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全球蔓延之際,中共(CCP)正在利用其掌控的面書(Facebook)和Instagram的帳戶攻擊美國。這些帳戶擁有數千萬真真假假的追隨者,通過廣告形式傳播虛假信息,攻擊特朗普總統並企圖歪曲有關中共病毒瘟疫大流行的歷史。

這些廣告通過中共控制的官媒,其中包括《環球時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和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向英語觀眾播放。

這是中共虛假宣傳活動的又一次升級。正如史丹福大學互聯網觀察台的研究主管蕾妮·迪瑞斯塔(ReneeDiResta)指出的那樣,2019年的中共媒體廣告主要包括「大熊貓和小貓的友好圖片……以及誇張了的讓人感覺良好的政治故事。」

中共利用面書廣告傳播虛假信息

情況在2月份發生了變化。

迪瑞斯塔研究了數百個中共媒體廣告,他在《大西洋》雜誌裏寫道:「這些廣告開始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有了更多的描述,並稱讚習近平的領導力,強調中共遏制這種瘟疫的能力。」「到3月份,廣告內容流露出了對特朗普總統使用「中國病毒(中共病毒)」一詞的憤怒情緒。」

只要廣告不註明政治傾向,面書界面就無法顯示相關信息,如廣告是針對誰的、誰贊助的。但是最近面書開始對廣告進行標註。一些廣告可以在面書和Instagram的廣告庫裏查到廣告的相關信息。

4月13日,《環球時報》刊登了這樣一則廣告,「特朗普總統在控制瘟疫方面似乎不夠有耐心。……總統和他的團隊仍在誤導美國民眾。」3月20日在中共新華社刊登的廣告中寫道:「寫在紙上的種族歧視」,指的是特朗普在他的講稿上劃掉「冠狀」兩個字並將其替換為「中國(中共)」。

3月27日至4月2日在《環球時報》上刊登的一則廣告說:「從一開始,中國(中共)控制(中共)病毒瘟疫的努力就遭到了不斷的誹謗和污名化……#西方謬論被揭穿。」該廣告沒有免責聲明。

中共政府打種族主義牌被美國媒體越來越關注,它聲稱把病毒稱作是「武漢病毒」是種族歧視,儘管事實上,中共官方體都使用了「武漢肺炎(病毒)」這一詞,正如在新華社和《環球時報》報道中看到的那樣。以前的疾病,例如伊波拉病毒,寨卡病毒,西尼羅河病毒,青檸病和西班牙流感,都以病毒出現的地方來命名。

攻擊型廣告是中共超限戰另一關鍵環節

大西洋智囊的數字時代研究室常駐研究員艾默生·布魯金(Emerson Brooking)告訴《大紀元時報》,大量的政治廣告是中共試圖利用科技媒體(對美國民眾)施加影響力的「自然選擇」。例如,《環球時報》在其官方面書帳戶上擁有超過5200萬名追隨者,而相比之下,《紐約時報》只有1700萬名追隨者。

布魯金說,中共試圖放大其它國家處理疫情的不足之處,好為(中共)自己開脫應對疫情時的拙劣表現,並逃避被追究責任。

美國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沃爾特·洛曼(Walter Lohman)表示,攻擊型廣告是中共超限戰的另一個關鍵環節,從中共的角度說,「這關係到(中共)生存的問題。」攻擊型廣告,中共超限戰,社交媒體

洛曼對《大紀元時報》表示:「《華盛頓郵報》等媒體因刊登《中國日報》的廣告而受到譴責,但這些社交媒體廣告被標記為「廣告」。「這些社交媒體廣告是不同的,因為它們沒有被標記為廣告(出處和來源也不總是標明的)。」

社交媒體平台一直是中共用來宣傳的主要工具。上個月,《新華新聞》(Xinhua News)等中共官辦媒體開始在其面書和推特上加入標籤「#Trumpandemic」和「#TrumpVirus」。

《大紀元》媒體獲得的中共政府內部文件顯示了中共如何故意低估中共病毒感染人數,並禁言任何有關對瘟疫的討論,導致中共病毒被迅速傳播。

洛曼說,中共竭盡全力維護自己的統治,並且一直針對美國進行輿論戰。

面書官員沒有立即回應《大紀元時報》的要求。一名發言人告訴「VICE」新聞,某些政治廣告沒有被系統捕獲到,而某些地區和國家法律上不需要披露政治廣告的背景信息。

面書發言人說:「我們正在計劃在面書上把包括來自中國(中共)在內的官方控制的媒體的廣告標上標籤。我們會公佈更多的關於這項計劃的細節。」「我們將繼續在此問題上與媒體和第三方專家合作,以確保我們在這一點上正確無誤。」

VICE稱,面書表示,那些沒有被作標記的政治性廣告,一旦過期就會自動「消失「,所以我們無法去評估在過去的時間裏中共(在面書上的)宣傳力度。

上個月,由於中共病毒瘟疫大流行,面書公司近15,000名內容監督人員被停薪留職,該公司越來越依賴人工智能和算法來代替人工的審評。

專家:是轉變觀念 決定如何對抗中共的時候了

人口研究所所長,現任《中共是危險的》機構委員會委員史蒂芬·莫舍說,中共正試圖利用其「軟實力」來影響全世界的輿論,而現在正是轉變觀念,決定如何對抗中共的時候了。

「在2007年,胡錦濤(中共前總書記)告訴第十七屆(中共)黨代會,是反擊西方的時候了,立刻啟動我們的軟實力。」莫希爾告訴《大紀元時報》,「自那時以來,中共已花費數十億美元擴大其在世界各地的媒體影響。」

中共故意掩蓋中共病毒病例總數,以維護其在國內外的形象,越來越多的國家對中共處理中共病毒的方式表示憤怒和沮喪。

中共官員此前曾指責美國是中共病毒的起源地,這是發動更廣泛媒體宣傳戰的一部份,它動用了儘可能多的媒體渠道,包括在過去12年裏購買或滲透的在線媒體、印刷媒體、電視和廣播。

這些宣傳攻勢到底對美國民眾有多大的影響尚不清楚。

莫舍說,「(美國)民眾對中國(中共)的了解越少,他們就會受到的影響越大」。他補充說,由於中共病毒,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中共政權的危害。

他在談到美國公眾的態度時說:「一些面書上的廣告可能不足以抵消(美國)民眾對中共的邪惡和無能所引起的恐懼和焦慮。」

政治廣告可能會「混淆是非」,但洛曼(Lohman)說,這種廣告往往會在有偏見的人身上更起作用。

數字私隱專家阿提拉(Attila Tomaschek)告訴《大紀元時報》,中共宣傳機器「正在全速運轉」,這不足為奇,因為這正是該制度的運作方式。他說,儘管一些(中共的)政治廣告被很多人看到了,但他說,大多數美國人並不會輕易上當的。

在4月8日進行的哈里斯民意調查(Harris Poll)發現,全美有77%的人將病毒的傳播歸咎於中共。這種認識在整個政治層面上都得到了認可,其中有67%的民主黨人,75%的獨立人和90%的共和黨人將病毒歸咎於共產主義政權。

莫舍說,與此同時,中共希望利用這一瘟疫大流行把自己裝扮成「控制瘟疫的國際榜樣」,並指出中共擔心國際社會會團結起來反對這種企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