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4月20日。
 
上周末,北京和香港發生了兩件大事,看起來在兩個地方,好像沒有關係,但實際上,就像頭上突然長了兩個包,說明裏面有事了。
 
第一件事,是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前610辦公室副主任孫力軍落馬,第二件事,是中聯辦和港澳辦(兩辦)發聲明,稱他們兩個機構,不受《基本法》中不得干預香港內部事務這一條文的限制。
 
最近,香港立法會選內務委員會主席一事,一直未有結果,以致港府許多工作無法開始。港澳辦和中聯辦16日突然發佈聲明,砲轟主持事務的泛民主派議員郭榮鏗在「拖延」;港澳辦的聲明更指,郭榮鏗可能觸犯「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港澳辦和中聯辦的這些講話,被批評為「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在香港《基本法》第22條中,有三個相關規定:一,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之下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基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二,中央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如需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須徵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同意並經中央人民政府批准;三,中央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的一切機構及人員均須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
 
中聯辦強勢稱:「港澳辦和中聯辦是中央授權專責處理香港事務的機構,不是《基本法》22條所指的一般意義上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意思說,兩個機構完全可以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引起了輿論極大震動。
 
咱們先從第一件事談起。
 
中紀委官網4月19日晚19時30分通報,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孫力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孫力軍是甚麼人?

他在2018年3月晉陞中共公安部副部長,至今2年。據中共公安部官網資料顯示,孫力軍,男,漢族,1969年1月生,山東青島人,1997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88年9月參加工作,澳洲新南威爾士州州立大學公共衛生和城市管理專業畢業,在職研究生學歷,公共衛生碩士學位。哇,公共衛生碩士學位!
 
孫力軍以前是上海市政府外事辦公室副主任,跟孟建柱去公安廳,做了公安部辦公廳副主任,後來當公安部一局及二十六局局長,也做了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和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
 
公安部一局,就是臭名昭著的國保,以前叫做政保,政治保衛。1999年之後,國保這隊秘密警察力量,成了中共打壓民眾維權、迫害異見人士以及迫害宗教信仰人士的最主要的強力機構。二十六局,其實是2001年新建的,專門對付法輪功,其實就是公安部內部的六一零,後來變成了專門針對各種宗教組織的一個部門。
 
一局和二十六局,大約在2011年合併了。這兩個局主管人,又是副部長,當然是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了。
 
前段時間,湖北疫情嚴重期間,中央指導組奔赴湖北指導疫情防控工作,孫力軍作為成員也前往武漢,並幾次出現在相關報道中。
 
他是2月上旬去武漢的,2月10日的央視新聞聯播,即見到孫力軍出現湖北,一行人當時還和習近平進行視訊連線。

郭文貴:孫力軍是人間魔鬼

郭文貴爆料說,孫力軍被「雙規」是4月1日前。他認為,孫比蘇聯秘密警察還壞,是人間魔鬼。孫力軍代表江家等人,執行「南普陀計劃」,控制習進平,背後監督王岐山。佔領香港、打台灣都是上海幫的計劃。上海幫所有槍桿子的小槍就是孫力軍。
 
他還爆料說,孫力軍是負責國家政治保衛的公安部副部長,居然是在澳洲登記結婚。妻子李莉的銀行賬戶存款高達100多億美元。孫力軍在澳洲藏了大量絕密文件和辦案卷宗。這些,我們不知道真假。
 
孫力軍還有另外一個職位,值得特別注意,他是公安部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被消失、被害學生和民眾多達七千多人。
 
2017年12月,《大陸與香港特別行政區關於就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或刑事檢控等情況相互通報機制的安排》在北京簽署,孫力軍與時任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共同簽署通報機制。
 
公安部在灣仔的香港警察總部大樓裏面,有專門的辦公室,裏面的公安部警察,都有香港警察證件和警號,他們向孫力軍匯報。香港警方官員去中國大陸培訓,也都由孫力軍安排。
 
過去一年多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多少大陸公安、武警在香港參與運動?多少人失蹤、死亡,不少應該算在孫力軍頭上。
 
郭文貴爆料稱,在香港殺人強姦幹壞事的都是孫力軍、孟建柱一夥,來自中國大陸公安部的人,港警只是配合演出。

孫力軍落馬時間點敏感

孫力軍在3月份已被調查,4月19日晚被通報調查,時間點異常敏感。正好是香港局勢急劇升級。
 
首先,港警忽然秋後算賬,拘捕了14名民主派人士。《大紀元》得到的消息,這個行動,背後恐怕不簡單,和港警以及保安局意圖升級對抗有關。他們大概希望借助目前疫情不得聚集的機會,先下手造成既成事實,也進一步刺激社會分化。

隨後不久,就有兩辦「有權介入香港內部事務』的聲明。
 
中聯辦的聲明,完全顛覆了港人20多年來對中聯辦、港府、「港人治港」等權力關係的認識。
 
4月18日,香港特區政府連夜發稿澄清,前後三稿中,前兩稿「否定」中聯辦的說法,但第三發稿忽然「下跪」,與中聯辦說法了保持一致。
 
港府第一稿指「中聯辦是中央政府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基本法》第22條第二款設立的三個機構之一」,明顯與中聯辦的說法有分別,新聞稿更進一步表明,「中聯辦及其人員均須按照《基本法》第22條第三款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
 
約4個小時後,深夜11時許,港府修訂新聞稿,刪走前一份稿中所有涉及「《基本法》第22條」等字眼,意思是中聯辦的設立及遵守香港法律都不再依據《基本法》。
 
不足一小時,午夜12時過後,政府再發稿補充,表明中聯辦不是《基本法》第22條所指的「中央各部門在港設立機構」,是中央在港設立的機構。
 
香港特區政府連夜三易文稿,第三稿忽然「下跪」,可以看出來兩個問題,第一是港府完全失去了自主權,只能跟從中聯辦;第二,特區政府在跟進中共港澳系統意圖方面,遠遠落在香港警方的後面。
 
這個意思就是,中共港澳系統,已經基本完全控制了香港警察。
 
然而,過去多年來北京及香港都將中聯辦視為北京在港設立之機構。2007年,香港政制事務局向立法會提交有關「在《基本法》22條下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設立的機構」的文件,曾寫明包括中聯辦。
 
中聯辦辯稱其「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中央政府所屬部門」,但其屬於何種部門,不屬於中央政府?還是不是一般意義的部門?卻語焉不詳。
 
此中之意,中共內部固有其內部語義,但卻難以為外人道。
 
中聯辦,及其前身香港新華社,其實均為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相當於中國大陸省市地方的黨委,其設立時間長久,卻從未對外正名。
 
以中共香港工委在香港存在的時間看,遠遠超過了特區政府本身,甚至超過大多數香港的公私機構。
 
中共香港工委,最早可溯及1920年代早期。其後,中共在香港活動從未停歇,且勢力逐漸擴大,至1967年暴動之後稍微回落,但隨著80年代主權更換漸上日程又再度興旺。

1940年代末,中共在香港的組織已極為巨大,並組織由海路運送了大批藥品和零件等物資前往華北中共佔據地區。1949年中共建政之前,近千名各式名人由香港北上參加中共「建國」,包括所謂的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李濟深,全部由中共運作偷渡回國。其時,港英、美國和國民黨政府對這批人監視甚緊,但在中共操作下,竟然全數安全抵達華北,無一人出事,可見當時中共在香港實力之大。
 
50年代,大批受過教育的香港左派青年回國「參加建設」,包括中國首位乒乓球世界冠軍容國團。
 
不過,這批先後返國或投共的港人下場並不好,如容國團最後自殺收場。
 
香港工委,以前所掛之牌為香港新華社,九七後為中聯辦。以中共慣例,凡徹底奪取政權之後,當地黨大於政,稱為黨委;而正謀奪政權之地,黨的系統常稱為工作委員會。

九七之後,中共在港勢力被中央壓制,以成全鄧小平所謂「一國兩制」的計劃。對此中共的港澳系統(包括「港共」、即港人所稱「土共」者)心懷不滿,認為「港共同志」過去近百年流血犧牲,勝利之後卻無論功行賞,成功果實反被一批資本家和「港英餘孽」竊走。因此每有時機,必對港府落井下石。
 
此前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到現在林鄭(月娥),無不如此。
 
這位專家認為,近年中共港澳系統急速擴張,已成尾大不掉之勢,其系統本身有自己的利益所在,未必完全尊北京意旨行事。早前,梁振英借所謂「港獨」之故把事鬧大,很有所謂「養賊自重」的意思,其實這是中共港澳系統的必然之舉。
 
未來,中聯辦必繼續以激化矛盾和鬥爭為先導,逐漸展開奪取香港政府實權的行動。最後必然如大陸一般,黨先於政,甚至以黨代政。
 
但其中,中共這個港澳系統究竟有多大的利益?外人很難知道全部,但以中聯辦在香港控制的房地產就超過700個,控制香港的出版業超過六成,就可以大略知道其實力了。
 
中聯辦要把香港變成一國一制,當然有最大的動機。除了利益之外,還有權力。他們現在是外來戶,不能干預香港事情,一旦兩制毀掉變成一制,中聯辦就是香港區黨委,地位凌駕於港府,是一把手,和大陸一樣。
 
但北京未必希望如此。尤其是如果中國和美歐關係陷入僵局的時候,香港可能是最好的一個緩衝器,以前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香港的作用可以重新開始,另外港幣結算,對中共也是不可多得的有利武器。
 
因此,中共最高層,可能和中共龐大的港澳系統有衝突,有不一致。港澳系統,當然不止是港澳辦和中聯辦,還有各部委和各省市在香港的機構和人員等等。
 
孫力軍下台,顯然和香港事務有一定關係。港警以後的動態、公安部的動態、中聯辦的動態、港府的動態,此後兩個月,怕是都有戲可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