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人禍導致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瘟疫蔓延全球之際,在香港因為大瘟疫局勢稍有趨緩之時,4月18日,香港警方突然實施大抓捕,香港資深大律師李柱銘等14人被捕。這是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中共持續在香港進行暴力鎮壓,繼續踐踏「一國兩制」的卑劣行動。

中共的邪惡

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的根本原因,是1997年7月1日中共統治香港22年來不斷蠶食香港的自由積累下來的各種矛盾的總爆發。

1984年,中共在其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中,向全世界承諾: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50年不變;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政府管理外,香港享有高度的自治權。

但是,1997年7月1日中共收回香港後,以「溫水煮青蛙」的方式,一步一步將香港染紅,除外交和國防之外,對香港的立法權、行政權、司法權進行滲透。比如,中共公安機關每天核發150個單程證,給去香港的大陸人,到2019年,已有100萬左右的大陸人在香港定居;違背香港特首和立法會普選的承諾,操縱香港特首和立法會選舉;中共全國人大通過人大釋法侵蝕香港的司法獨立;香港九龍站實行「一地兩檢」(在香港境內設一個「內地口岸區」,隸屬深圳市福田區);在香港境內綁架香港人回大陸;2019年,提出修訂「逃犯條例」,以方便中共隨便找個藉口在香港抓人,然後送到中國大陸受審,這個條例又被稱為「送中條例」。

中共對香港持續22年的壓制,到2019年6月,終於讓香港人忍無可忍。6月16日,二百多萬香港人上街遊行,反對修訂「送中條例」。從6月12日開始,中共對香港反送中運動採取的對策是:高壓與欺騙。高壓,就是不斷升級對香港人的暴力鎮壓。據香港電台去年12月9日報道,6個月內,香港警方發射彈藥29,863枚,其中催淚彈15,972枚。11月18日,圍攻香港理工大學,一天發射各類彈藥7647枚。至12月9日,共抓捕6022人,最小的11歲,最大的84歲。欺騙,就是將中共利用香港黑警蓄意製造的「暴」和「亂」,栽贓到香港反送中者身上。

中共將在大陸迫害法輪功的各種流氓手段,直接搬到香港的大街小巷,當著全世界媒體記者的面,上演了一場超越道德和法律底線的「超限戰」。香港黑警濫抓,抓住往死裏打,開槍殺人,開巴士、摩托撞人,放任黑社會無差別打人等,許多血腥場面令人髮指。媒體還報道了許多人被失蹤,被自殺,被強姦,被輪姦的案例。短短半年時間,中共將香港的「一國兩制」全面破壞,行政權中的警權一家獨大,黑警無法無天,香港被拖入有史以來最黑暗時期。

如果不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出面強力制止,中共可能早就在香港重演1989年「六四」屠殺了。2020年「中共病毒」從武漢蔓延全中國、全世界,香港的局勢也因此漸趨平靜。就在這個時候,中共又開始在香港折騰了。

二、中共的虛弱

在一個正常國家裏,出現香港這樣大的亂子,第一個問責對象就是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林鄭或引咎辭職,或被罷免。去年8月底,林鄭在一次內部會議上承認:「作為行政長官,在香港引發這場浩劫大難,是不可原諒的,真的不可原諒。如果我能選擇,首先我會選擇辭職,以下台致以深刻歉意。」

林鄭月娥的錯誤決定,引發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抗議運動。事情發生後,她不能聽取民意,不能擇善而從,不能化解矛盾,非常不得人心。事實證明:她已鑄成大錯,且沒有能力領導香港走出困境,根本不適合繼續擔任香港特首。但是,從去年6月至今,長達10個月,中共一直在背後撐著這個傀儡,一直說相信她有能力如何如何。林鄭月娥至今不下台,除了證明中共的邪惡之外,也證明中共非常的虛弱,中共從上到下竟找不出一個強有力的香港特首取而代之,中共無人才。

在一個正常國家裏,出現香港這樣大的亂子,一定會派一個強有力的人擔任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主任,協助香港特首,做好香港轉危為安的工作。這個人應該有海外留學背景,懂廣東話,有寬廣的國際視野,善於跟上、下、左、右、內、外溝通,善於總結經驗教訓,善於抓住問題的要害與實質。但是,中共選來選去,竟然選了一個長期在中國大陸工作,沒有突出政績,已經退居二線,已經65歲的駱惠寧,擔任中聯辦主任。從駱惠寧到香港工作這段時間看,他深知自己只是個過渡性人物,沒有任何亮眼的政績。中共選駱惠寧到香港表明:中共無人才。

在一個正常國家裏,出現香港這樣大的亂子,肯定會對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進行問責,至少是撤職,換上一個熟悉港澳事務、有能力、有膽識、有執行力的人,擔任港澳辦主任。但是,至今為止,對香港亂局負有重大領導責任的張曉明,仍然沒有撤職,僅僅是降級為港澳辦副主任。中共選來選去,選了一個2017年就已退居二線,已經67歲,沒有港澳工作經驗的夏寶龍,擔任港澳辦主任。這個任職決定也表明:中共無人才。

中共表面上張牙舞爪,氣勢洶洶,那只是對老百姓。至今為止,對香港亂局負有重大領導責任的官員,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中共不敢撤換;原中聯辦主任王志民雖然被調離,也沒受到任何處分。原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也沒受到任何處分 。新任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至今還擔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兼秘書長。秘書長是大管家。夏寶龍仍在當全國政協的大管家,有多少時間管港澳辦?還不是副主任張曉明在那裏實際負責。從中共的這些做法看,在處理香港問題上,中共最高當局前怕狼,後怕虎,沒有一點氣魄。

香港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因為中共承諾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50年不變,美國及其它西方國家對香港採取了不同於中國大陸其它城市的特殊政策。保持香港「一國兩制」真正落到實處,是國際社會將資金、人才、技術、服務投向香港,保持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變的重要保障。

但是,從去年6月至今,中共將香港的「一國兩制」毀得面目皆非,對香港到底發生了甚麼?香港人到底想要甚麼?如何才能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中共沒有深入反思,沒有提出正確的對策,還在高壓與欺騙的老路上往下滑。

這使得國際社會看到:中共沒有管理香港這樣國際化大都市的能力,中共已日薄西山,不可救藥。「聚寶盆」一樣的香港,被中共糟蹋得不成樣子。

三、香港仍大有希望

為甚麼說香港仍大有希望?因為時代變了,世界變了,香港也變了。

時代變了,是因為現在是「天滅中共」的時代。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喊出的最響亮口號是「天滅中共」。這是當今最大的天象變化。2019年,中共在香港強迫推行「反蒙面法」。2020年,上至中南海的高官,下至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都不得不把面蒙起來了。

世界變了,是因為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正對最後一個最大的共產主義政黨——中共發起最後的圍剿。171年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到了最後終結的時候了。

香港變了,一場香港反送中運動,將香港人對抗邪惡中共的智慧和勇氣展現在全世界面前,令世人香港人刮目相看。香港抗爭者的正義之舉,喚醒了香港、台灣、海外、大陸,無數曾經被中共謊言迷惑的人。

說香港大有希望,是因為香港有像黃之鋒這樣一大批對中共本質有深刻認識的年輕人,有像李柱銘這樣為民主奮鬥不息的老人。現年81歲的李柱銘,被譽為「香港民主之父」,是香港民主黨創黨成員,曾任香港立法會議員,香港民主同盟及民主黨主席。1997年,在美國國會山獲美國全國民主基金會頒發的民主獎。2000年,獲歐洲議會EPP-ED組織頒發舒曼勳章。

4月18日,李柱銘被保釋出來後,說的一段話非常感人。他說:「那麼多年那麼多月來,見到那麼好的青年被拘捕和控告,我卻沒有被控告,心裏是過意不去的。現在,我終於可以成為被告人,我對我的所作所為,一點不後悔。我感到驕傲,終於有機會和一班優秀的年輕人,可以繼續走民主的路。」

說香港大有希望,還因為香港與自由世界緊密相聯。香港大抓捕發生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司法部長巴爾,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主席麥戈文,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英國外交部,台灣人權律師朱婉琪等,紛紛發表聲明、講話、推文,對中共在瘟疫期間打壓港人進行嚴厲譴責,要求港府立即釋放被抓捕的民主派人士。

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為香港的新生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我深信:在全球滅共時代,走過風雨,香港一定能迎來光輝燦爛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