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擴散全世界,口罩成了民眾日常生活的必需品。中國口罩廠遭遇了原材料瓶頸,一噸重的熔噴布價格從2萬元(人民幣,下同)一度突破50萬元,眾廠家面臨無米下炊的窘境。由於需求量大增,一眾廠家跟風湧入熔噴布生產行列,但產品不達標,導致市場出現大量劣質熔噴布。

哈爾濱市民劉先生原本做化妝品生意,因經濟不景氣,曾考慮開口罩廠,因此對口罩市場有所了解。他說,二月份生產口罩的都賺到錢了,那時原料和設備都便宜,國家因為缺口罩所以還給支持,「那時候緊俏的時候,政府給你辦手續,因為國家缺啊,政府給你辦手續那還不快呀,幾天整完了。」

但是現在中國的口罩生產都亂套了,原材料也漲價了,一噸重熔噴布價格原先2萬,現在漲到三十多萬,3月份曾一度突破50萬,設備也漲價了,「開口罩廠的現在有很多,手續也都不全,但是價格現在不像以前那麼貴,口罩廠多了,賣不出那個價兒了,怎麼辦,賣低價,那成本上漲,利潤很低,但是開口罩的現在還能生存。」劉先生說。

「中國經濟現在就是這樣,一旦有一個東西好了,馬上很多人跟風去做這個事兒,一下就把這個東西價格搞下來,利潤搞下來,就誰都不掙錢,一開始誰先做得早的,誰掙錢,跟風特別快。」

據21財經報道,中國口罩生產企業已超過5000家,僅2月1日至3月3日,全國經營範圍含「口罩」的企業就新增3112家。

熔噴布緊缺 劣質產品填補缺口

大量企業湧入口罩生產行列,使得生產口罩的原材料熔噴布出現巨大缺口。熔噴布產能為何一直無力擴張?據報道,國泰君安期貨能化商品首席研究員張弛介紹稱,熔噴布生產設備的訂購,在國內到貨時間需要3個月左右,而進口到貨需要半年時間,其投資額一般在800萬~1000萬。這些設備短時間也沒有那麼大的出貨量。

但是巨大的市場缺口和暴漲的價格,吸引了數以萬計的中小企業,甚至小作坊進入了熔噴布生產領域,成為大量中小口罩企業的供貨方。

家庭作坊式的生產怵目驚心,江蘇揚中的本地人李眾介紹,地下黑作坊遍地都是,村裏作坊沒日沒夜發出刺耳的轟鳴聲,滿車間都瀰漫著塑料熔化後的煙霧。「全民瘋狂,機器、噴頭、滾筒、安裝、原材料全都漲價至少五倍,因為受到金錢的刺激,老闆們可以幾天幾夜不睡覺。」

據報道,一位PP(聚丙烯)供應商說,這些劣質熔噴布生產企業大都使用價格更便宜的聚丙烯纖維料來生產所謂的「熔噴布」,但實際上這一般是用來生產無紡布的。劣質熔噴布使用的是普通纖維料,熔融指數不達標,導致所生產的纖維較粗,進而導致織出來的熔噴布阻隔效果較差,難以達到正常熔噴布的防護效果。另一方面,劣質熔噴布沒有駐極處理,所以也就沒有靜電吸附功能。

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指出,在熔噴布供應緊張並短時間難以調和的情況下,出現了一批倒買倒賣、囤積居奇、哄抬價格的中間商。有些人拿著沒有駐極、不能用於口罩過濾層的熔噴布賣給新上線的口罩企業,更有甚者拿著紡粘布冒充熔噴布倒賣獲取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