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正肆虐世界各地的同時,中國的復工復產並不能獨善其身,中國首季經濟按年下降6.8%。有深圳出口企業管理人士表示,受外貿訂單的影響,目前越來越多的企業不得不放長假,甚至倒閉關門,整體經濟並非官方所宣傳的所謂在復甦向好。

剛剛過去的3月,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的製造業PMI為52,較上月回升16.3個百分點,似乎顯示製造業行業景氣度基本回穩。但外界卻指出,3月製造業承受雙重壓力,不僅復工復產尚不充份;外需惡化、國內消費需求尚未大面積啟動,因而造成生產擴張仍比較有限,沒有看到明顯的生產回補。

深圳一間傢俬廠的管理人士陳先生17日對《大紀元》說,復工以來,中共媒體之前一直往好的方面宣傳,但情況並非如此,「中共媒體宣傳的很好聽,就像今天說(1-3月份內生產總值GDP)只下降了6.8%,這個東西誰信呢?不可能的。(因為)1到3月份根本都沒做甚麼東西,基本都是在休息,哪有甚麼經濟好之說。」

陳先生介紹,由於國內傢俬市場競爭激烈,他們傢俬廠的產品主要銷往海外各地,大部份市場是在日本和歐洲。

陳先生表示,每年開工時間是正月初十,但今年受疫情影響,推遲到2月下旬開工,但開工不久,海外爆發疫情,所有的出口企業情況都很差,「現在整個都沒有貨做,訂單很少,出口企業都差不多,我們廠以前沒有雙休日,沒有晚上不加班的,現在晚上也不加班了,每周雙休兩天,這是以前沒有過的(事情)。而這個月已經基本不上班了。」

還有,「以前『五一』都是放三天(假),這次放六天,我在這裏做了十幾年,從來沒有過『五一』放五六天的,(這個月)27日放到(5月)4日,(說明)出口企業肯定沒有貨做了。」

據悉,傢俬行業工人工資按基本工資加計件工資,往年比較忙的時候,工廠機器晝夜不停,工人都要加班趕單。「往年能拿到四五千,每天最少上8小時,星期六也加班,現在最多上2小時班,然後星期六也不上班,十六七塊錢一個小時,2個小時就三十幾塊錢,一天三十多塊錢,(做22)天,加上基本工資,一個月不到三千塊錢。」

陳先生表示,目前他們廠還沒有進行裁員,「(廠裏)現在也不敢裁員,如果到時候有訂單做就麻煩了。」但如果一直沒有工作做,到時候工人也會辭去工作。

他說,在深圳即使每月三千塊錢工資,不包吃不包住,如果不加班(沒加班費),很難生活下去,(因為)除了吃飯,再買一點東西根本就沒錢剩了,加上外面租房,一房一廳要(租金)1,500元多,兩房要更多,如果情況持續下去,就會走很多人了,跟裁員也差不多。「現在廠裏好多人都有意見,上個星期開始每天加2個鐘班,就是說廠裏每天多給員工2個小時的工資,其實也沒有工作可做,本來(訂)單就少。」他說。

陳先生表示,目前整個廣東的外貿工廠由於沒有訂單陷入困境,許多廠放假甚至倒閉,「我弟弟的朋友在廣州花都做皮具(做皮帶、錢包、手提包之類的)生意,他說那邊好多廠都放假兩三個月。」

廣州花都獅嶺鎮是「中國皮具之都」,90%的貿易都是做皮具出口,「就像東莞大朗做毛織(紡織、衣服)的兩個鎮,也是70%、80%的工廠做毛織品出口,那邊好多工廠也都倒閉關門了。」陳先生說。

據海關總署4月14日發佈的數據,中國首季出口下降11.4%,貿易順差減八成。今年前兩個月,中國外貿出口2.04萬億元,下降15.9%。實現貿易逆差425.9億元,去年同期為順差2,934.8億元。

湖南邵陽市出租司機易先生17日告訴《大紀元》,他最近接送兩位從廣東回湖南老家的客人都反映廣東那邊外貿企業幾乎所有的生產線都停擺了。

「大概在四五天前,我拉了一個客人,他在廣東東莞開理髮店,他說那邊外貿工廠倒(閉)了一片,做外貿訂單的企業基本都倒掉、關門大吉了。之後的兩天前,有個原來在東莞鞋廠(外貿公司)上班的客人跟我說,中美貿易戰增加了關稅,由於利潤低,他們鞋廠六條生產線只剩下三條,而疫情爆發後,生產線全部停產,就剩老總和管理人員在工廠留守,工廠跟他說今年不用來了。」

易先生說,中共病毒疫情使整個商業經營陷入蕭條,無人能倖免,「包括所有的人,沒有人能獨善其身和置身事外。我是開出租的,我們的生意下降了大概30%到40%,(疫情前)毛收入大概六七百元,現在大概四百元。」

易先生說,「中共老說擴大內銷,我也想買東西,但錢從哪裏來,你用完了錢,到時候一場大病就沒有了,不像歐美國家(醫療有保障)。」陳先生說,(即使)中國老百姓有錢也不敢用,「中國人努力一生賺來的錢,到老了的時候治病住院(就花掉)了。」

據數據公司「天眼查」的數據顯示,因遭受疫情打擊,第一季度就有超過46萬家企業倒閉,其中逾三分之一營業不足三年。在倒閉的公司中,有2.6萬家是出口企業。據悉,出口相關行業的就業人數就有大約六千萬人,如果出口下滑30%,可能會造成一千八百萬人失業;疫情爆發以來,所有行業面臨失業風險的人數總計可能過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