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輸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並對外甩鍋,激怒國際社會,多國醞釀向中共索賠。日前,中國一篇微信網文詳論海外索賠的可行性,譏諷北京當局仿傚慈禧引火燒身,暗喻中共在劫難逃。轉載全文如下:

1900年,歲在庚子。義和團運動如火如荼之際,慈禧太后一舉向十一國宣戰。戰敗後與八國簽署《辛丑條約》,約定賠償白銀四億五千萬兩,史稱庚子賠款。

這次疫情(編註:中共病毒疫情,俗稱武漢肺炎)如火如荼的在全球蔓延,第二次庚子賠款的呼聲漸起。在此危急存亡之春,世界各國也正醞釀著山雨欲來的滿樓風。這一次會不會再次出現庚子賠款的情形?

在本周舉行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著重指出了「面對嚴峻複雜的國際疫情和世界經濟指標,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那麼這裏的「外部環境變化」指的甚麼?

從三月中旬至今不到一個月時間,部份國家已經從專心抗疫,變成了邊抗疫邊尋求追責的可能。這一點,無論從這些國家的官方還是民間的輿論上,已經露出了相關苗頭。

一.官方聲音

(一)聯合國–源頭調查

秘書長古特雷斯表示:將建議安理會召開會議研究最新疫情,繼續支持世衛組織工作。先團結起來共同抗疫。待疫情結束後再對病毒源頭展開調查。

(二)美國–矛頭直指世衛

1.總統特朗普認為「我們不顧世衛組織的反對而做出了做出了關閉邊境的決定。所以當他說政治化時,他才是政治化。這是不應該的。」「我們要進行一項研究、調查(世衛組織),然後決定我們要怎麼做。」

2.國務卿蓬佩奧說:「國際組織必須盡職,到達預期的目的。」

3.副總統彭斯表示:「我們要得到答案,我們將建立問責制,正如美國人所希望我們做的那樣。」

4.參議員格雷厄姆認為「世衛組織將不會在下一個預算法案中獲得美國的任何撥款」「世衛在撒謊、行動遲緩,他們一直在隱瞞實情。」

5.白宮顧問納瓦羅:「他們打壓了人與人之間關於防範病毒傳播的信息交流,他們拒絕將其稱為大流行病。他們基本上不鼓勵旅行禁令。這種行為是我們見過的最嚴重的事情之一。」

6.亞利桑那州參議員麥克薩利呼籲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辭職。

7.聯邦參議員柯頓和霍利共同發起《2020李文亮公共衛生問責法》草案,該法案內容為授權美國總統制裁扭曲隱匿新冠病毒疫情信息的外國官員,包括簽證限制、凍結或限制相關人士在美資產的交易。

8.聯邦眾議院監督委員會議員在給譚德塞的信函中寫道「你作為世衛組織的負責人,甚至讚揚中國政府在危機期間的『透明度』」

9.聯邦參議員沙士在一份聲明中說,「美國新冠病毒死亡人數超過中國的說法是錯的。我不談論甚麼機密信息,這已經是昭然若揭的事實:在新冠問題上,中國過去撒謊,現在撒謊,以後還會撒謊。」

10.聯邦參議院致函要求譚德賽出席參議院聽證會,就未來美國將如何為世衛提供資金的問題回答議員的提問,並說「如果中國能夠在早期就獲取真實的數據並與世界分享,將對各國防疫有極大的幫助。然而,數據既不具有真實性,也不具有可驗證性。」在這種情況下,世衛還稱讚中國在疫情問題上「具有透明性」。

(三)英國–緊跟美國步伐

1.英國國會外委會報告:「世衛和他國一些科學家故意誤導,導致了大流行關鍵早期階段的分析不正確。」同時呼籲建立一個「公共衛生20國集團」。

2.英國政府科學顧問向約翰遜首相提交的報告指出,中國低報確診數字,實際感染比公開報出來的要嚴重15到40倍。


3,英國會下院外委會主席圖根哈特說:中國「像傳播病毒那樣迅速傳播不實信息」。

(四)其它國家政要發聲

1.日本—副首相財務大臣麻生太郎表示,譚德塞說中國武漢沒有病毒,要是世衛早點預警,各國也能早點應對。

2.伊朗—衛生部發言人賈漢普爾表示,中國官方的統計數據似乎是一個「慘痛的笑話」,「如果中國說疫情在兩個月內得到了控制,人們應該認真考慮一下。」

3.巴西—教育部長溫特勞布在Twitter上發文,指中國醫療設備生產商趁火打劫,借疫情牟利。

4.巴基斯坦—前內政部長馬利克寫信給聯合國秘書長建議其組成新冠病毒專門委員會,調查這一病毒是否是人造的及其來源地。

5.澳洲—議員克里斯滕森提交議案。提議收回達爾文港和中國公司租用的農地,作為對澳洲政府的賠償。

二.媒體聲音

1.美國《紐約郵報》:美國會考慮通過聯合國或歐洲人權法庭,向中國採取法律行動,因為中國在1月至2月期間,於全球購買數千萬保護衣和20億隻口罩,同時禁止3M等公司出口N95口罩和手套等醫療裝備。

2.英國《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公佈該報官網發起的一次讀者投票結果顯示,92.5%的讀者讚成向中國索賠。6%不同意。

3.該報還報道了一份英國智囊亨利·傑克遜學會的報告:全球大流行給七國集團(G7)造成約3.2萬億英鎊的巨大損失,而「此前試圖隱瞞疫情信息」的中國本可以減輕新冠病毒在全球範圍內的經濟影響。

4.美國哈里斯民調(Harris Poll)顯示,全美國77%的受訪者認為,中國應對球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負責。

5.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早在去年12月底台灣就曾警告世衛有人傳人風險,但世衛沒有重視。

6.土耳其《每日晨報」(Daily Sabah)》報道,土耳其律師阿克珀納爾表示,境內可能會出現針對病毒造成死傷和經濟損失而向中國政府索償的訴訟 。

7.澳洲《每日電訊報》宣稱,這場危機讓澳洲平均每人都要花費5000澳元,中國對此負有「特殊責任」,「賠償金」最高5088億元人民幣。

8.英國《每日郵報》報道,英國首相約翰遜3月底嚴厲譴責中國提供假信息,科學家警告他說真實疫情數據應是中國通報的15-40倍。

9.法國《世界報》報道,在1月22日、23日的世衛會議上,中國代表向委員會和總幹事施加了壓力,稱「宣佈全球範圍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是不可能的」,與會成員在現場激烈辯論。結果武漢封城後,世衛組織仍然拒絕將武漢肺炎列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10.美國《國家評論》稱,在向中國索賠方面,包括聯合國安理會和國際法院等國際機構並沒有有效的強制手段,因此建議美國可以嘗試說服其它國家,在科研及經貿合作方面對中國施壓,還可以針對中國的一帶一路,游說有中國投資的國家沒收中國國營企業資產來補償新冠病毒造成的損失。

三.民間發聲

1.美國國務院免疫學家伯克斯表示,中國的數據讓人錯以為新冠是另一場SARS而非全球流行病,「因為我認為可能瞞報了大量數據,因為我們看到後來在意大利發生的,而後又發生在西班牙的真實疫情。」

2.巴西總統波索納洛的兒子、國會議員愛德華發推特表示:中國再次選擇隱匿某些嚴重事件,以逃避指責。他們原本可以拯救無數人命。

3.紐西蘭奧克蘭大學副教授坎吉認為,根據醫療數據研究推測,中國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數約在3萬至6萬之間,最保守值還比官方數據高出近10倍之多。

4.土耳其大學生切利克巴什致函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館,要求中國政府承擔隱匿武漢肺炎疫情的責任並「賠償」。

四.發起訴訟

1. 美國佛州一家律師事務所已發起集體訴訟案,5千多名美國人加入了這場集體訴訟中國政府對新冠病毒的爆發與蔓延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這場席捲全球的疫情讓原告蒙受了巨大的損失,他們要求中國政府為此作出賠償。

2. 美國律師拉里·克萊曼向德克沙士州北部的聯邦法院起訴,控告中國研發生物武器,致病毒全球大流行,並要求賠償至少20萬億美元。

3. 美國紐約的醫護人員.也起訴了中國政府,認為其對疫情處理不當,惡意囤積抗疫急需的用品,阻止物資出口等

4. 印度國際法學家委員會和印度律師協會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了申訴,指控中國審查訊息隱瞞疫情,還一度拒絕對中國的感染者進行旅行管制,導致病毒在全球大流行追討20萬億美元的賠償。

5. 埃及律師近日提起訴訟,要求中國就疫情對埃及造成的傷害賠償10萬億美元。

看完上述介紹,應該認同我國「外部環境已經發生變化」這一基本事實了。當然,你也許會說,這都是嚇唬人或鬧著玩的,杞人憂天,根本不會發生。

但既然響應黨中央的號召,做好應對這種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就應該居安思危,站在對方角度,進行索賠的可行性分析,不打無準備之仗。

第一,索賠是否大概率發生?

目前看,各國暫時雖然是民間表態為主,官方態度貌似不明朗。但英美已經開始問責世衛。向世衛問責,且矛頭直指隱瞞疫情,毫無疑問這是給未來捆綁中國做鋪墊。因為世衛的數據是中國給的,同時也始終與中國站在一起的。這才有了國內媒體「保衛譚德賽」的呼聲。

在此我也提示大家特別應該注意他們民間和民調的聲音。因為這些國家,都是以民意為基礎從事的,西方國家的政客幾乎不會逆民意行事,更不會對民眾不感興趣的議題發難。現在披露的民調都是三月份所做,那時英美等國疫情剛到爬坡期,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還在民眾心理承受範圍。當這兩個數據越來越高,越來越慘烈的時候,該國民眾迫切需要宣洩的民族以及民粹主義訴求亦會急劇攀升。這一方面會讓當地政客的壓力也會隨之加大。但同時,媒體必然順應民意,登高一呼,壓力巨大的政客也必然會隨聲附和。

第二,會有新八國聯軍嗎?

最悲觀估計可能會有八十國。因為,目前絕大多數國家都在焦頭爛額的與病毒搏鬥中,主要政客根本無暇他顧。執政黨派現在並沒有表態,一方面是觀察國內民情,一方面觀察國際動向,並且不排除在私下已經開始相互串聯/打氣。

而前一陣我國新聞發言人在沒有任何實質證據情況下,單方面拋出美國軍人把病毒帶入中國這個說法,不但激怒了美國,也刺激了其它國家。在這些國家眼裏,疫情源頭毫無疑問來自於武漢,在沒有實際證據且得到國際社會認可和支持情況下甩鍋美國不成功後。而作為各方面實力遠遠弱於中美的自己,未來有沒有可能成為下一個背鍋俠?這種心理驅使下,有可能把一些搖擺國家,推向美國懷抱。

從現在美國的國內官方/民間/媒體三方氛圍看,美國第一個站出來,成為索賠的帶頭大哥的可能性相當之高。

當各國承受著疫情打擊以及疫情結束後的經濟衰退等多重慘痛損失的時候,有個大國站出來向中國索賠。我認為多數國家的政客,應該會參與。這樣做的好處,無疑可以把防疫結果不理想的鍋甩給中國或世衛,以最大限度減輕自己的政治壓力。同時萬一索賠成功,還能彌補一部份損失,並向民眾炫耀成果。即使索賠不成功,也沒有增加甚麼損失,還可以向國內表示:你看美國也沒辦法,我努力了,只能這樣了。在這種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心理作用驅使下,羊群效應的發酵,會隨著參與國家的增加而增加。因此,最終形成八十國聯軍這種索賠聲勢就成為了可能。

第三,病毒的源頭在中國嗎?

首先定義一下源頭。我們通常所認為的源頭,是指病毒的來源。以沙士為例。經過14年的追尋,我國的p4研究所科研人員終於在廣西的一個山洞的蝙蝠身上發現了沙士的原始病毒毒株。這個發現一是歷時很長,二是結果至今未能被科學界全部接受。況且,這一次還有病毒是被該研究所洩露說法。因此用十幾年時間來扯如此複雜的科學問題,顯然不現實,這些國家也必然不會採納這個建議,而聯合國對此不具備強制力和約束力。

所以這裏所說的源頭,是指疫情從哪裏發生和哪裏蔓延的。是指的這個事件的起源而非病毒的起源。就像沙士的事件起源一樣,全世界包括中國從來沒有過爭議。沙士就是從廣東省順德地區開始發源,傳播到北京後爆發,再經由香港傳向世界其它國家。

而關於這次病毒的源頭,毫無疑問是武漢。理由有二,一是彙集全世界流行病學家提供的病毒樣本的網站(https://nextstrain.org/ncov/zh) 所統計的自2019年12月至2020年4月的3123樣本,至今全部 3123個病毒共同祖先都來源於武漢。這是科學實證,而且最早的病毒信息,都是由中國的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湖北省疾控中心/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中國疾控中心這些官方機構上傳的,完全沒有任何造假或栽贓的可能。二是,關於發言人所說九月份美國軍人傳入的說法。只看看現在意大利西班牙和今天的美國的令人震驚的感染數字和死亡人數,就可以知道以新冠病毒這種恐怖的傳播能力,半個月就能搞癱瘓一個城市(武漢),一個月就能崩潰一個國家(意大利),兩個月就能讓美國感染人數超過50萬,三個月讓全球百萬人感染且死亡超過10萬。如果這個病毒在12月份之前就在武漢以外地區存在,那麼這些地區是怎麼做到在武漢以後爆發的?怎麼做到只感染武漢一地不感染本國及周邊地區的?如果有不隔離,不封城,不深度打擊經濟就能控制病毒的能力,這些國家為甚麼在壓制幾個月後,不玩了,放任病毒肆虐?這是非常非常簡單的邏輯問題,同時也是國外政府或媒體從來沒有人接受我國發言人說法,去質疑源頭來源於武漢以外地區的根本原因。

第四,索賠理由是甚麼?

當前我國媒體還在一廂情願的指責索賠是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一肚子壞水,或者不應該用一場災難向同樣是受害人的國家索賠的時候。我們難道不應該先思索一下,你這種指責能阻擋人家索賠的腳步嗎?你這時候難道不是趕緊站在索賠國家角度來想想看,他們打算怎麼說怎麼做,來備戰備荒而不是罵大街嗎?

他們是不是僅僅就因為疫情首先在中國爆發而發難?顯然不是,因為沙士那次就沒有這麼做。

那麼這次會從哪個角度發難哪?回頭看一看各國官方/媒體/民間的聲音,不難發現。就一個核心詞:瞞報。這應該就是最終索賠理由。但沙士那次我們也瞞報,而且還為此處理了兩名高官,不也沒被追究嗎?同樣很簡單,沙士之前沒有相應的國際條約約束。

而在沙士結束後的2005年,全球194個國家簽署了《國際衛生條例》,中國當然是締約國之一。該條例第六條要求:各國迅速、及時、準確地向世衛組織提供有關潛在公共衛生緊急情況的充份詳細信息,以便採取預防世界大流行的措施。第十條:各國須在24小時內按要求提供及時和透明的信息,並參與對所出現的風險進行協作評估的工作。因此,我推測,各國會援引這一國際條例發難。

第五,索賠證據和指控邏輯是甚麼?

我們現在羅列一下對我們不利的證據,目前有利的證據沒必要例舉,因為拿出來就能壓住對方。下面重點分析一下我認為他們已經掌握的一些不利證據及其指控邏輯。這些分析僅限當下能夠通過公開渠道輕鬆獲取的資料。

1. 李文亮事件,該事件的過程不再贅述,只看結果。從目前國內外相關新聞來看,幾乎沒有正面評價,均為負面。而且該事件在全球眼球效應十足,傳播範圍廣泛,這個證據我認為具備很大殺傷力。這個從美國議員提出用他的名字命名法案就可見一斑。

2. 數據真實性質疑,這應該是未來雙方攻防的一個重點問題。在此僅舉一實例,《南華早報》3月13日披露官方資料顯示,11月17日湖北省一名55歲病人是目前已知最早的確診者,到2019年最後一天確診病例達266宗,到了2020年首天已增至381宗。而武漢市衛健委官方網站的消息披露截止1月12日24時,確診病例41例。此後五天均報告無新增病例,但一名殉職的醫護人員夏思思的確診時間是1月14日。

因為中國最早爆發了疫情,並把數據向世衛和世界各國包括本國都進行了公開披露。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多的國家紛紛中招,也跟我國一樣獲得了相關數據,死亡率/確診率/重症率/治癒率等等。然而又過了一段時間後,包括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伊朗在內的國家,開始質疑數據,這又是為甚麼?

在目前各方暫未拋出各種證據之前,質疑的基本邏輯是這樣的:作為第一個面對這個病毒並倉促應戰的中國,與世界上醫療水平最高且準備顯然要充份得多的美國的數據,相差太懸殊。而且中國的人口基數還是美國的3-4倍。你從正面理解,是你防疫得當,如果人家從反面理解,你是故意在隱瞞哪。

比如治癒率,我國已經達到了90%以上,而同樣一月中開始感染的日韓台新這些國家的治癒率大致在20-30%之間,學過統計的都知道,在同一個問題上,會有誤差,類似於這幾個國家之間所存在的誤差,屬於正常範圍,但20%和90%之間的差異,跟中國與美國的感染人數為8萬和50萬的距離一樣巨大,這在統計學上完全不成立。愛國群眾的結論可能是,美國日本南韓新加坡台灣都錯了,就我國對了。或者他們針對中國修改了數據?這種理由,你能說服自己,能說服其它國家嗎?

特別是在全世界各國數據匯總並交叉對比後,本國數據跟誰的數據趨向於一致,人家就會相信誰的話。讓我們繼續觀察後續情況吧。雖然愛國群眾繼續可以把治癒率高解釋為我國醫療水平厲害。如果是這樣,國家對外公佈了自己有效治癒的方案和藥品了嗎?而且對於我國已經採取一省包一國策略,去救援仍在水深火熱的意大利,伊朗等這些疫情比中國現階段嚴重的多的國家的時候,他們的治癒率是否迅速提升,達到或者接近了中國這個水平?我們已經公佈的數據是完全無法修改的,一旦數據誤差和發展趨勢跟大多數國家不一致時,這些國家相信中國還是指控中國的國家,答案不言而喻。

3.關於人傳人問題。中國疾控中心等機構在醫學期刊《紐英倫雜誌》(NEJM)發表題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國武漢的初期傳播動力學Dynamics of the initial spread of new coronavirus infection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文章(網址鏈接: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01316)。這篇文章顯示,武漢大約每7.4天病例數據就會增加一倍,自2019年12月中旬密切接觸者之間就已發生人際傳播。包括李醫生和夏護士都是人傳人所感染。從這個論文可以知曉,我國的部份醫療或者科研人員在元旦期間就已經獲知人傳人證據。但是世衛組織1月14日才宣佈有限人傳人,我國1月21日正式對外公佈存在人傳人。這篇全部由我國疾控中心專家聯合發表的論文,無疑又是一個頗具殺傷力的證據。

4.關於疫情通報問題。我國新聞發言人稱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兩國疾控中心就疫情相關情況多次進行溝通。實際上,根據其他各國反應看應該不止通報了美方,還向港澳新加坡日韓等等多國同步進行了通報。我認為這裏也許會存在隱患,因為目前雙方都沒披露,使用通告方式,以及歷次通告內容是甚麼?如果人家拿出你發的電郵,證明你當時通報內容是:人不傳人,可防可控的話,基本上坐實了你向國際瞞報的事實。如果你說的不可防控,又與你在一月中旬的所作所為不相符合,這一點非常尷尬。

5.關於世衛組織。不管在人傳人問題還是防疫表現上,世衛一直力挺中國,這也導致了他現階段的巨大壓力,特別是曾經支付4億美元費用的美國準備停止付款,這對於世衛這類民間組織無異於釜底抽薪,其它國家沒有能力可以堵上這個經費窟窿。目前看,至少在人傳人這個問題上,世衛組織顯然具備兩個嫌疑,要不是不認真審查科學證據的失職,要不就陷入串通中國瞞報的瀆職指控。不管是哪個,現階段,第一背鍋俠的角色幾乎呼之欲出了。

6.英國南安普敦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如果不是1月23日,而是提早三周實施嚴格防疫,可減少全球95%的感染。

上面幾個證據,除第6條外,其他基於的都是中國媒體或者中國學者公開發表的報道或者論文。很容易被人家拿來作為證據針對中國。如何應對確實存在重大考驗。

第六,索賠的成功性有多高?

1,目前已經發起的訴訟,基本都是個人或民間團體在所在國發起。根據國際法上的國家主權豁免原則,任何一個國家的國內法院,非經被告國家同意,都有免於受審的權利。因此這些訴訟只是一些炒作,可不必關注。

2,目前可以操作的訴訟選項中,只能由主權國家提出,比如向海牙國際仲裁法庭,歐洲人權理事會,聯合國等發起。這屬於常規打法,存在現實可行性。

3,上面說的僅僅是常規打法,而非常規打法,則是可以採納英國提出的建立一個臨時性機構處理的模式。發起類似於波茨會議的組織,然後召集中國協商,協商成功多方簽約;協商不成,由該機構自行製作決議,然後督促中國履行。

如果我國不履行,會不會有問題?因為不管是國際法庭的裁決還是波茨坦會議的決議,都不具備被動執行的可能。也就是說,中國不履行,理論上可行,但後果不好說。假設只有一兩個國家,你不履行,他除了譴責,也沒其他對付你的辦法。如果你面臨十幾或者幾十個國家的決議,你面臨國際責任和道義壓力顯然很大,一旦賴帳,將在國際上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七.會不會有戰爭?

戰爭一般會在完全無法協商的情況下發動的,而且,自二戰以後,全世界已經建立了一套新的秩序,除了個別區域的局部戰爭外,一直沒有過發生世界大戰。而且世界大戰的發生,必須有兩個實力相當的陣營。自從冷戰結束後,這個可能性完全不存在,包括美國都沒有一個群毆八十個的實力。所以作為被索賠方,真的面臨十八路諸侯圍困虎牢關時,董卓也僅僅勉強自保,哪有主動出兵的道理?

對方會不會出兵哪?仍舊是上面的那個答案:民意。民主國家發動戰爭,一定是民意推動的,絕不是幾個人能最終決定的。這也是為甚麼一直有人宣揚911是五角大樓策劃的陰謀論,美國本土還有很多人相信。那是因為這樣才能給美國發動反恐戰爭以足夠的理由。在面對本來就不是一個上綱上線的敵我矛盾問題時,從各國民眾的反戰情緒來看,發起戰爭的民意基礎嚴重不足。

同時還有重要一點,中國是擁核國家。這一點對於世界各國政府非常重要,誰也不會想擦槍走火,引發不可控制的後果。作為世界上唯一使用過核武器的美國,他們比誰都清楚這裏的利害關係。六零年代中蘇戰爭,蘇軍失利後準備核報復中國的時候,美國強硬制止,逼迫蘇聯最終放棄了核攻擊計劃。因為每個人都知道一旦發動核打擊,最大風險會是整個地球的毀滅。因此我們看到,美國都會容忍躍躍欲試研發核武器的伊朗和北韓這麼久,僅僅因為疫情造成的損失巨大而主動對核國家發起戰爭的可能性遠遠低於討伐那兩國。

當然,即使是跟上一次庚子一樣,最終簽約同意賠款,仍然存在變數。滿清的庚子賠款實際沒出那麼多錢。為啥,因為隨即爆發的一戰中中國選擇了參戰,立刻對敵對方的德奧拒付了賠款,與中國一個陣營的其它國家也都紛紛進行了退款。所以,最終並沒達到條約所約定的那麼大的損失。

但這種完全拼人品的事。屬於買彩票「賭國運」行為。把擁有14億蒼生的國家,用賭博方式來決定他的未來,這顯然不是一個理性行為。

也許疫情消退的喜悅還掛在臉上時,一個索賠的浪潮,會向我們席捲而至。

海嘯時,每一片水花都不是無辜的。

這個每天都在創造歷史的大時代,會把國家和個人的命運始終牢牢綁在一起的。最終,在滔天巨浪中形成的每一朵小水花,落在每個人頭上,都會變成一個家庭的海嘯。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

——作者:@人生何處不相逢

#

(轉自新唐人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