小圈子」。這些用詞似曾相識,此前官方在猛批周永康的時候都曾出現,而當時官媒也曾暗示周永康涉及政變。

而在王小洪的講話中稱:加強對「一把手」決策權、用人權、財務審批權等的監督,使「一把手」習慣在監督的狀態下工作生活。

這其實透露出孫力軍配置提拔了自己的人馬,調動大量資金可能在做與習中央對抗的事情。

黨中央對孫的查處「非常及時」,也隱含出孫力軍很有可能參與了中共內部反習勢力一段時期以來的倒習活動。

綜上所述,孫力軍是中共江派人馬,也是中共倒習勢力的前台操盤手,可能正在實施習近平政敵長期實施的政變行動。

周永康已經落馬6年,從中央到地方,從軍隊到政法系統,清除周永康餘毒清了6年,難道還沒有肅清?誠然,當初江派勢力樹大根深,包括公安部、外交部過去20多年來都由江派人馬把持,但是,這都不是目前習近平危機的根本原因。

習近平反腐到周永康之後,為了保黨,與江澤民妥協,沒有一鼓作氣拿下江派的最後大佬曾慶紅和江澤民,放虎歸山,造成所有手中握有權力的江派人馬都在伺機而動,反習倒習行動不斷。

更為嚴重的是,習近平正在接過江澤民的留下的兩大政治遺產,其實也是兩大黑鍋。一是江時代造成的中共官場系統性腐敗的惡果,一是江澤民發起的迫害法輪功信仰群體的血債。

江澤民一日不抓,習近平就一日不能卸下這兩口黑鍋。如果持續下去,一旦中共倒台,習最終將背負黑鍋和血債,結局悲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