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4月14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蔓延全球逾兩百個國家;中國之外,累計確診近190萬例、死亡超12萬人。目前還沒有針對中共病毒的特效藥與疫苗,也沒有任何具體治療方案,臨床普遍採用維持病人機體功能的治療方式。知情醫生表示,中共病毒患者只能靠自愈。目前,全球正在加速研發針對中共病毒的疫苗,但醫學界警告,新疫苗恐有致命危險。早在2月下旬,德國病毒權威就警告,全球用盡資源仍徒勞,疫情無法抑制。

中共病毒蔓延超過200國

截至4月14日,中國之外212個國家和地區有確診病例,累計確診1872,703例;累計確診過千例的國家增至72個;累計確診病例破萬的國家已有22個。美國累計確診超60萬例全球居首,西班牙超17萬例、意大利逾16萬例分列二、三位;歐洲確診超千例國家已32個,亞洲23個,美洲11個,非洲4個,大洋洲2個。截至4月14日,中國之外死亡123,366例。而中國大陸的確診病例及死亡病例被外界普遍質疑造假、大幅縮水,真實數字成謎。

武漢新冠肺炎病毒傳染源、傳播及致病機理至今仍迷霧重重,已表現出直接傳播、接觸傳播、空氣傳播、糞口傳播、血液傳播;潛伏期變化不定,屢現反常傳染模式;五成患者被無癥狀者傳染;病毒核酸檢測準確率只有四成。臨床癥狀顯示,武漢肺炎不僅堵塞呼吸供血系統,也攻擊人體免疫系統以及生殖系統。病理顯示,患者肺脾心腎腦皆受損。專家警告說,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危險性比伊波拉更大;武漢肺炎傳染力比SARS強20倍;致命性是流感23倍。

沒有特效藥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後,世界各地科學家都在測試不同藥物的臨床反應,以期最快找到適合的藥物。目前還沒有針對該病毒的特效藥,也沒有任何具體治療方案,臨床普遍採用幫病人提高免疫力,維持機體功能的治療方式。

美國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官網發文稱,目前雖然有正在研發的疫苗以及處於臨床試驗中的治療藥物,這些藥品仍處於研發初期。這些藥品還未經過全面檢測證實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且FDA尚未批准任何相關藥品。文章警告,小心新冠病毒檢測,疫苗以及治療欺詐。

大陸媒體《財新》引用在一線治療感染病毒的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彭志勇的話稱,新冠病毒最大的危害是攻擊人的免疫系統,導致淋巴細胞下降,肺功能受損,呼吸衰竭。很多危重症病人因為呼吸衰竭而死,也有很多病人因免疫力系統下降,導致併發症,多器官衰竭而死。

彭志勇稱,目前沒有針對該病毒的特效藥。搶救重症患者的原理是幫病人維持機體。

具體來說,針對不同病人的症狀,呼吸困難的就給病人供氧,腎功能衰竭就給病人透析,休克就用ECMO(體外心肺支持)搶救,病人缺甚麼就補充甚麼以維持其生命。

這種情況下,病人康復或者治癒,全靠自己的免疫力恢復,將病毒消除。

彭志勇稱目前所謂的「特效藥」可能是病人使用某種藥物再加上其他治療,情況有所好轉,但個案不代表普遍有效,和該病人的病重程度、身體質素等有關。

大陸知情醫生:中共病毒患者只能靠自愈

有大陸知情醫生表示,此次病毒的特徵是:一、感染後自愈的患者可產生抗體,能有效對抗病毒。二、如通過打干擾素、球蛋白而「治癒」出院的病人,只是強行壓制病毒。停止用藥後隨時會復發,且具傳染性,復陽的原因就在於此。

一名自稱為「武漢同濟醫院前線醫生」的人在網絡發帖表示,所有出院的人並不是「治癒」了,而是病毒在體內受藥物和免疫力的壓制,暫時隱藏而已,所謂出院的人,只是隨時可能爆發的傳染源!

醫學界:中共病毒新疫苗有致命危險

目前全球正在開發20多種疫苗。在非常規地跳過動物研究測試疫苗安全性或有效性之後,人們已經開始了人體試驗。還有一些科學家正在動物研究階段,希望在今年晚些時候獲得人體試驗的結果。

但是,就算科學家們今年能夠研發出疫苗,對疫苗進行大規模生產仍是一項艱巨工作,至少要到明年年中旬才準備就緒。

而疫苗是否能研發成功,還是未定之數。目前已經有四種冠狀病毒在人類中傳播。這些病毒會引起普通感冒,而人類並沒有針對它們的疫苗。

億萬富翁比爾·蓋茨最近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採訪時表示,當前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問題的唯一解方是全球接種新​​疫苗。「你知道,得到不僅僅是數億支、而是數十億支疫苗是如此重要,因為這是個全球性問題。」蓋茨基金會今年2月表示將捐出1億美元用於支持全球抗疫;蓋茨除了自己擁有一家生產疫苗的公司,也資助12家藥廠進行中共病毒疫苗研發。他表示有信心讓美國政府對本土兒童推行強制注射疫苗。

美國著名律師小羅伯特·甘迺迪發文批評,蓋茨基金會的慈善性免疫運動已給幾十萬人帶來災難性後果。他也引述醫學界觀點和研究發出警告,任何中共病毒新疫苗都有致命危險,這也是比爾·蓋茨要求免於追責的原因。而對蓋茨提出的將疫苗接種者納入數字認證體系,美國司法部部長巴爾也表示反對。
 
甘迺迪4月11日再次發文問道,小兒科專家保羅·奧菲特(Paul A. Offit)和彼得·霍特茨(Peter Hotez)一直支持推廣疫苗,「為甚麼他們也嚴厲警告開發中共病毒疫苗具有特殊且可怕的危險?」並附上專家發言的影片剪輯。

甘迺迪指出,中國爆發SARS疫情期間,科學家曾嘗試開發冠狀病毒疫苗。美國等國的科學家團隊為動物接種了4種試驗性疫苗。起初所有動物都對SARS病毒產生了強大的抗體反應,但當科學家讓接種疫苗的動物接觸野生病毒株時,結果令人震驚:這些動物產生了過度免疫反應,整個身體發炎,引起致命的肺部感染。

他提到,在1960年代「呼吸道融合病毒」(RSV)疫苗的臨床實驗中,研究者也看到過同樣的過度免疫反應,該實驗造成2名兒童死亡。

除了奧菲特和霍特茨之外,白宮應付中共肺炎疫情專責小組重要成員、美國國立衛生院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也曾在不經意間透露,任何一種中共病毒新疫苗,都可能讓接種者在接觸野生病毒後出現致命的過度免疫反應。

甘迺迪批評,即使如此,福奇仍然不計後果,給部份由蓋茨資助的疫苗開了快速通道,即不經動物研究就可進行臨床實驗;而要對過度免疫反應作出預警,動物試驗是必要一步。

實際上,蓋茨本人也擔心疫情的致命危險,他已聲明,除非美國政府同意為他吃的官司埋單,不然他不會發放疫苗。2月4日,在美國還只有11例確診病例時,福奇悄悄通過一項法規,讓中共病毒疫苗製造商完全免於承擔責任。

德病毒權威驚言:全球用盡資源仍徒勞 疫情無法抑制  

早在2月下旬,德國權威病毒學者、柏林夏裏特醫院病毒研究所所長德羅斯登(Christian Drosten)認為,目前即使用盡所有資源,恐怕也無法在最後一刻抑止疫情蔓延,肺炎疫情在全球大流行不可避免。

德羅斯登表示,許多感染中共病毒的感染者並沒有癥狀,又或是癥狀極其輕微,根本不會去就醫,也就無法被確診,而無癥狀感染者能在不知不覺中造成疫情擴散。

德羅斯登指出,他引用了倫敦帝國學院利用數學模型演算的結果指出,從中國輸入的感染病例中,大約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被發現,所以他不再認為中共肺炎疫情能夠避免全球大流行。

流行病學專家克勞澤(Gerard Krause)指出,目前科學界還無法準確判斷中共肺炎在全面蔓延後的重癥率、死亡率,也無法預測哪些人屬於高風險人群,中共肺炎與流感病毒不同,現在並沒有疫苗可用,即使現在加緊研發也無法即時投入應用,短期內也無法研發出特效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