渥太華麥克唐納德-勞裏爾學院(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寇謐將(J. Michael Cole)4月14日撰文指稱,由於西方民主國家的忽視和缺乏領導,威權主義中國在聯合國積累了不當影響。

不斷遭批 譚德塞發難台灣

寇謐將稱,面對處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不力而受到越來越多的批評,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對台灣發動了空前的發難。台灣被世衛組織一再忽略,現在譚德塞卻指責台灣策劃了在過去三個月中針對他和黑人社區的「種族主義」攻擊運動。

譚德塞稱,台灣外交部知曉並支持此次的在線攻擊,並稱台灣對該問題的「政治化」將導致中共病毒大流行的死亡人數在全球範圍內激增。

對此寇謐將稱,顯然,譚德塞和其他世衛官員在新聞發佈會上提出這些指控之前,他們避免使用「台灣」這個名稱,而是將其稱為「台北和周圍地區」或稱為中國的一部份。世衛組織高級顧問、加拿大專家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更進一步,他在接受香港廣播電視台的採訪時,假裝聽不到有關台灣的問題,當再次被詢問時,他掛斷了記者的電話。

「種族主義襲擊」幕後黑手——中共網軍

寇謐將評論稱,譚德塞對台灣進行指控是瞄錯了目標。就在他提出控訴的第二天,台灣司法部調查局透露,所謂的台灣針對譚德塞的「種族主義襲擊」以及隨後的網上「道歉」,實際上來自推特上的中國大陸帳戶——肇事方是來自中共的假冒者。

寇謐將稱,台灣已熟知中共的政治戰策略,很快發現中共的網軍一直在進行污名化運動,以使台灣與世衛組織進一步疏遠,並將注意力從台灣成功處理疫情以及向國際夥伴提供慷慨醫療援助等事實上轉移開。

寇謐將評論稱,正當台灣積極實踐世衛組織一直敦促的「國際合作」時,譚德塞卻以來自中共的破壞性虛假信息對台灣大加撻伐。而中共也不失時機地出面擴大該事件的影響,稱所謂的台灣人的攻擊是「有毒的」。

寇謐將說,已經很清楚的是,譚德塞和他的組織都非常願意忽略中國當局對疫情的掩蓋,就像他們拒絕承認曾經忽略了台灣疾控中心在一月份即發出的關於武漢發生「人傳人」疾病的警告一樣。而這一個個忽略,卻最終導致了令數萬人喪生的全世界大爆發。

譚德塞掩蓋疫情有前科

寇謐將在文中揭示,譚德塞在其祖國埃塞俄比亞擔任衛生部長期間的記錄不多,但據指控他曾參與掩蓋該國的霍亂疫情。儘管如此,他還是在2017年被世界衛生大會選舉為現任職務。

在中共的支持下,埃塞俄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馬列主義政黨)的譚德塞勝利擊敗了英國的戴維·納巴羅(David Nabarro),後者受到美國的青睞,而且據信對台灣會「更為友好」。譚德塞當選後,重申了對「一個中國」原則的堅持。

中共利用聯合國組織推進其地緣野心

寇謐將評論稱,與其它聯合國機構一樣,世衛組織的言行似乎經常成為北京外交政策的延伸。其最高官員「聽命於」北京,北京利用其在幕後不斷增長的影響力選舉自己人或來自其認為可以屈服於自己意願的國家的代表成為機構(例如國際民航組織、國際刑警組織)領導人。因此,儘管譚德塞漏洞百出,卻只是冰山一角。

寇謐將評論稱,在過去的十年中,我們允許中共這個世界上最嚴重的侵犯人權者之一(破壞公民社會、宗教信仰和言論自由,迫害持不同政見者,以及在新疆建立集中營)加強了對聯合國系統的控制。通過這種影響,它已經改寫了這個全球機構自二戰後成立以來所秉持的原則。中共之所以這樣做,不是因為它從根本上相信國際制度,而是因為這是它推動自身地緣政治野心的一個渠道,正如解體之前的蘇聯。

中共利用聯合國 國際社會應採取行動杜絕其影響

寇謐將評論稱,由於西方民主國家的疏忽和缺乏領導,威權主義中國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經濟及社會理事會和聯合國大會上施加了不當影響,它利用成員國之間的「大選」來推進其反民主議程。

寇謐將評論稱,由於疏忽,我們聽任聯合國上層組織的嚴重犯罪,和影響力喪失。儘管發生了幾宗高調的逮捕,但諸如前聯合國大會主席約翰·阿什(John Ashe)、中國能源基金委員會和何志平(Patrick Ho Chi-ping)涉及的爭議事件,都與中共賄賂聯合國官員有關,卻未能引起全世界的關注。

在後一樁案例中,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積極阻止了內部調查。(何志平於2018年在台灣法院起訴寇謐將,但未能成功。)

寇謐將評論稱,由於對世界衛生組織的不滿以及中共對該組織的不當影響,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在考慮推遲未來的撥款。儘管確實有必要採取某些措施來表示不滿,但與聯合國機構保持距離可能不是最可取的行動方案,因為中共可能會很高興填補這一空白,從而進一步增強其影響力和決定議程的能力。美國應儘快採取行動,不是退出,而是領導民主國家共同努力,使聯合國機構步入正軌,並減少中共之流嚴重侵犯人權者的邪惡影響。

寇謐將最後說,自冷戰初期成立以來,聯合國如今面臨著最大的生存挑戰。作為國際安全保證者,聯合國存在的持續意義取決於我們在其聖殿中的積極參與。如果拒絕承認聯合國的嚴重問題,或者面對中共看似不可阻擋的野心而退卻,只會使我們陷入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