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河北秦皇島決定對全市高三師生實行全封閉管理,直到高考結束。此項規定之嚴厲與秦皇島官方公佈的疫情程度不符,引發輿論譁然。與此同時,中國多省市一再推延中小學復課時間,中共的「疫情數據」再遭質疑。

2020年4月9日,河北省教育廳發佈公告,宣佈全省普通高中畢業年級將於4月23日統一開學。4月16日,微信公眾號「秦皇島發佈」發文,通知將對全市普通高中高三、中等職業學校對口升學班的全體師生進行全封閉管理。

文章稱,秦皇島全市仍處在「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期間,「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工作艱鉅。在此時既要復學又要確保安全,對疫情防控工作來說是「大考」,各有關部門和學校要「把困難估計得更嚴重些」,不能掉以輕心。

秦皇島政府決定,在封閉期間校內所有人員只准出、不准進,一直到高考,即7月8日結束。這意味著,該市所有高三師生將被封鎖在校園里長達77天。

此消息首先引來秦皇島高三學生的炮轟。有學生說接到通知,學校為了封閉期間減少人員聚集,要求他們一周洗一次頭,甚至一個月不洗澡,完全無法忍受。

也有學生說,「不僅全封閉,還不讓家長探視學生,一直到高考結束,而且強制消費,餐費固定每月交錢,不吃也不退。」

還有學生質問,「強制住校,全封閉管理真的是為了讓我們安心高考嗎?不是為了決策者安心?高考壓力本來就大,還得要我們適應新的環境?要是想對我們的未來負責,不應該徵求一下我們的意見嗎?還整天宣傳甚麼民主,政府還民主決策?民主在哪呢?有我們說話的機會了嗎?」

有老師家屬留言說,「狗屎政策,也不提前說封閉。我家孩子才八個月,我老公教高三,說封閉就封閉,也不提前打招呼。我這離娘家不近,婆家不近的,一個人帶著孩子,白天晚上一個人。老師就能這麼大公無私嗎?人性何在?」

有人替老師鳴不平,留言說,「這是甚麼狗屁政策,高三老師家裏沒有孩子需要照顧?沒有老人需要照顧?全封閉,家人是學校照顧還是教育局照顧啊!又是一個典型的領導一拍腦門想出來的混蛋政策!」

中共嚴重少報疫情數據

也有很多人留言表示不解,秦皇島並不是高風險地區,為甚麼要率先實施全國最嚴的學校封管政策,封閉時間甚至超過武漢封城的76天?根據中共的官方數據,秦皇島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並不嚴重。該市從2月14日起不再有新增病例,截止4月17日,累計確診僅10人,其中9人已治癒。

從3月份開始,全球多個國家的確診人數相繼超過中共公佈的確診人數,西方國家政府和民間開始普遍對中共的數據持懷疑態度。也有多份報告揭露,中共的數據存在嚴重瞞報現象。

例如,4月9日,《華爾街日報》發表一篇報道,該報道以兩項研究為依據,得出武漢在2月份時累計感染人數就超過12.5萬。這一結論與另一項由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林希虹等人取得的研究結果相吻合:研究估計,截至2月18日,武漢累計確診病例達12萬5,959例。但根據中共的官方數據,截止北京時間4月18日零點,武漢的累計確診病例為50,333宗。

人權網站「改變中國(China Change)」的主編曹雅學根據武昌殯儀館的領取骨灰通知和所有公開數據推算:從12月1日首個確診病例出現到3月23日武漢七個殯儀館重新開放領取骨灰,武漢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人數在40萬至60萬之間,死亡人數在2萬2,000到3萬之間。

此外,英國《每日郵報》曾報道,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科學顧問發出警告,中國官方所發佈的病例數量或被少報15~40倍。即使武漢官方在4月17日將當地染疫死亡人數從2,579修訂為3,869,其數量都遠遠低於外界各方推算的平均值。

由於中共公佈的數據不可採信,秦皇島政府的封校規定到底是「過於嚴厲」,還是「根據實際情況」制定,目前不得而知。

多省市繼續延期開學

與此同時,全國多省市因中共肺炎疫情反彈宣佈繼續延期開學。

4月初,黑龍江各市教育局分別發佈通知,普通高中畢業年級於7日同步或錯峰開學,初中畢業年級於17日開學。到16日,黑龍江省教育廳副廳長趙廣在政府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鑒於黑龍江外防輸入形勢和局部疫情變化,初中畢業年級「五一」前不考慮開學。

4月9日,有民眾在山東膠州市人民政府網站上發信詢問,膠州近期新添兩例中共肺炎患者,高三是否按照原定的4月15日開學。膠州教育和體育局回覆說,已接到高三延遲開學的通知,具體開學時間重新評估。

四川成都的高三和初三學生已於4月初開學,中小學原本計劃在13日開學。4月8日,成都教育局因「疫情依然嚴峻」,再次後調中小學(除初三高三外)開學時間。其中高二和初二學生建議於13日開學;高一和初一等非高考學生於20日開學;小學五、六年級建議於27日開學;小學其它年級則建議於5月6日開學。

此外,四川達州、遂寧和德陽等地也在近日推遲了復學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