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衝擊下,體育產業也陷入寒冬。據美媒報道,NBA將從5月15日起,每個發薪日扣除球員25%的工資。3月12日,在多名球員被確診感染後,NBA宣佈全面停賽。總裁施華(Adam Silver)日前表示,聯盟和球隊已毫無營收可言。專家預估,NBA最終損失金額可能將高達10億美元。

NBA,國家籃球協會(英語: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是北美的男子職業籃球聯盟,由30支球隊組成,其聯賽被視為世界最高水準的男子職業籃球賽事。疫情之重創是NBA在其全球發展史上遭遇的最大危機。

大紀元特稿指出,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NBA因中共病毒而停擺,絕非偶然。30年來,這個體育機構在商業化的道路上越來越向中共靠近,今日的危機向NBA和其它親共組織敲響了警鐘。

NBA依賴中國市場

前NBA總裁大衛·斯特恩是該聯盟全球化的推手。1987年冬天,斯特恩帶著NBA比賽的錄相帶,前往北京央視,他在苦等了40多分鐘後,與央視達成第一次合作,由此敲開了中國市場的大門。此後,NBA在這座「金礦」裏不斷淘金,在不知不覺中被中共以利益捆綁。

美國HoopsVibe網站曾評出NBA五大海外市場,中國市場高居首位。根據霍士(Forbes)數據,NBA2017/18賽季的總收入為80.1億美元,其中超過10%的效益來自中國市場。自2008年以來,NBA在中國的業務每年都以兩位數的速度增長。

NBA在大陸的營收主要來自現場比賽門票、網絡和電視轉播、企業贊助和廣告等。據陸媒引用的非官方統計數據,NBA每年在中國賺取超過6億美元的淨利潤。

2015年,騰訊公司同NBA簽訂了為期5年的合作協議,以5億美元獲得大陸地區NBA獨家網絡播放權。2019年7月,騰訊體育與NBA續約,續約金額為5年15億美元,是上個簽約周期的三倍。中共央視是NBA在中國的獨家電視轉播方,每年轉播費用大概是5億人民幣,大約折合7000萬美元。

公開資料顯示,NBA在中國的贊助商至少有30家以上,包括球衣和球款贊助等等,其在大陸的官方合作夥伴包括聯想、海爾、蒙牛、李寧、匹克等品牌。

為了吸引華人球迷,NBA的一些球隊連續多年舉辦「中華之夜」活動,中共駐美大使等外交官經常受邀出場。例如,2019年2月6日晚,布魯克林籃網隊副總裁傑夫·甘布爾、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黃屏、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主席蔡崇信一起在巴克萊中心「中華之夜」活動上亮相。此類互動體現了NBA對中共的迎合,把商業氣息和中共的政治宣傳帶到了籃球場。

2019年9月18日,蔡崇信完成了對布魯克林籃網和巴克萊中心的全資收購,成為籃網及其附屬球隊的擁有者和巴克萊中心的主席,其中收購籃網共耗資23億美元。這一動作顯示出,中方並不滿足雙方分紅,而是著眼於對NBA的控制權。

莫雷事件——中共壓制西方言論自由

去年10月4日,NBA侯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利(Daryl Morey)貼出支持香港的推文,引發軒然大波。火箭隊所有人蒂爾曼·費爾蒂塔(Tilman Fertitta)立即表示,莫雷的言論不代表該隊:「我們不是一個政治組織。」NBA在最初的官方聲明中使用了「令人遺憾(regrettable)」一詞,被視為向中方屈服。

10月6日,中共駐侯斯頓總領館向火箭隊提出「嚴正交涉」,要求該隊澄清和糾正錯誤。同時,中國籃協、央視體育頻道、騰訊體育等中國合作方相繼暫停或中止與火箭隊的合作。多家中國贊助商也宣佈與侯斯頓火箭隊解約。包含「火箭隊」關鍵詞的商品被從京東、淘寶等平台下架。

NBA在後續的官方聲明中表態支持莫雷的言論自由。去年10月17日,在紐約《時代》周刊的健康峰會上,NBA總裁施華談到,中方要求他們解僱莫雷,「但我們明確表示,這是不可能發生的。我們甚至都不會處罰莫雷。」他澄清說:「我沒有道歉,「我覺得自己在堅持底線,我不會處罰這件事的人,但還是很多人批評我們屈服了。」

儘管如此,NBA的表現遭到了美國兩黨議員的抨擊。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於10月6日發推說,「為了追求金錢,NBA正在開倒車。」他還表示,人權不該被賤賣,NBA不該成為中共言論管控的幫兇。

在風波當中,中共官方在網上對NBA進行聲討和威脅,稱:NBA這回「虧大了」,付出了「真金白銀」的代價。這種表述的背後,是中共企圖以金錢壓倒人權的合作邏輯。

結語

從去年10月至今,NBA遭遇兩次源於中共的危機,蒙受了巨大的損失。莫雷事件帶出了利益與良知的考題,而2020瘟疫則凸顯中共謊言對健康生命的嚴重危害。

現實表明,在中共主導的市場裏,正當的商業原則先天缺失。與中共共舞,意味著接受腐敗、假相,向暴政臣服。誰要是敢於維護正義,中共就隨時凍結市場、予以封殺。那些金錢至上、一味討好中共的機構、組織和政府,因為放棄了良知和道義原則,終將面對慘敗,他們原先賺得的巨額財富也將化為烏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