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在4月15日的新聞發布會上,連續兩次說,《美國之音》對美國所傳播的東西「令人作嘔」,將考慮行使特殊時期的總統職權,不需國會批准、直接任命其上級主管官員。

特朗普說,白宮提名的《美國之音》(VOA)上級主管單位——美國廣播新聞局主管人選邁克爾派克(Michael Pack),被國會拖延了兩年不予批准。現在國會因大瘟疫隔離休會,他將考慮行使特殊時期的總統職權,不用等國會批准而直接任命派克做主管。外界預計《美國之音》即將面臨重大人事變更,其台長阿曼達本奈特(Amanda Bennett)估計會是第一個下台。

上周(4月9日),白宮罕見地批評《美國之音》,拿著美國納稅人的錢,卻在為專制獨裁的中共當局做宣傳,已經與《美國之音》「傳播美國自由民主理念」的指導憲章越走越遠。

這份白宮簡報還以目前的大瘟疫為例,批評《美國之音》「助長了北京的宣傳力度」,指《美國之音》報道「稱中國的武漢封城,是世界許多地方效仿的成功「典範」,然後又在推特上發佈了中共當局慶祝所謂隔離結束的燈光秀影片。」

簡報說,《美國之音》甚至「用中共當局的統計資料,製作了美中死亡人數的對照圖表。儘管情報專家已經指出,中共公佈資料的準確性根本無法驗證。」

《美國之音》是唯一一個由美國政府出資運作的媒體,每年花費納稅人高達2.2億美元。它在二戰時建立,目的就是向全球民眾「講述美國的故事」和「清晰有效地介紹美國的政策」。

美國時事評論家江峰表示,幾十年前,《美國之音》的廣播,使很多中國人明白了西方的自由民主理念,很多中國人冒著生命危險收聽「敵台」。它激勵了幾代中國人,為自由民主奮鬥,在八九六四達到了頂點。

但現在,江峰說,《美國之音》一反其建台理念,明知其短波信號被中共幹擾,網絡資訊也被中共的防火牆遮罩,卻轉過身來對著美國國內傳播,打著平衡報道的幌子,在美國替中共宣傳、洗地,讓在美華人迷惑、對美國反感,起了中共大外宣都起不到的作用。

《美國之音》走到現在,與它的高層有著直接關係。其現任台長本奈特,在2016年接手,她與丈夫格雷厄姆(Donald Graham)都在中國工作過。本奈特曾經在美國左翼媒體彭博社,領導一個全球調查團隊,發佈了一個關於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家族資產的報告,這份報告表面上揭露習近平家族的貪腐問題,實際上卻是為習近平的清廉形象做宣傳。

本奈特的丈夫格雷厄姆家族,掌管了美國另一大左翼媒體《華盛頓郵報》長達20多年;在格雷厄姆掌管《華盛頓郵報》期間,這份美國主流大報專門為中共在海外的喉舌《中國日報》開出版面,讓中共喉舌在《華盛頓郵報》的名義下,向美國人宣傳中共理念。

格雷厄姆還擁有一家教育控股公司Kaplan,它的主要投資都在中國。Kaplan公司與中國的ACE合資,在中國投資幾十億美元,與中國幾十家大學有合作關係,從中獲得巨大收益。

除了其台長,《美國之音》亞太執行主編、遠東部負責人張晶,畢業於北大國際政治系,就是中共專門培養特務的機構。他能在《美國之音》做高管,當然與其上級主管單位——美國廣播新聞局有直接關係,這也是特朗普總統兩年前就要換其主管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