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人有「天人感應」的宇宙觀,高尚的德性能感天動地,也能感動萬物,是真的嗎?史書上記載了一些賢官治政的真實「異象」,連猛獸和蝗蟲都感受到他們的善能量正氣,自動迴避。

孫謙的善能量 讓猛獸絕跡

南朝時人孫謙(字長遜,東莞莒人)任官之地,發生過猛獸絕跡的奇蹟。

孫謙在南朝宋擔任句容縣令,慎己且清廉。在南齊初年,他擔任錢塘縣令,為政崇尚清簡,不煩擾百姓。更可貴的是,在他的德政之下,縣裏的牢獄總是空空如也,沒有關押的囚犯。

孫謙從事官職前後經歷了二縣、五郡,所到之處無不以廉潔克己、勤政愛民著稱。當他年老體衰時,依然強力為政,讓下屬、百姓都能安心工作,安心生活。他總是勸導人民勤於農耕、種桑養蠶,充份發揮土地之利,使得百姓的收入常多於鄰境。而他自奉非常節儉,穿的是簡陋樸素的布衣,坐臥的是粗糙不平的席子。每當他去職的時候,老百姓都非常捨不得這位清廉勤政的父母官,許多人載著絲帛禮物在後面追趕著要送給他。然而,不論是在職時或去職時,孫謙都是一樣堅持,不接受百姓一絲一毫的饋贈。

在政居官時,孫謙從沒有為自己的生活打算過,買房宅置田地的事情從不放在心上,這一來當他離職時就沒有了住的地方。他都是借用人家空著的車廄來暫住。

孫謙的清廉愛民仁政發出巨大的善能量,老虎猛獸也自動遠離。示意圖。(pixabay)
孫謙的清廉愛民仁政發出巨大的善能量,老虎猛獸也自動遠離。示意圖。(pixabay)

孫謙清廉愛民的高風亮節發出了巨大的善能量,連生靈猛獸都受到感應。那是在他出任梁朝零陵太守的時候,該地的猛獸突然都絕跡了。零陵這地方猛獸很多,然而孫謙上任之後,猛獸就絕跡,一等到孫謙去官離開之夜,猛獸就又出現了。孫謙的清廉作風受到朝廷的嘉許,徵召他為光祿大夫。

魯恭德政 蝗災遠避

漢肅宗時(孝章皇帝),魯恭(扶風平陵人)擔任中牟縣的縣令。他管理地方政務致力於以德化民,不僅屬下非常欽佩他,屬地的老百姓從老到幼都受到感化。

蝗災傷害莊稼,但在魯恭的中牟縣蝗蟲過門不入。圖為一種蝗蟲。(pixabay)
蝗災傷害莊稼,但在魯恭的中牟縣蝗蟲過門不入。圖為一種蝗蟲。(pixabay)

建初七年,郡國發生蝗災傷害莊稼,然而,那些蝗蟲並不飛入魯恭的中牟縣。河南尹袁安初時聽到這個關於中牟的「異象」,並不相信。他懷疑是造假的消息,就派出查察仁恕事蹟的官吏去訪視。仁恕採錄官到了中牟縣,他不想看排場、不想看預演的情境,就在該地隨處走動,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愛看哪裏走哪裏,魯恭只是隨行他後方。

在縣裏的走訪,一些自然發生的事情觸動了採錄官。當他們走過田間小路,在桑樹下小歇的時候,有美麗的雉雞緩步經過樹旁,旁邊還有小孩童在玩耍。採錄官就問小孩說為何不捕雉雞呢?

小孩說雉雞正撫育著小雛雞呢!採錄官聽了小孩的話非常吃驚,突地起立,對魯恭說,在中牟縣他看到了三個「異象」,分別是來自動物和小孩的自然表現:一是在這裏他真的看不到蝗蟲,蝗蟲不侵犯中牟縣是真的,二是鳥獸也受到感化不害怕人,三是兒童有仁心。他實地考察結果,證實了傳說的消息是真的,並上報了河南尹袁安。那一年,中牟縣的農作物完全沒有受到蝗災影響,生長得非常好。

史書上記載了這些高貴君子賢官們的故事,以及在他們的環境中所發生的真真實實的「異象」,這讓後人看到「善行」的正能量能讓人、讓生靈感應而從善。這樣的結果帶給人們一個概念——「善」是具體存在的物質,而且是一種強大的能量。善能量在天地間構成一個物質場,善能量越大這個場越大,力量也就越強,在環境中的生靈能感應到這種善能量,也自動有了反應。

現代人從實證研究角度,也證實了萬物有靈和善能量的力量。從1994年起日本IHM研究所的江本勝(Masaru Emot)博士和研究團隊進行了幾百萬次的水結晶實驗,發現「水結晶能夠分辨善惡」,他們的實驗結果彙結成《水知道答案》在全世界七十個以上的國家出版發行,江本勝博士也曾被聯合國邀請發表研究報告。

古人的實例雖然離今人遠了,但是事實並未消失,今天的水結晶實驗,也從水這種物質作了不同物例的證明。對應於今天災禍、瘟疫遍全球的現象,這是被淡忘甚至遺忘的非常寶貴的一課,給了人如何化解災難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