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4月22日。

小時候聽過一個故事,說河邊有條船正要起航,最後一刻,急急忙忙上來一個人,發現沒地方坐了。他對旁邊的人說,大家擠一下,給個他個座位。因為坐滿了,大家不太願意,這時這個人說,我的屁股是尖的,很小,只要一點地方就好了。大家聽他這樣說,就擠了個位置給他。結果走了一段路之後,這位先生趁著各種機會擴大屁股的範圍,最後乾脆趟下了,佔了很多位置。

別人問他說,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兒?不是說屁股是尖的,做不了多少位置嗎?他很認真地回答,正因為屁股是尖的,所以坐不住,必須要躺下才行。

小時候聽這個故事,當然是個笑話,覺得很好玩。長大後才知道,其實這樣的人其實很多的。

昨天,有個朋友談到香港問題的時候,又說了這個故事。

這幾天,具體發生在香港的事情,新聞上說了很多,我們就不多重複了。基本上,最嚴重的問題,是香港人突然發現,作為香港小憲法的基本法,大家原來的認知,包括香港左派的認知都是錯誤的。一國兩制,北京不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原來並不是真的這樣,中聯辦和港澳辦,原來是有權,可以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的。

朋友重提笑話,指的是中共在香港慢慢擴大地盤,擴大對香港的權力,說的是這個中共的所謂釘子精神,用最小阻力的地方先進入,目的是慢慢擠進來,最後佔據更大的地盤。

我對香港前景一直都很悲觀,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太了解中共的思維方法,清楚他們的行動模式。1997年的時候離開香港,就是因為完全不信任中共一國兩制的承諾,不是不信任當時具體的領導人,而是對這個體制,這個制度的不信任。

中國儒家學說有一個核心,就是所謂中庸。中庸的意思,是做人做事要知止,到什麼地方為止,不要過線。孔子當時講的所有東西,都是對君子說的,禮不下庶人嘛。也就是說,是對社會上層統治者說的。因為在那個制度下,上層的統治者擁有幾乎不受限制的權力,想幹什麼?或者想要什麼?想怎麼幹?或者要多少?基本都可以自己說了算。所以孔子認為社會安定繁榮,一個基本的要素,是這些王公大臣,這些君子,必須知止,自己限制自己,不能過分。

至於一般小人,基本就不作要求了,小人窮斯濫矣。小人沒有原則,窮的時候就什麼破事都做。還有『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親近他對你不尊重,遠離他就怨恨你。所以就對不起,『禮不下庶人』了。

孔子不知道,未來有一個社會,就是由小人統治的。

香港這個基本法,因為最終的解釋權在北京,在中國人大,所以道理上也是這樣,要求北京知止。這次,港澳辦和中聯辦自己就解釋了,等於是一個中央派出的機構,自己解釋基本法的條文。然後大家突然發現,基本法原來不是大家認定的那個意思,變了。而且香港人都知道,即使是去申請人大解釋,肯定也會和中聯辦一樣的。如果他們願意的話,解釋成相反的意思,也沒什麼困難。

香港特區政府一日內,就中聯辦的角色發了三次聲明,最後改成和中聯辦一致。我們先不說中共顯然已經控制了港府,把港府當成一個傀儡,這個行動本身,說明以前香港社會的普遍認識,包括香港特區政府在內,都認定中聯辦確實是不得干預香港的中國大陸機構。但現在突然變了,香港政府、香港社會、香港法律界,包括香港的親中共勢力,都錯了23年,誰都沒有發現。而且這23年之中,香港政府還出過公報,直接說明過這個問題,就是說明中聯辦是基本法22條規定的中央政府部門,受基本法22條,不得干預的條文限制。

所以,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其實是香港的一場憲法危機。香港社會原先基建與這個憲法上所有認知和行動,都是錯的。

那麼很簡單,香港人調整認知,行動上、計劃上都必定要進行大調整。可以肯定,香港社會會出現很大混亂,程度遠遠超過去年所謂反送中運動,深度上必定對香港整個地位,包括在中國的地位,在國際的地位,都有很大衝擊。

我們以前一直談北京中共最高層,和港澳系統之間的認知差距。有人問說,是否港澳系統會更激進,所以造成北京勉為其難?是的,在某些具體政策上可能是這樣,但在全面控制香港社會這方面,北京比中共港澳系統會更緊張。也就是說,中央要控制住香港,但不要影響大的全盤性的戰略格局;而港澳系統的官員,則不太考慮全盤,希望能夠全盤控制,哪怕有糟糕的後果也不管。

一旦過了某些界限,北京的顧慮可能就不存在了。

其中一個顧慮,就是國際影響,包括政治、外交和經濟上的影響。現在這個國際局勢,反而可能促使北京不太顧慮香港產生的影響了,因為有更大更直接的事情,就是這個中共病毒全球擴散,對中共的全盤產生更直接的影響了。相對而言,香港的地位就沒那麼重要了。

以前,香港憑藉的是國際干預制裁,現在全球都要制裁中共,所以制裁反而失效了。拿著刀子沒有砍下去的時候,讓人最害怕,一旦砍下去,開打了,刀反而沒那麼可怕了。

中共落實承諾的記錄很糟糕的,一般不超過十年,一定變。

我們來比較一下。國共內戰的時候,中共進軍長江流域前,發出的聲明是保護資本家財產。以上海為例,真正動資本家是三反五反和接著的公私合營,時間大概是8年,1949年到1956年。然後上海就進入了四十多年的完全停滯。
另一個是西藏。1951年西藏和中共簽訂17條,那是第一個中共的全面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協議,西藏還可以有自己的軍隊。然後中共加速修建兩條公路,運兵、運武器進入西藏,到1959年,西藏發生起義,中共稱暴亂,中共軍隊全面開戰,全面控制西藏,時間是8年。

相比之下,中共拿回香港主權已經快23年了,香港人用自己的方式,用和平的方式,已經堅持了23年了。

中共歷史上,從來沒有對和別人的協議認真過,因為根據他們的辯證法,世界是運動的,事物是發展的,環境會變,條件會變,所以要根據變化來做政策調整。至於說承諾,條約,法律、協議,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實力對比,是利弊權衡。

香港這件事情,我相信廖承志、鄧小平他們是真心的,只是,他們也是共產黨,一旦環境和條件發生改變,實力對比發生了變化,他們同樣會毫不猶豫地改變政策,改變承諾。去年,中國外交部的人說,中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香港人和外國人都大驚失色,認為不可思議。但這總說法這種講話,在中共內部看,是完全自然而然的。他們不但這麼對自己,也用同樣的方法去看別人,認為其他人也和他們一樣,隨時變化有關的協議和承諾。正因為有這種思維模式,所以才會有中共的鬥爭思維模式。

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人如果沒有底線,什麼法律、協議、承諾都沒有用。我知道,大部分人會去基本法條文裡面仔細研究,這一條是這個意思,那一條是那個意思。可是,按照中共的說法,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能被尿憋死嗎?

法律是邏輯,邏輯有共識概念的,大家都認可黑和白的概念認知。但共產黨有個東西叫做辯證法,黑白不是絕對的,如果界定黑白,要重新來,當他有解釋權的時候,你會發現原來黑白是顛倒的。這不是說原先他對黑白認識錯了,而是他早就知道可以隨意自己去定義黑白。

昨天看了港澳辦的講話,他說: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所以中央有權云云。什麼是高度自治?港人理解是,除了軍事和外交,其他一切事務香港人自己管理。但現在他重新定義,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意思是,你們說那個是完全自治,所以中央有權介入香港內部事務。

中共有一批人拿高薪專門從事這種文字和概念的遊戲,他們都是辯證法的高手,其實就是詭辯高手。香港認知的基本概念,包括民主、自由、法治等等,他們都早就有了一套自己的解釋和說法。

對中共來說,重要的是槍和刀。槍,就是香港駐軍,有軍隊;刀,就是警察。幾乎可以肯定,香港警隊中已經有中共的秘密支部,不少高級警官近年去大陸培訓,其中不少人可能已經入黨,成為中共黨員了。

香港人,未來一段時間,將面對非常艱難的局面。

2007年,我為新紀元雜誌寫過一篇文章,談到香港問題。我認為香港民主化是一個假命題,只要中共存在,香港的自由、民主和繁榮都不可能。所以香港的民主運動,只能也必須是中國的民主運動的一部分,否則絕無可能。

很多香港人認為,要堅持井水不犯河水,事實上,井水犯不到河水,而河水早就犯了井水了。中共早就設好了這個單向的機制,港人以為可以自保,那就太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