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97年10月英國將香港主權交給中共至今,英國歷任政府都對中共抱著烏托邦式的幻象,爲了經濟利益不斷向中共妥協,直到此次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使自己成了重災區,包括首相約翰遜本人也因感染病毒而住進監護病房,朝野上下才意識到被中共所騙,才開始討伐中共。

當一個國家經濟走向衰敗時,特別需要外埠投資的刺激,英國也是如此。特別是經歷了89「六四」之後,包括英國在內的西方社會爲了經濟利益與中共進行各種勾兌。被西方社會養大的中共用金錢堵他們的嘴,讓他們在中共的人權和自由問題上噤聲;而英國等西方國家也爲了各自的利益,對中共的各種侵犯人權的罪行裝聾作啞。

截至到4月19日,英國共有確診病例115,300人,其中15,498人死亡。那麼英國到底和中共走得多近,才使其在大疫面前付出如此慘痛代價?

多個領域被中共滲透擴張 英國成中共在歐洲的最大投資國

由於自身經濟的疲軟,英國政府不得不尋找外資給本國經濟輸血,並保證起碼的就業率,這恰恰給了中共可乘之機。

據美國企業研究所和傳統基金會對中共在十年間(2005-2015)向英國的投資統計看,中共在英國的投資年均增長率高達58%,投資總額約300億美元。這些投資主要集中在地產、能源和金融三大行業。

另據英國國際貿易部統計,僅2016-2017財政年度,中共就向英國投資了160個項目。2016年的總投資額約111.5億英鎊(約合139.4億美元),而2017年則至少有168億英鎊(約210億美元)。

2017年,倫敦市金融城的兩個地標性建築——利德賀大樓(Leadenhall building,俗稱「奶酪刨」)和芬喬奇大樓(位於20 Fenchurch Street,俗稱「對講機」)又被中資買下。

此外,2017年在開曼群島(Cayman Islands)註冊的私募基金凱橋(Canyon Bridge)收購了遐想科技(Imagination Technologies,英國科技公司的龍頭)5.5億英鎊(約合6.9億美元)的股份,而凱橋基金背後的投資方是中國國有投資基金——國新控股有限責任公司。

目前,至少有500家中資企業落戶英國,越來越多的中資注入英國的基礎設施建設,如能源、交通、通訊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項目,就是和「一帶一路」有關的欣克利角C核電項目。

在金融方面,2014年10月14日,英國成為中國境外首個發行人民幣主權債券的國家,它將人民幣納入其外匯儲備。此舉用中共的說法是「推動了中國人民幣國際化和離岸金融的發展,將服務於『一帶一路』的金融互通」。

亞投行(AIIB)是中共「一帶一路」擴張戰略的重要資金來源,時任英國首相卡梅倫不顧美國盟友的反對,堅持使英國成為第一個申請加入亞投行的西方國家。(VCG / Getty Images)
亞投行(AIIB)是中共「一帶一路」擴張戰略的重要資金來源,時任英國首相卡梅倫不顧美國盟友的反對,堅持使英國成為第一個申請加入亞投行的西方國家。(VCG / Getty Images)

第一個申請加入「亞投行」 爲中共「一帶一路」充當先鋒

亞投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是中共「一帶一路」擴張戰略的重要資金來源,其目標是吸引中國大陸以外的資金投資到亞洲的基礎建設上。

2015年3月,時任英國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不顧美國盟友的反對,堅持使英國成為第一個申請加入亞投行的西方國家。

卡梅倫稱,此舉符合自身國家利益。他說:「有時候,我們會採取(與美國)不同的立場。」「我們認為,這符合英國的國家利益。」

2015年10月,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訪英期間,中國廣核集團與項目總承包商法國電力集團簽署了《英國核電項目投資協議》,承諾投資60億英鎊(約合75億美元)修建欣克利角C核電站(Hinkley Point C Nuclear Power Station)。

2016年9月,時任英國首相特麗莎·梅(Theresa May)批准了該核電站項目。

2017年5月,在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英國核准並簽署了《「一帶一路」融資指導原則》。

2017年12月,英方正式承諾向亞投行「項目準備特別基金」捐款5,000萬美元,並計劃與中共成立首期10億美元雙邊投資基金。於此同時,英國出口融資署還計劃向「一帶一路」項目提供250億英鎊(約合313億美元)的支持。

2018年1月,英國國際貿易部宣布將對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英國企業提供250億英鎊的財政支持,其中包括貸款擔保。

2018年2月,特麗莎·梅訪華。她說:「英方願推進同中方『一帶一路』建設的合作,探索在創新、金融、保護知識產權、人工智能等領域合作。」雖然她強調了要確保「符合國際標準」,但她的講話仍是對「一帶一路」的背書。

2019年7月25日,剛剛上任的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對「一帶一路」和中共表現出極大熱情。他對媒體表示,英國對「一帶一路」非常熱情,英國仍將是歐洲對中(共)國投資「最開放的市場」。

約翰遜說,「我們非常支持中(共)國」,「不要忘記,我們是歐洲最開放的經濟體,尤其是對中(共)國投資最開放的國家」。他以欣克利角C核電站為例,稱英國「熱情歡迎中(共)國資本」。

今年1月28日,華爲的標志出現在其位於倫敦西部城市雷丁的英國子公司總部。(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今年1月28日,華爲的標志出現在其位於倫敦西部城市雷丁的英國子公司總部。(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爲保電訊商的利益 約翰遜下賭注死保華爲5G進英國

雖然人們普遍認同華爲對使用國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但中共早已把華爲的觸角伸向西方國家。早在2004年,作為世界第二大網絡設備製造商,華為就和英國電信集團簽訂協議,成為該領域的重要供應商。

2010年,卡梅倫進住唐寧街後,大力推動與中共的友好關係。他說:「英國願做中(共)國在西方最有力支持者」。

2012年9月,華為老闆任正非在倫敦宣佈在英國投資13億英鎊(約合16億美元),創造500個工作機會。卡梅倫的發言人表示,英國正需要這些就業機會來重新平衡經濟,並在全球範圍競爭。  

2013年12月,面對人們對華爲安全性的擔憂,卡梅倫非常自信地說:「從網絡安全的角度來說,我們有非常好的辦法來保護自己。」

約翰遜當選首相後,竭盡全力推動「脫歐」,同時也堅持允許華為參與英國5G網非核心部分的承建,雖然給出了35%的上限。有評論認爲,脫歐後的英國在經貿、金融等方面會更加依賴中共。

在今年疫情已經大爆發的3月10日,約翰遜所在的保守黨憑藉佔有80個議席的優勢,以306票對282票拒絕了排除華爲5G的提案。

3月27日,約翰遜本人被確診感染中共病毒,成爲全球第一個中招的國家領導人。圖爲3月25日,伦敦唐宁街10号,约翰逊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进行电话交谈。(Andrew Parsons-WPA Pool/Getty Images)
3月27日,約翰遜本人被確診感染中共病毒,成爲全球第一個中招的國家領導人。圖爲3月25日,伦敦唐宁街10号,约翰逊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进行电话交谈。(Andrew Parsons-WPA Pool/Getty Images)

英國反共意識的覺醒 約翰遜起死回生

今年3月27日,約翰遜本人被確診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成爲全球第一個中招的國家領導人。同時,他已有身孕的未婚妻也因感染病毒被迫在家隔離。

4月5日,在自行隔離10天之後,約翰遜住進醫院。第二天因症狀加重被送入ICU監護病房,4月9日病情緩解而轉入普通病房。從死亡邊上走回來的約翰遜於感恩節當天(12日)出院。約翰遜感恩醫護人員的幫助,使他撿回一條命。

對此,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表示:「正是約翰遜對中共的過分熱情才使他得到死神的『親吻』,這是一次最嚴厲的警告。而英國朝野對中共的討伐,使神又給了他一次機會,如不真心反省,也許會有更不好的局面出現。」

英國嚴重的疫情、約翰遜的中招,使英國朝野上下開始清醒。人們開始認識到,是中共的邪惡製造了這場全球災難,是英國對中共的態度給自己招惹了如此大的麻煩。

3月29日,英國前保守黨黨魁、前工作與養老金大臣伊恩·鄧肯-史密斯(Iain Duncan-Smith)在《星期日郵報》上發表題爲「停止向這些獨裁者叩頭」的文章。文章指出:「殘酷的事實是,中(共)國幾乎在所有領域都違反正常的行為準則(普世價值)——從醫療保健到貿易協議,從貨幣操縱到對內鎮壓。而世界各國為了贏得貿易協定,長期以來對此視而不見。」

鄧肯-史密斯敦促約翰遜政府重新審視英國和中共的關係。他在文章中強調,目前至關重要的是要開始討論(英國)對這個集權專制國家的依賴究竟到了什麼地步。

還是3月29日,英國保守黨重臣、內閣辦公室部長邁克爾·戈夫(Michael Gove,港譯:高文浩)在BBC的一個政論節目中譴責中共沒有清晰說明病毒的規模、性質和傳染性。

3月30日,《每日郵報》發表一篇報導說,約翰遜本人及其政府對中共的所作所爲不滿,要重新考慮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問題,並檢討任何依賴中國的重要計劃。雖然這條消息尚未得到證實,但反映了一定的民意。

3月31日,英國國會議員達米安‧格林(Damian Green)在「保守者之家」網站(Conservative Home)上發表文章, 提醒英國政府決不能信任共產主義下的中共政權。

4月3日,英國人權活動家和作家本尼迪克特‧羅傑斯(Benedict Rogers)在推特上寫道:「我根本不是『反華勢力』,我非常支持中國和中國人民,我反對的是中共。」

4月4日,下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湯姆·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在《每日郵報》上刊文表示:「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揭示了我們許多人多年前就知道的事情,我們對中國經濟的依賴和對中共政府的卑躬屈膝付出了高昂的代價。」

同是4月4日,15位保守黨資深議員(包括四位前內閣大臣)致信約翰遜,呼籲重新考慮英中關係。信中說:「長期以來,我們對中(共)國的依賴越來越大,而未能從戰略角度考慮英國的經濟、技術和安全的長期需求。」

4月8日,英國《每日快報》做了一項民調。結果顯示,在4,003個參與者中,92.5%的人要求中(共)國為疫情造成的損失買單。

4月14日,英國《衛報》報導,《每日電訊報》最近已停止在報紙和網站上刊登中共大外宣的插頁和專欄。

4月15日,前保守黨領袖及外交大臣、上議院議員威廉・黑格(William Hague)表示,英國不能再依賴中共,因為它「不遵守我們的規則」。

4月16日,英國外交大臣兼代理首相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在倫敦出席新聞發布會時表示,將會質問中共何以導致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他更直言,英國與中(共)國的關係已經「回不到從前」。

也是這一時期,內閣大臣帕特爾(Priti Patel)、國防大臣沃里斯(Ben Wallace)及下院領袖里斯-莫格(Jacob Rees-Mogg)也對中共表示出懷疑態度。

另據《衛報》報導,經過幾個月的研究,英國軍情五處和軍情六處一致認爲,中共將更加堅定地以所謂「抗疫成功」爲藉口捍衛其一黨專制。因此,首相約翰遜及其內閣應採取「務實的觀點」,考慮如何回應。

對於英國朝野和民間的日漸高漲的反共熱潮,諸葛明陽表示這是大好事。他說:「不管英國過去如何媚共,此次疫情帶來的最大好處是使人們真正覺醒了,看穿了中共的本來面目。覺醒的越早,覺醒的人越多,受到疫情傷害的人就越少,疫情也就會越早結束。」@

相關鏈接:

【系列分析報導8 (下) 】:異形共產邪說附體美國  瘟疫提供最佳反思機會

【系列分析報導10】:結語 —— 討伐中共 躲瘟避疫的「救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