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被關押4年9個月,獲釋後仍被控制在濟南強制隔離,無法回北京見妻兒。王全璋2020年4月20日首次見到自己的律師謝陽,同一天他也首次接受香港有線電視的視訊採訪。他說,從被羈押到現在已經過了4年9個月,自己始終沒有認罪,也不後悔做維權律師。

在香港有線電視的採訪中,王全璋看起來比較消瘦,比被捕前蒼老了很多,他表示他一直有想念妻兒,第一個想見他們。

王全璋還表示,被關押的4年多里,自己始終是沒有認罪,這也是自己做人的一個準則。

「沒有放棄自己的立場吧,從2016年、2017年、2018年這幾年,他們一直在做相應的工作,但是我不會拿原則妥協,做交易。這是我執業的一個認識,或者是做人的一個準則吧。對我來說,我並不是說自己甚麼了不起,或者做甚麼英雄,我沒有這麼想。」

王全璋表示,自己從沒有後悔做一個維權律師,「沒有甚麼後悔的,這本身是我作為一個律師,應該做的事情。其他人權捍衛者經歷過(迫害),我(想到)也可能會遇到,但沒有想到會是以這種方式,或者也沒有想到會來的這麼快,這可能是我做的還不夠多,不夠好。」

4月20日上午,曾在709案中遭受酷刑的謝陽律師專程從長沙前往濟南看望王全璋。謝陽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他見到王全璋後,一度因拍照遭社區官員阻止,對方強令謝陽刪除照片,後謝陽準備帶王全璋到外面就餐時再遭保安阻攔,在謝陽力爭下王全璋獲准與謝陽外出。

20日,謝陽律師專程從長沙前往濟南看望王全璋(如圖)。(推特)
20日,謝陽律師專程從長沙前往濟南看望王全璋(如圖)。(推特)

謝陽表示,經過5年的羈押,王全璋的神態明顯比以往蒼老了很多,到現在還沒有回覆到以前的精神狀態。事情發生以後,家屬持續受到傷害。他很擔心家人,不想他們繼續受到傷害,所以他肯定是有顧慮的。

20日晚,李文足發推文稱,謝陽當晚本打算住下來,陪王全璋喝酒聊天,但警察闖入家中騷擾,強硬趕走了家中的客人。

李文足還指,聖井派出所的警察終於把手機歸還給了王全璋,王全璋才可以拿著手機自由的通話,和謝陽律師取得聯繫見了面,還接了很多朋友和記者的電話。

(李文足推特)
(李文足推特)

「隔離期滿」 回北京仍受阻

據香港有線電視報道,王全璋當天在謝陽陪同下,到派出所辦理身份證,但對於何時才能真正自由,他說仍然要努力。

王全璋透露,他釋放後,當局仍給他宣佈了一個被剝奪政治權利的告知書,加入了一些限制,「不希望我去北京,或者說不能去北京」,他表示自己正在交涉,因為這沒有任何的法律依據。

王全璋也感謝各界對自己案件的關注,以及對其家人的照顧,還稱若條件允許的話仍會繼續做律師。

現年44歲的王全璋是大陸著名的維權律師,曾代理過包括法輪功、土地維權案等大量敏感案件。他在2015年709被抓後,超過一千多天沒有音訊,期間遭受酷刑。妻子李文足不間斷的為丈夫奔走呼籲,「千里尋夫」,剃髮抗議,引起國際關注。

直至2018年2月,他被中共以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同年12月在天津二中院秘密庭審,2019年1月28日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半。

今年4月5日,王全璋律師出獄,但被當局強制送往老家山東濟南的一處房屋「強制隔離」14天,電話都要被沒收。如今隔離期限已滿,仍被拒絕回到北京同妻兒團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