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4月20日,全澳共有42.4萬人進行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測試,累計確診6,612人,其中4,230人已痊癒、70人死亡。

20日單日新增確診病例26例,比3月28日的峰值數字(460例)減少了400多例,且在自4月12日以來的過去一周,澳洲的新增病例更是日均低於50例。

(圖源:www.covid19data.com.au)
(圖源:www.covid19data.com.au)

新州首席衛生官查安特博士(Dr Kerry Chant)3月12日曾預計,按照當時的爆發趨勢,僅在新州就將有150萬人感染中共病毒。顯然目前的數字與查安特的預測相去甚遠。

沒有封城、沒有封區,禁足令下,很多人出門上班、鍛鍊、到戶外遛狗等活動,仍隨處可見。是甚麼原因使得澳洲在短短二十幾天就控制住了中共病毒的新增病例,使3月下旬井噴式的暴增趨勢驟然平緩下來了呢?

縱觀澳洲上至總理、內閣,下至普通民眾對中共的態度,答案非常明顯:拒絕中共,就可以成功拒絕中共病毒。

澳總理堅稱病毒源自中國 內務部長拒絕中共無理要求

2020年4月3日,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媒體發佈會上重申,「(中共)病毒起源於中國,並傳播到全世界。」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Sam Mooy/Getty Images)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Sam Mooy/Getty Images)

早在武漢疫情爆發初期,莫里森就於1月22日正式宣佈從湖北武漢疫區撤僑;2月1日下午,為了遏制病毒在本國傳播,莫里森首次宣佈對來自大陸的中國人和14天內到訪過中國的外籍人士實施旅行禁令,該禁令延續至今;2月1日,澳洲航空公司(Qantas)宣佈,從2月9日起停飛中國大陸的所有航班,以防止疫情向澳洲擴散。

澳洲政府比世衛組織早兩周宣佈了疫情的大流行,卻因對中國遊客關閉邊境而受到中共攻擊。

2月14日,澳洲內務部長達頓(Peter Dutton)強硬拒絕了中共要澳洲取消旅行禁令的無理要求。他說:「我們有責任保護澳洲人的安全。」

澳多名部長向中共施壓 要求其公開病毒源頭

4月19日,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表示,澳洲政府希望對Covid-19(中共病毒)的起源、病毒剛開始在武漢爆發時,中共以及世衛組織在應對疫情大流行中的作用進行國際性獨立調查,而且調查要對所有國家「透明」,避免「讓偷獵者來當獵場看護人」。

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ANDREW TAYLOR/AFP via Getty Images)
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ANDREW TAYLOR/AFP via Getty Images)

佩恩說:「在美國已提出的與世界衛生組織有關的擔憂上,我們與美國的看法是相同的。」

同日,澳聯邦衛生部長亨特(Greg Hunt)在發言中也支持外交部長佩恩的呼籲,並對世衛組織對危機的處理進行了批評。他說,「當我們在2月1日實施對中國的旅行禁令時,遭到了一些來自日內瓦的官員和世界衛生組織的大量批評。」「作為一個國家,我們做出了自己的決定。」

澳聯邦衛生部長亨特(Greg Hunt)。(Sam Mooy/Getty Images)
澳聯邦衛生部長亨特(Greg Hunt)。(Sam Mooy/Getty Images)

對於這個問題,澳聯邦內務部長達頓(Peter Dutton)在4月17日說,「(世界)有個與其它經濟體的透明機制不一樣的共產黨時,這是個問題。」

澳聯邦內務部長達頓(Peter Dutton) 要求中共公佈有關疫情源頭的真相。(Tracey Nearmy/Getty Images)
澳聯邦內務部長達頓(Peter Dutton) 要求中共公佈有關疫情源頭的真相。(Tracey Nearmy/Getty Images)

達頓要求中共公佈有關疫情源頭的真相,因為那些失去親人、遭受病痛折磨的人有權知道真相,而且這並不是甚麼過份的要求。

同日,澳洲前外交部長唐納(Alexander Downer)在澳英商會(Australia-UK Chamber of Commerce)於網上召開的一個研討會上要求中共公開在全球大流行之前中共病毒在中國爆發的源頭真相,以免「激起世界的憤怒」。

達頓還以強烈的措辭指責世衛組織,指出中共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是針對該聯合國機構不為全球利益服務的一個警鐘。

澳洲財政部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也於4月16日表示,澳洲將利用其作為世衛組織成員國的資格推動改革。

包括澳洲自由黨參議員帕特森(James Paterson)、工黨參議員基欽(Kimberley Kitching)、自由黨議員威爾遜(Tim Wilson)、自由黨參議員斯托克(Amanda Stoker)、曾任高級外交官的自由黨議員沙馬(Dave Sharma)、南澳自由黨參議員安蒂克(Alex Antic)、工黨議員希爾(Julian Hill)在內的澳洲兩大黨聯邦議員也都就此向政府施壓。

此外,澳洲外交與貿易部發言人還表示,「我們支持台灣以非會員身份加入,這符合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

澳洲反對黨外交事務發言人、工黨參議員黃英賢(Penny Wong)說,政府總體在「對台問題上保持兩黨一致的方針」。

鼓吹中共「抗疫成功」 澳議員遭轟被迫辭職

4月2日,聯邦內務部長達頓(Peter Dutton)強烈譴責新州上議院工黨議員莫索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鼓吹中共「抗疫措施成功」的言論,指其為中共背書不可取,莫索爾曼必須辭職;前工黨通訊部長康羅伊(Stephen Conroy)則指莫索爾曼是工黨的「恥辱」。

《澳洲早報》的一篇題為「新州工黨有個農村白癡——紹奎特‧莫索爾曼」的文章中寫道,莫索爾曼「此時竟敢這樣公開講,表明他完全脫離了現實,或者是對中國共產主義的熱愛使其大腦變得脆弱了」。

兩周前,莫索爾曼在輿論壓力下,向新州議會遞交了辭去上議院議長助理的辭呈。

中共隱瞞疫情真相欺騙世界 議員強烈批評

中共病毒在澳洲蔓延期間,中共欺騙世界引發各界反思,澳洲各個黨派的聯邦及州議員接連嚴厲批評中共。

4月1日,澳洲一國黨(One Nation)聯邦參議員羅伯茲(Malcolm Roberts)為一則推文配圖並加標題「中共在撒謊,人民在死亡」。這條推文獲得了逾11.6萬個贊,以及超過1.3萬條民眾的評論。

澳洲聯邦參議員羅伯茲(Malcolm Roberts) 4月1日發佈了一則關於就疫情蔓延應問責中共的推文引發民眾的共鳴。(Getty Images)
澳洲聯邦參議員羅伯茲(Malcolm Roberts) 4月1日發佈了一則關於就疫情蔓延應問責中共的推文引發民眾的共鳴。(Getty Images)

澳洲聯邦參議員羅伯茲(Malcolm Roberts)的推文。(推特截圖)
澳洲聯邦參議員羅伯茲(Malcolm Roberts)的推文。(推特截圖)

羅伯茲認為,「社會主義者本質上就尋求控制,因為沒有市場力量監督他們的責任、評判他們的決策。社會主義勢力一向逃避責任,而共產主義勢力則更糟。」

同日,針對中資企業搶購本地緊急醫療物資運往中國,澳洲政府宣佈,澳洲邊境執法局依照新法有權沒收這些送往海外的必需品。

與此同時,工黨參議員基欽(Kimberley Kitching)表示,長期以來,中共在全球舞台上的行為就是在做買賣。「澳洲人不會接受北京向其在全球的公司老闆呼籲,將緊急醫療物品運回大陸,然後通過『卑鄙的外交』將自己定位為慈善家的做法。」

工黨議員希爾(Julian Hill)說:「人們應該對中共最初的掩蓋行為及其未能給世界更多的時間應對而感到憤怒,這與蘇聯和切爾諾貝爾(事件)是一樣的。」

自由黨參議員斯托克(Amanda Stoker)表示,「當這些事實還在被掩蓋時,中國(中共)稱自己是『負責任』的說法是不能被接受的。」

聯邦自由黨議員威爾森(Tim Wilson)說,「隨著各國人口健康和經濟發展開始穩定,我們將有理由把注意力集中到中共這一罪魁禍首以及它給世界造成的痛苦這點上。」

澳洲自由黨參議員帕特森(James Paterson)表示,「我們知道病毒的來源,並且我們不會忘記它。」

3月21日,澳洲維州上議院議員、聯盟黨上議院黨鞭斐恩(Bernie Finn)在面書上發表醒目帖文,「中共政權不是澳洲的朋友。我們永遠不應該再信任它!」

3月28日,斐恩議員再次就「中共小丑」傳播病毒一事在面書上發帖:「它(中共)撒謊、掩蓋疫情,並造成武漢病毒(中共病毒)不僅殺死了自己的人民而且肆虐全世界。」他對《大紀元時報》表示,國際社會應當和平解體中共。

澳洲保守黨創始人貝爾納迪(Cory Bernardi)認為,澳洲作為主權國家必須自強,「在過去的十多年裏,我們對中共的妥協帶來了一連串的後果,我們讓他們將南中國海軍事化;我們看著他們損害了我們的國家安全,我們知道中共對其國內發生的事不說真話。」

沃加沃加市討論終止與昆明的友好城市關係

日前,澳洲新南威爾士州最大的內陸城市沃加沃加市(Wagga Wagga)正在討論是否應終止與昆明的友好城市關係。

沃加沃加市議員馮內爾(Paul Funnell)在動議發言中表示,中共政府「以謊言、託辭和掩飾為樂」,「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給世界帶來死亡和毀滅」。

「這份動議報告呼籲與共產黨政權斷絕官方聯繫,從而支持本市市民,這符合我們的利益,並為其它城市樹立一個榜樣,中國(中共)當局的態度是不可接受的。我們必須結束這種關係,而不是縱容這種行為。」

對於可能被扣上「種族歧視」帽子的風險,馮內爾聲明說:「共產主義根本不是甚麼種族。」

中共重開華南海鮮市場 澳不贊同

4月14日,澳洲總理莫里森表示,對世衛組織支持中共重開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行為感到「難以理解」,工黨領袖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對總理表示支持;聯邦衛生部長亨特(Greg Hunt)也對中共的行為感到不安。工黨議員卡利爾(Peter Khalil)也擔心這種「荒謬的」行為會再度讓全世界遭殃。

自由黨議員、澳洲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哈斯蒂(Andrew Hastie)反問道:「我們真能相信中國共產黨無法關閉海鮮市場嗎?面對國際上的反對浪潮,他們能在南海建人工島,關閉海鮮市場應該是輕而易舉的,這只是他們願不願意的問題。」

澳議員籲與中共脫鉤 掀起對中共的追責風暴

4月15日,澳洲自由黨聯邦參議員威爾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表示,澳洲需要停止對中國貿易的「依賴」。一旦大瘟疫結束,澳洲應考慮在貿易關係上與中共政權「脫鉤」,她說:「(這)是澳洲人民所期望的。」

澳洲自由黨聯邦參議員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表示,一旦大瘟疫結束,澳洲應考慮在貿易關係上與中共政權「脫鉤」。(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面書)
澳洲自由黨聯邦參議員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表示,一旦大瘟疫結束,澳洲應考慮在貿易關係上與中共政權「脫鉤」。(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面書)

西澳自由黨聯邦議員哈斯蒂(Andrew Hastie)說:「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反映出我們面對來自海外政權的脅迫,在戰略上顯得如此脆弱。」

哈斯蒂質問,為甚麼1月23日中共在國內採取封鎖時,仍然允許人們出國,將病毒傳染到世界各地。「人們需要答案。」

4月16日,澳洲聯邦參議員安蒂克(Alex Antic)對《大紀元》說,中共缺乏責任追究制度的體制讓中共病毒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澳洲聯邦議員安蒂克(Alex Antic)。(Alex Antic提供)
澳洲聯邦議員安蒂克(Alex Antic)。(Alex Antic提供)

他呼籲政府及個人與中共劃清界限,「只有像中共這樣的政權才會抱有這種看法,儘管它知道一旦人們知道其掩蓋真相,必將進行強烈抗議,但它還是會採取這種手段,緊鎖門窗以確保世界各國不會發現(疫情爆發),這種做法對獨裁政權來說是非常普遍的。」

國際社會應借鑑「紐倫堡審判」向中共索賠

澳洲資深法學家、澳洲人獎獲得者弗林特教授(Prof David Flint AM)表示,「國際社會應借鑑『紐倫堡審判』,讓中共賠償。」

紐倫堡解決方案是根據邱吉爾、羅斯福和史太林簽署的《莫斯科宣言》建立的,目的是將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納粹罪犯交付給指控人,以求伸張正義。

弗林特教授建議,志同道合的大國應該訂立一項條約,由美國主導,和其它主要歐洲受害國家共同建立條約,成立一個類似紐倫堡那樣的法庭來審理導致這次瘟疫蔓延的責任方,並決定如何評估損失、如何落實賠償。「如果中共拒絕支付賠償金,借鑑紐倫堡協議,各國可以要求扣壓中共在海外的資本,迫使中共面對各國的訴求。」

3月31日,澳洲國家黨眾議員克利斯坦森(George Christensen)對媒體表示,建議可以收回有政府背景的中資企業持有的土地,以作為對疫情損失的賠償。

疫情帶來重大損失 議員反思澳中貿易關係

國會情報與安全聯合議會委員會主席、工黨議員拜爾恩(Anthony Byrne)表示,「這場危機暴露了全球供應鏈中的巨大斷層,並說明了為甚麼我們需要在某些戰略領域內,具有自己的必需品生產能力。」

曾任高級外交官的自由黨議員沙馬(Dave Sharma)說:「這場危機特別表現在教育和旅遊業方面,我們危險地依賴了單一市場,即中國市場,特別是海外學生,旅遊業也是如此。」

前外長畢肖普(Julie Bishop)也表示,澳洲與中國的關係正在「不斷的調整中」,當疫情結束後,「許多國家將尋求多元化,也許會把更多的關注集中在國內的供應鏈上。」

上個月,聯邦財政部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宣佈,自3月30日午夜起,政府對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國家的收購審查起點降為零,所有收購澳企的海外買家,都需經過澳洲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IRB)的審批。

澳洲聯邦財政部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Tracey Nearmy/Getty Images)
澳洲聯邦財政部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Tracey Nearmy/Getty Images)

此外,今年1月,包括澳洲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在內的自由黨和工黨議員空前聯合起來,呼籲英國首相仿傚澳洲,禁止華為參與5G網建設。

2月24日,前澳洲昆士蘭州資安部長沃克(Ian Walker)表示,中資企業的滲透威脅了國家安全。

同月,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網絡安全分析師賴安(Fergus Ryan)警告年輕用戶的父母,由中國公司研發的短影片軟件抖音(TikTok)從使用者身上收集了海量數據。澳洲聯邦議會將在今年晚些時候以聽證會的形式來審查抖音。

揭中共醜聞 澳各大媒體報道不斷

近期,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媒體,都不再避諱在疫情報道中談及中共,呼籲追究中共罪責和調查病毒源頭的新聞不斷出現在各大媒體的報道中。

知名媒體人帕納西(Rita Panahi)在一個月的時間裏多次撰文抨擊中共,指出「無能、不誠實和輕率恣意」的中共政府向全球釋放了這一致命病毒,並警告說:「中國(中共)不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共產主義政權不關心我們的最佳利益,也不擁抱民主、言論自由和自由貿易的價值觀。一個壓迫其國民、恣意對人民實施拘留和酷刑、從事政治迫害、殺害異見人士並建立了一個北韓式『社會信用制度』的政權是不可信的。」

知名政治評論員、前澳洲總理艾伯特的幕僚長克萊德林(Peta Credlin)指出,在疫情過後,世界各國必須「徹底重新思考」和中國的關係。她寫道:「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結束後,我們有學不完的經驗教訓。如何以一種更加自重的方式與中國(中共)打交道應該是頭等大事,這需要我們的左右兩派政黨進行大量的深度自我反省。」

病毒激起澳洲民憤 網民齊聲討伐中共

網民John William Clift說:「每一天,中共都證明它是在破壞正義,沒有人應該支持這樣一個腐敗的政權,從上到下,大多數中共領導人在金融領域的關鍵位置上都有自己的親屬,使他們的政權具有合法性。」

「在我們這裏,對民主的最大威脅就是中共的最終目標,他們花錢滲透進來,最終要佔領整個環太平洋。」

網民Gerard Moore說:「(中共)這個本質上邪惡的政權,世界現在才開始認清它。多年來,那裏發生了成千上萬起虐待民眾的事件,而世界其它地方幾乎沒有反對的聲音。真太可悲了!」

網民Peter說:「永遠不要相信中共。共產黨是世界撒謊專家。」

網民Nikolai Romanov說:「也許(中國)人民應該再次鼓起勇氣,以人民的名義指控中共犯下侵害人民罪。人民比政府人數更多,人民應該站起來並做出改變。」

網民Malhotra Mel說:「各個國家是時候聯合起來,剷除中共及其所作所為了。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就是個笑話。」

網民Marie Ruru說:「所有國家都應該聯合起來起訴他們(中共),他們的目標就是要統治世界,在世界範圍內將每個國家都變成共產主義國家,並接受他們的統治。」

「他們(中共)所說的一切都是邪惡的謊言,太邪惡了。起訴、起訴、起訴它。讓他們對自己的行為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