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總統因對世衛組織(WHO)在應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中的表現不滿,而宣佈停止對世衛提供資金,並對世衛展開調查。《華盛頓郵報》稱,特朗普不是唯一一個對世衛不滿的人。

特朗普表示,要對世衛存在的嚴重管理不善和掩蓋冠狀(中共)病毒傳播的問題進行評估。「我們的國家將被迫尋求與其它國家合作,通過其它方式保障公共衛生。」特朗普說。

報道稱,在危機的早期階段,世衛全盤搬用中共所說的話和所公佈的疫情數字,而沒有警告全球,北京提供的信息可能是不正確的。該組織無論是在警告病毒人傳人的風險,還是公佈該疫情為全球衛生緊急事件,或是將這種疾病定性為「大流行」方面,都行動得太慢。

《華郵》稱,大量證據證明,中共讓疫情吹哨人噤聲,低報疫情數字。世衛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卻持續對北京大唱讚歌,而中共對疫情回應失誤等一些令人擔憂的問題他卻避而不談。

「你們(世衛)有這個權利,你們有能力去挑戰中國(共)、去對它們(中共)所做的事情表示質疑,為了全球衛生(利益),你們有必要那麼做。」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全球衛生專家戴維·費德勒(David Fidler)提到世衛時說,「但你們卻未能做到。」

譴責世衛在白宮外引起共鳴

報道稱,譴責世衛組織如何處理中共在疫情方面的表現,不僅在白宮,甚至在白宮以外也引起了共鳴。日本副首相最近甚至將世衛組織改稱為「中國(共)衛生組織」(China Health Organization)。 近一百萬人在網上的一份請願書上簽名,要求世衛總幹事譚德塞辭職。

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前助理部長吉姆·科爾克(Jimmy Kolker)認為,美國沒有在疫情開始階段進行應該有的積極回應,有很多原因,包括一些中國疫情信息被(中共)扣留的時間要比本應該快速拿到的時間更長。

即使世衛組織的捍衛者,包括現任和前任顧問,也質疑為甚麼世衛組織本可以對中共提供的信息表達更多的懷疑,但卻一直對中國(共)表示信任。

對世衛提供技術協助的喬治城大學全球衛生法教授勞倫斯·戈斯汀(Lawrence Gostin)認為,世衛本應該對中共質疑,「這是世衛的責任」。

美國聯邦資深參議員、司法委員會主席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表示,在世衛組織改變其行為和領導能力之前,他認為保留對世衛資助的資金符合美國的最大利益。

他表示,世衛具有欺騙性,行動遲緩,且向中共卑躬屈膝,在應對中共病毒大流行方面他們慘敗。

北卡參議員湯姆·提利斯(Thom Tillis)發推說:「我支持總統不向世衛組織提供資金的決定。世衛組織是一家使中國(中共)政府能夠掩蓋和傳播有關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謊言的組織。 」

為何世衛遭譴責?

中共對在2002年至2003年爆發的沙士(SARS,又稱非典)危機試圖掩蓋後,世衛的應急響應方案有所改變:世衛被授權考慮不是國家來源的信息,比如來自疫情爆發地的非政府信息來評估疫情可能帶來的潛在威脅,目的就是防止有的國家掩蓋信息。

實際上2019年末,在武漢的中國醫生就開始討論一種類似SARS的疾病,但他們卻被拘留,罪名是「散佈謠言」,並上電視對他們進行羞辱。

中共之後在2019年12月31日才通知世衛說,武漢有一種神秘肺炎。1月5日,世衛發表聲明說,中國已報告了44宗病例。世衛在聲明中說,中國調查人員報告,未發現病毒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證據,也未發現在醫務人員中傳播。

1月14日,世衛仍表示,中國(共)政府仍沒有發現人與人傳播的「明顯證據」。世衛既沒有因為那些吹哨人所爆料的信息而質疑中共的說法,也沒有對被打壓的醫生提供任何評論。

還有跡象表明,中共低報疫情數字。比如,從1月11日至17日,疫情爆發中心的湖北省在召開兩會,而在此期間武漢市衛健委每日例行通報均稱前一日無新增病例或死亡。但在1月18日午夜,才又開始報告新病例。11日至17日這段期間的數字引起科學家和研究人員的質疑。

但世衛組織並沒有質疑中共的數據。喬治城大學全球衛生法教授戈斯汀說,世衛組織一味重複這樣做,「彷彿是來自自己的信息,彷彿該組織對這些信息進行了驗證」。

他繼續說,世衛組織依靠成員國提供數據,但它可能已經注意到數據中的空白,它們僅僅需要告知外界,他們無法獨立地驗證中共的數據。而「通過不加批評地引用中國(共)的數據,世衛組織官員給那些虛假信息賦予了可信度。」 戈斯汀說。

與此同時,病毒不斷擴散,直到1月20日,中共官員才承認病毒可以人傳人。但那時,武漢已經在危機中,並在中國大陸多個城市,日本、南韓、泰國,之後是美國都發現病例。

1月23日,在日內瓦,世衛的一位應急小組召開會議,以決定在中國的疫情是否可被定性為是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PHEIC意味著一場衛生危機可通過國際傳播給其它國家,從而構成國際公眾安全風險。但這些在日內瓦的官員們就是否宣佈PHEIC進行了爭論,該專家小組在這個問題上劃分成兩組對立面,最終沒有宣佈PHEIC。《華郵》稱,這令公共衛生專家表示驚訝。

該小組直到1月30日,也就是在中國醫生發佈警告後足足一個月,才宣佈了PHEIC。

「應該為中國(共)政府所採取的非凡措施表示祝賀。」世衛總幹事譚德塞說,「我絕對毫無懷疑中國(共)致力於保持透明度。」

2月和3月,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中共在掩蓋疫情,但世衛組織仍繼續稱讚北京,這使一些專家感到困惑。

在1月下旬,中共官員包括武漢市市長都承認,他們應該早些行動。但世衛和譚德塞仍向全球保證,中共做得很出色。

根據中共喉舌新華社的報道,譚德塞1月28日在與習近平會面後,不僅稱讚中共對疫情採取的措施,而且還稱讚「中國(共)體制」有效。

領導世衛組織專家團隊前往中國考察的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稱,中國的疫情工作「令人驚歎」、「非凡」和「成功」。

在中共對疫情的回應仍然引發很多人質疑之際,世衛觀察人士很驚訝地聽到艾爾沃德對中共的讚揚。

他們還想知道為甚麼譚德塞等到3月11日才把covid-19定性為大流行,而這個時候疫情已在多個大洲肆虐。在公開場合,世衛組織領導層有時在基本人權問題上保持沉默。

一次,譚德塞被問及最先披露病毒的武漢醫生李文亮之死時,他說:「鑑於事實,非常難說中國(共)在隱藏疫情。」

世衛組織的言行遭到保守派的譴責。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上周五表示,世衛已經「被中國人(中共)完全滲透。」

曾就世衛組織發表過著作的凱利·李(Kelley Lee)表示,這次病毒大流行表明,需要一個能力強大的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