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隱瞞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瘟疫在全球擴散。美國各界都在要求追究中共罪責。究竟美國政府應如何追責中共?美媒《Vox》採訪了一些政策專家,包括美國國會議員和學者。他們共同出謀劃策。

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馬基(Ed Markey)

馬基首先強調,我們追責的對象是中共政府和執政黨,而不是中國人民。

馬基認為,美國需要對抗中共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和它對國際機構的操控。美國應當安插自己人擔任國際機構的高級職位,同時將年度撥款作為影響政策的工具。如果美國在世界舞台缺席,中共將乘虛而入。

美國也必須在聯合國領導行動,確保萬一發生衛生緊急狀況,所有國家必須允許世衛組織官員實地調查,並要求所有國家透明、及時的向世衛組織以及向本國人民呈交公共衛生信息。

同時,美國的醫療供應鏈不應該依賴中共。美國也應該在中國恢復一個強大的疾病防控美國中心,並在中國疾控中心安排美國專家。

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貝拉(Ami Bera)

貝拉認為,中共在抗擊中共病毒的戰鬥中不是一個負責任的國際夥伴。中共對全球衛生界缺乏透明和合作,延緩了美國對病毒的了解,讓全世界處於更大的危險當中。

作為眾議院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她將施壓中共,採取一切行動防止又一輪像中共病毒這樣的大流行。

美國和平研究所中國項目高級政策分析師斯多克斯(Jacob Stokes)

斯多克斯認為,美國的反應應該側重於調查病毒起源,以及中共早期的錯誤步驟。

中共一直宣揚「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斯多克斯認為,實際上正是中共的獨裁製度、缺乏公開透明,才使得病毒傳播開來。應該將這一事實昭告天下,聯合盟友和國際組織共同對抗中共。

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教授范亞倫(Aaron Friedberg)

范亞倫認為,等疫情過去,美國和其他理念相同的國家應該建立一個獨立的「國際真相委員會」,探索大流行的起源和發展過程。

美國和其它民主國家應該在一系列事務上提高合作,包括減少在藥物、醫療器械上對中共的依賴。這對於預防下一次全球傳染病暴發是必要的。

密歇根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主任加拉何(Mary Gallagher)

加拉何認為,美國應該通過媒體和學術研究曝光中共的錯誤步驟。調查記者和學術研究者應該分析中共的官方感染數據和死亡數據,因為這些數據可能被嚴重漏報。

美國應該強調中共的制度失敗和法規失敗,導致了疫情報告延遲,導致對吹哨者(警告疫情的人)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