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駐俄羅斯大使張漢暉指責在俄的中國人回國是「散毒」、「令人不齒」,在網絡上引發軒然大波和砲轟。在俄華人一方面因祖國關閉通道無法回家,另一方面又面臨著俄羅斯政府的刻意驅趕。

來自台灣的商人郭先生在俄羅斯經商超過十年,近日他對《大紀元》記者講訴了俄羅斯如何借疫情驅趕華人的現狀。

利用學生簽證獲得居留權

郭先生說,「俄羅斯人從很早以前就不喜歡華人,從我來的時候就感覺到他們不喜歡華人,所以歧視一直都存在著。」「中國人在這邊來這裏太多太多的非法居留的,延期居留的,有的投機取巧。」

「有一部份中國商人住在大學的宿舍裏,他們為了要拿到這邊的居留,到大學註冊,給教授註冊費,因此許多中國商人的簽證是學生簽證。六十歲都在拿學生簽證,因為他們拿不到商務簽證,工作簽證,他們就拿學生簽證,這樣不用繳稅,所以他們在這邊都是逃漏稅的,所以說俄羅斯政府對這近百萬的中國人他們很頭痛,來這邊賺錢又不繳稅。」

而「俄羅斯的大學為賺錢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交錢學校就收,只不過中國籍的註冊費非常高,一年下來幾千美金。但對商人來講,因不用繳稅,還是划得來的。」

郭先生指自己曾到列寧師範大學的宿舍,幫一個朋友的女兒搬行李,看到很多年齡很大,看起來根本不像學生的人,後來得知是市場上的貿易商。他們不用上課,他們不能畢業,他們只是交錢而已。

郭先生說,這些人一旦出門被警察抓到,就說護照丟了,這也是為甚麼這邊的中共大使館辦簽證的總是那麼多的中國人,「中國人擠爆了辦簽證的櫃檯,你才發現他們很多都在申報他們的護照丟掉,因為他們是非法進來的,所以他們要回國以前,他們重新申請一本護照,他們才不會有不好的污詬。」

據郭先生介紹,在俄羅斯有近百萬中國人,很多人利用各種方式逃稅,令俄羅斯政府頭痛。

借疫情驅趕華人

郭先生說,這次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讓俄羅斯政府找到驅趕中國人的藉口。從中國黃曆新年以後,發生了兩波驅趕。

第一波是中國黃曆新年期間,有一半在俄羅斯的中國人回國。然後二月中俄政府就不再給這些中國人發放簽證,利用疫情這個機會擋住一半中國人回俄羅斯。

第二波就是借疫情的方式,開始去掃蕩中國人聚集的市場,中國人聚集的旅館,中國人聚集的餐廳,大力去掃蕩。「每次都是去救護車,丟到救護車裏面直接帶醫院,他不跟你說甚麼,就往醫院裏面送,在醫院裏發生甚麼事情,就說你有危險期,那就全部都遣送走了。用這種方式往回趕,因為你有可能構成傳染源,他就把你送回去了。」

「基本上現在這邊的華人就是中鐵建等幾個比較大的中國國營大公司,他們的員工,剩下的就是這些」。

對於持學生簽證,住在學校宿舍的中國人,俄羅斯當局也沒有放過。

「3月23日以後,警察開始去敲學生宿舍的門,而且都是半夜,只要你是中國籍的,他看你是幾月幾號進來的,如果你是在疫情爆發那段期間進來的,那宿舍外都是救護車,就全部把你們趕上救護車,到醫院去檢驗。反正就是這樣一個一個抓 。」

「只是那段時間進來的,他有一個理由,必須要隔離你14天,只要隔離期間出了宿舍的門,哪怕是買飯倒垃圾,被守在外面的警察抓到就是立即遣返,然後五年內不能回來。」

郭先生知道一個台灣學生,他這個房間住了四個人,有一個是在這段期間回來,意味著這個房間所有人都要隔離14天,其中一個學生晚上下去倒垃圾,被守在外面的抓到,四個人全部遣送回國,五年內不能再拿簽證。所以他們用這種方式把部份的留學生也遣送出去了。

對於有自己員工宿舍的大企業,如中國聯通,華為等,警察也用對待學生的方式同樣對待。「查出只要你符合14天隔離的這個條件,他就把你這個房間鎖起來,就封鎖了,不可以出來,他就在外面等。」

俄羅斯對中國始終保持警惕

郭先生還談到中俄表面保持友好,但是俄羅斯在經濟和軍事等方面始終對中國保持警惕。

郭先生說,經濟方面中國人做得很成功,很多華人投資都不著痕跡,通過第三方大肆地買俄羅斯的土地,蓋房子,但是擁有者卻不是華人,而是俄羅斯或者是另外一個國家過來的公司等。

此外,俄羅斯對華為也一直保持戒心,華為一直進不去,「俄羅斯自己有很關鍵的技術,他們可以牽制住華為,他們沒有禁止華為,但是很小心華為。」

「許多俄國大客戶對華為的印象不好,他們接觸華為後對他們的的銷售和服務態度很感冒,所以很積極的找其它國家替代品牌的產品,華為的影響力不如大家想像中強。」

郭先生還說,他接觸的軍武工廠中沒有一家用華為的設備。俄國規定到2025年所有的政府採購標案的產品最少要70%以上Made in Russia的進口替代方案。他們普遍認為這是俄國對中國的限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