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各國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嚴格防控之際,澳洲政府的做法與中共截然不同,不但沒有抄中共的「工作」,相反卻實施「不封城,不封小區,不戴口罩」的「三不抗疫」模式,20天就奇蹟般地迎來疫情拐點,讓外界稱奇。

澳洲的「三不抗疫」模式

日前,《馬說西東》上發表一篇文章,題為《不戴口罩的澳洲為何20天就迎來疫情拐點?》引來不少網民圍觀。

文章開頭寫到,3月中旬那會兒,許多澳洲華人傳言:澳洲死定了,趕緊跑(回中國)。因為那幾天,澳洲確診病例直線上升,澳洲政府卻採取了「不封城,不封小區,不戴口罩」的「三不抗疫」模式!這讓「見過世面」的華人,急得不行。

文章稱,澳洲政府雖然要求儘量不要出門,但『生活必須』還可營業,『必要事情』還可以出門,包括鍛鍊(竟然溜狗也算);『律師事務所』允許開門,因為這屬於『生活必屬』」!

政府的抗疫措施,看似一點也不著邊際:國家力量研究的是發錢,一會兒幾千萬,一會兒幾千億,補助企業,補助失業——很多華人說:都要死人啦,你們還補助甚麼小生意?

直接防疫措施呢,只軟綿綿地要求:少出門,勤洗手,與他人保持一米五距離。還是不戴口罩。就這三樣,能抗得了可怕的病毒麼?

老百姓也優哉游哉。西人仍然三三兩兩,跑步、溜狗。不過,新州文化部長Don Harwin,因為到自己的海邊度假屋,還出門購物,被人拍下,警察罰其1000澳幣,他也引咨辭去部長職務。

對此,有網民調侃,看來在澳洲當官的也當的太窩囊了,哪像中共官員那麼霸氣。

澳洲政府呼籲民眾儘量不出門,但民眾仍可自由外出,而且西人大多不戴口罩。(Asanka Ratnayake/Getty Images)
澳洲政府呼籲民眾儘量不出門,但民眾仍可自由外出,而且西人大多不戴口罩。(Asanka Ratnayake/Getty Images)

文章作者表示,他的一位同學,因為孩子在悉尼讀書,現在被「困」在了澳洲,嚇壞了。於是跟他說:「你們不是維護在澳華人權益麼,不是跟聯邦政府的官員熟麼,能不能呼籲他們戴口罩,封居民樓啊!一定要跟中國學,中國的經驗是最有效的!」

作者表示,「我不是這一領域的專家,我不懂」。我一個外行,不敢去與澳洲的首席醫療官爭論;也不敢說誰的經驗是最有效的。只能觀察,並寄希望於澳洲的醫療技術水平,希望這些在華人眼裏看似奇葩的抗疫措施,自有他們的道理。

但連續幾天,病例是驚心動魄的上漲,昨天還幾百,第二天一睜眼就上千了!緊接著好幾千了!也開始有死亡的了!

新州的衛生部長甚至向公眾宣稱:他們一個州,要做好感染150萬人的準備!150萬人!

但政府仍然不聽華人的建議:將居民的大門都釘上!所有商業都停止!

很多華人因此認為:澳洲這麼不重視,肯定死定了!

但讓人沒想到的是,從宣佈緊急狀態的3月18日起,到了4月1日,澳洲首席醫療官驚奇地發現:確診病例增長率,從前兩周每天30%,下降到了7%!

截止4月10日,澳洲已從3月中旬每天上漲幾百例,下降到只增加了93例,不足一百。截至4月15日,澳洲死亡人數是63例。

很多人不解:澳洲不按華人的方法辦,為甚麼也能成功,而沒有出現「災難性」的後果?

文章作者坦言,他也沒有答案。但悟出了一個道理:不論甚麼事情,各村有各村的打法。不一定我們的經驗,就一定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許多人身處海外時,常常忘了國情的不同,總是堅持自己的辦法才是最好的。

他認為,澳洲這一「平衡式抗疫」,可能成績會更好?即要抗疫,又要兼顧經濟活力;即要防止病毒傳播,又要保證百姓正常的生活。

同時,作者也認為,澳洲這樣的成績,華人功不可沒。因為,澳洲政府一步一步升級「禁足」措施,與華人一開始的痛罵,不無關係。

他還表示,但不能認為這顯示澳洲政治的愚蠢,這恰恰是值得思考之處——因為華人的罵聲,能夠想罵就罵,還能被政府聽到,而且還能採納。不論罵者貴賤,不論罵者種族,都會使掌權者誠惶誠恐。

作者表示,這種渠道的暢通,應當也是澳洲快速迎來疫情拐點的原因之一吧?

有人問:為甚麼華人總罵澳洲總理或部長?有人戲答:因為沒風險,想想事實的確如此。但換了在中國,你試試罵一下中國的掌權者?我只能說一聲「呵呵」!

4月15日,澳洲民眾在戶外籃球場打籃球,絲豪不受疫情影響。(Asanka Ratnayake/Getty Images)
4月15日,澳洲民眾在戶外籃球場打籃球,絲豪不受疫情影響。(Asanka Ratnayake/Getty Images)

澳洲對中共態度強硬

值得一提的是,大紀元3月11日的《特稿》指出,中共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武漢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

文章指,歷史和現實都指出了消解瘟疫、趨吉避凶的明路:那就是認清災厄的根源,明曉中共的真相;脫離中共、拒絕中共,就能遠離災厄、不受瘟疫侵害。

澳洲能以最小的傷害避過瘟疫的侵襲,與澳洲政府和民眾對中共的強硬態度和立場,不無關聯。

繼美國之後,澳洲也宣佈對中國的禁令,自2月1日起禁止任何到過中國的外國人或者曾在中國轉機的人入境,以防止中共病毒疫情在澳洲擴散。至於澳洲本國公民如果從中國返國,可以入境,但要自我隔離。

4月8日,武漢解封第一天,一架載著90噸防疫物資的飛機從武漢抵達澳洲悉尼。機上載有從湖北武漢、宜昌、仙桃等地籌集的口罩、防護服、護目鏡等超過500立方的醫療物資。但澳洲媒體和民眾對此並不買賬。

有澳媒表示,中共政府從病毒發源地武漢運來醫療物資,是其「口罩外交」重塑形象的一種手段。

澳洲網民對於這批援助物資幾乎是一邊倒的罵聲:「逗我嗎?我可不想要中國(共)生產的口罩靠近我的臉!」

「希望下一趟航班運來的是中國(共)對世界的道歉。」

「誰想的『好主意』?物資是從那個給了我們Coronavirus中共病毒的國家來的!我們永遠都不吸取教訓嗎?」

在各國紛紛對中共隱瞞疫情追責索賠之際,澳洲眾議員克利斯坦森以及參議員安提克,也先後要求中共政府賠償損失。

克利斯坦森3月31日對媒體表示,建議可以收回有政府背景的中資企業持有的土地,以作為對疫情損失的賠償。

除了克利斯坦森,也有其他澳洲議員接受保守派媒體採訪,闡述放縱中共在澳洲收買資產的威脅,要求沒收中共企業的資產。

除了沒收中共海外資產,美國共和黨籍眾議員吉姆.班克斯還提出,為了追討中共賠償,可以考慮不兌付大部份中共購買的美國國債。#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