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日趨嚴重。而日前,中共為防堵在俄羅斯的中國公民回國,不僅關閉所有中俄陸路邊境通道,近日還發出懸賞令抓捕「偷渡」回國人員。有評論指,中共視政權穩定為首位,從不關心國民生死,呼籲僑民困境中反省並認清中共本質。

4月15日,俄羅斯防疫指揮部公佈最新數據顯示,過去24小時,俄羅斯境內新增中共肺炎確診病例3,388例,累計確診病例增至24,490例,死亡198例。

為了防堵疫情蔓延,俄羅斯早在二月份已採取措施,包括對中國斷航、關閉與中國所有的邊境口岸,以及隔離疑似病例。4月7日遣返了首批被隔離的330名中國公民中的100名。隨著俄羅斯疫情不斷升溫,中國也幾乎了取消對俄羅斯所有航班。

在疫情加劇情況下想回家的中國僑民則想盡辦法,從莫斯科經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或者從濱海邊疆區通過波格拉尼奇內,走陸路到達綏芬河,希望通過此口岸入境中國。截止4月13日,中共官方消息稱,從3月21日至4月4日的15天,日平均入境178人,綏芬河口岸累計入境2,670人。

然而,面對大批想回國避疫的中國僑民,中共卻全面防堵。7日,中共關閉了包括綏芬河、琿春、東寧三個陸路口岸。中共駐符拉迪沃斯托克總領事館分別在7日、12日接連發佈公告稱,「強烈提醒」公民勿貿然嘗試經由綏芬河等陸路口岸回國。中共黑龍江省政府同日發出懸賞通知,發動群眾檢舉通過陸路、水路偷越邊境進入黑龍江省的入境者,給予舉報人3000元人民幣、抓獲者5000元人民幣的獎勵。

從黑龍江邊境城市密山市政府對內宣傳的警示牌上也可以看到,中共當局對俄羅斯邊境的管理政策:「越界就抓捕,抓捕就判刑,逃跑就開槍,反抗就擊斃。」

面對大批想回國避疫的僑民,中共卻全面防堵。圖為黑龍江邊境城市密山市的官方警示牌。(網絡截圖)
面對大批想回國避疫的僑民,中共卻全面防堵。圖為黑龍江邊境城市密山市的官方警示牌。(網絡截圖)

中國歷史學專家李元華4月15日對大紀元說,「中共明知道俄國在驅趕華人,卻把這個海關給封了,不讓他們回到自己的祖國。最主要是,他們是回自己的國家,不是說這個時期去偷渡、去闖關、去到其它國家,那麼回自己的國家卻給他設置重重障礙,這就讓人很難理解。」「這和民主社會在當初中國疫情大爆發的時候,(各國政府)克服各種困難派飛機去接回自己本國僑民形成鮮明的對比。」

黑龍江哈爾濱的俞先生對大紀元說,「這就是國家(中共)不負責任,應該主動去把國民接回來,不要讓人家去遣送。都是中國人的血統,無論他們在外國經商、學習,他們在國內有家,有父母兄弟姐妹,回來是理所當然,應該把他們接回來,畢竟是華人。」

為防堵疫情 俄羅斯關閉俄中邊境、停發給中國人的簽證

大陸在去年12月初爆發中共肺炎疫情,於1月23日對武漢封城。與中國民間貿易往來頻繁的俄羅斯於2月1日暫停了所有飛往中國的定期航班,暫停為中國公民發放工作簽證和旅遊簽證,暫停中國旅遊團免簽旅遊,暫時關閉所有俄中邊境口岸,並禁止中國公民經蒙古抵達俄羅斯。

在莫斯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秀萍(化名)告訴大紀元,在2月份時,莫斯科地鐵就有戴口罩的警察查中國人的護照,檢查他們有沒有遵守相關規定,「比如,2月2日回來,回來以後應該在家自我隔離14天,如果發現沒隔離,還到處走、逛街,就把你帶到郊外別墅或是賓館隔離,自己花錢,隔離完後,還要罰款1萬盧布。之後就遣返回國。那個時候,(中共)大使館也知道這個事情,但他們沒啥反應。」

中俄資訊網15日報道,俄消費者權益保護和公益監督局表示,當局在莫斯科各賓館隔離了850多名來自中國和越南的非法移民,其中3人有急性病毒性呼吸道感染症狀,被送醫。

秀萍認為,俄羅斯對中國人查得特別嚴,是因為俄羅斯認為這個病毒是中國傳來的,他們有害怕被傳染的心態,「那個時候疫情開始爆發了,中國來的這些東西都怕帶有病毒,都拒絕。德國的報紙說,病毒在塑料布上可以停(存活)9天,所以,中國人聚集的大市場的中國食品,比如那些醬,凡是從中國運過來的(包裝上)帶中國字的,包括越南人賣的東西,帶有中國字的一律全部下架,不允許賣,你可以(選擇)賣當地的菜。(市場)到現在都沒有開。」

秀萍談到的大市場是指位於莫斯科東南郊的薩達沃和柳布利諾市場,這兩個市場是在2009年俄羅斯當局關閉了華商在莫斯科最初的聚集地切爾基佐夫斯基大市場後興建的,目前每個市場都有近萬人的規模,大量的華商聚集於此。俄羅斯當局為了防止疫情傳播,在3月底臨時關閉了這兩個市場。

「俄羅斯3月28日開始放假一個星期,不讓出門,俄羅斯開始封關(城)。」平時較少外出社交的秀萍表示。

莫斯科華人染疫情況嚴重

3月24日就有消息稱,莫斯科市的實際病人數字遠遠超過官方統計,而截止4月15日,俄羅斯防疫指揮部表示,莫斯科市確診病例新增數量全國最多,達到1774例,累計確診達到14,776例。

BBC中文網4月14日報道稱,莫斯科大量華商感染中共肺炎,感染者絕大多數都是在此經商的個體商戶。

報道說,一名在當地經商二十多年的王姓華商表示,很多中國商戶群租在當地薩達沃和柳布利諾的兩個大市場的旅館內,「這些市場裏的賓館一層就有幾十個房間,每個房間甚至會住七到八個人,他們3月底不營業後,就會擠在房間裏聚餐、打麻將……一個人中標,一層就全軍覆沒。」

陸媒澎湃新聞報道了一名在柳布利諾大市場做生意的中國商人石頭(化名)在莫斯科的情況,石頭說,過完年回到莫斯科,看到身邊認識的朋友、同行一個個回到綏芬河並被確診了,他和妻子陷入了恐慌,「感覺病毒就在身邊,像枕邊放了炸彈」。

王姓華商表示,由於華人是成批而來,「所以有些人是走在灰色地帶,沒有醫療保險。再加上大家基本上都是45歲以上,語言也不好,感到不舒服也很難去醫院,所以很多人只能回國。」

李元華表示,目前留在俄國的僑民處境應該相當艱難,所以他們想要回國,「這些華人一般都是做生意去的,現在疫情在俄國蔓延,他們的生意就沒法做了,畢竟在海外生活的成本比在(國內)高;再加上俄國政府現有的態度,安全成本也會高,所以他們選擇回到自己的家鄉。」

「中共根本就不考慮你是不是本國僑民,根本不管自己僑民的死活。」李元華說。

秀萍表示,其實俄羅斯沒有強迫大多數中國人回國,「留在綏芬河的中國人說,我們不是被遣返的,我們是自願想回國,但中共不讓他們回去,那就是共產黨不好。」

在俄華僑處境艱難 中共駐俄使館漠不關心

秀萍說,她曾經歷2009年6月俄羅斯關閉莫斯科切爾基佐夫斯基大市場事件,「那個時候,中國人用集裝箱運貨物直接運到大市場去賣,就在那個市場批發,後來規模越來越大,之後俄羅斯開始清理中國人的大市場,說貨物來自灰色的,沒(繳)稅的,不合法,其實是邊檢的俄羅斯人做的不合法。」

興建於上世紀90年代初的切爾基佐夫斯基市場,是莫斯科最大的小商品批發市場,也是華商最為集中的地方。當時為鼓勵進口、簡化海關手續,俄羅斯海關委員會默許有背景的「清關」公司為貨主代辦業務手續,但這種「灰色清關」造成俄羅斯政府海關稅收流失,因而關閉了該市場。不過,也有分析說,關閉的背後原因更複雜。

據俄羅斯移民局當時的數據顯示,市場關閉造成10萬人失業,其中主要是中國與越南的移民。

那個市場涉及中國人幾十億的貨物,秀萍說,大市場關閉的時候,她已在那裏工作了4年,「幫人家賣頭飾品,突然就說明天要關閉市場,好多人的貨都拉進來了,後來就宣佈徹底關閉,進到市場的貨箱和放在貨箱裏的錢都拿不出來,很多人吃飯的錢都在箱子裏,就徹底不讓進了。他們就去找(中共)大使館,大使館的人開車轉了一圈,說中國人做得不好,俄羅斯把市場關了,大使館根本不管。」

「中國人就去大使館抗議,有舉牌子的,有哭訴的,大使館不管,對中國人不負責任。後來有很多人吃不上飯,上吊的、跳樓的都有,死了一些人。很多人都說,大使館跟那幫清理大市場的人是一夥的,就是大使館允許他們幹的,大使館就是漢奸、跟外國人一起純粹就是禍害中國人,你指望它,它禍害死你。」

「中共就是這個邪惡本質,你死不死跟它來說就是一個數字,你死了就死了,你活了,就是你自己生命力強。我在這邊這麼多年的心態,大使館除了去辦護照,都不會去到那裏。」

秀萍說,早年在莫斯科經商的中國人很苦,「中國人的大市場,他們住的地方就像學生大宿舍,一條路兩邊全是晾的衣服,進到一個小屋裏,就跟小閣樓式的,那麼小的地方還有兩層樓,上邊還要住人,下邊是小商店還擺著東西(賣),晚上在那裏面還放上床睡覺,就為房費能省下一大筆錢。他們也能掙到錢,再加上中國人吃苦耐勞,拚命要攢錢,怎麼回家也得帶回幾萬美金榮耀,改變家裏的生活環境,那在這兒死扣死攢,吃苦。」

「而在市場做生意也不容易,警察經常找麻煩,有甚麼不合格,就找個理由罰款、沒收護照還得拿錢去求(回)。」她說。

中國人應該反省 認清中共邪惡本質

4月11日社交媒體的影片及圖片顯示,仍有不少華人滯留中俄邊境,呼籲祖國允許他們回國。

李元華表示,中共之前向海外人員宣傳希望他們回國,「但後來,又把他們回國當成好像是瘟疫一樣,避之而不及,整個在國內掀起了一種排『華(華僑)』的風尚,就是說從海外回國的人(會)遭到歧視。」

他說,在遇到這種危難的時候,可能這些中國人會去反省,「就是中共其實一直不把自己國民生死當一回事,它一直把它政權的穩固是放在首位,所以,通過這些具體的事情,我想在這個時候,僑民其實應該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