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武漢知情人向大紀元曝料說,湖北建設銀行組織所有分行、支行人員分批進行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包括分行行長在內,超過10%的人員檢測結果呈陽性。此外,該知情人還披露,政府給企業的紓困補助只有國企才拿得到。

湖北當局一直宣稱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確診數連續數十天歸零,但民間傳出諸多消息,顯示湖北疫情並未緩解。

湖北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稱,4月15日24時,湖北新增確診病例為0,還稱湖北除武漢外連續42天無新增確診病例,而武漢自4月9日至今,確診數字也被歸零。

4月15日晚,大紀元收到吳先生(化名)的曝料,「我朋友是銀行高管,銀行復工(進行)病毒檢測,一堆陽性,包括分行老總、部門老總、司機等。」

他說:「現在還在繼續查,已經超過10%了。全部被隱瞞,封鎖消息,不報數字,繼續停工。國有銀行都不開工,只有幾個網點對外。」

他表示,目前消息全部被封鎖,醫院檢測後都不上報,「然後踢皮球,因為誰都不想增加自己的數字,所以,人民醫院要建行去協和(醫院)查,就是不想自己的數據變大。」

(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提供)

但是,一個戲劇性的事件讓建行今天(4月16日)不管陽性不陽性了都得復工。

吳先生披露,4月15日下午,湖北省一副省長去青山紅鋼城的一個建行辦理業務,櫃檯人員沒認出他來,讓他排隊,他大怒,並約談了省建行的行長,行長於當天深夜緊急開會,要求所有建行網點第二天都要上班,「不管陽性不陽性了,省領導今天不爽。」

企業紓困補貼 只有國企拿得到

此外,吳先生還曝料說,疫情期間政府稱會為中小企業提供紓困補貼都是假的。他說,一位銀行負責企業貸款的朋友告訴他,銀行提供給中小企業紓困的補貼、貸款「門檻很高,除了國企外,其它企業拿不到」。

他說:「政府做個樣子,讓企業登記,但真正符合要求、可以申請貸款補助的(企業)不到10%。」

他認為,接下來會出現中小企業的倒閉潮、企業老闆的跑路潮。

檢測呈陽性 卻不算確診

吳先生還發來一則內部通告,記錄了一名建行確診員工的接觸史,內容顯示,病毒檢測呈陽性,並不算確診。以下是內部通告的內容:

4月14日,江漢區共新增病例1例,其中確診病例0例,陽性檢測者1例。經調查,共發現密切接觸者1人,為患者室友1人。

患者李思,女,22歲,建設銀行食堂職員,已送至萬松園省委黨校集中隔離點隔離。

患者自述4月10日13:00,獨自步行(戴口罩)至新華路建設銀行大廈進行職工體檢,做新冠(中共病毒)核酸檢測(結果為可疑待查),隨後與同事(李星)一同步行至青年路花園道內QQ奶茶店掃碼網上購買奶茶,未進奶茶店內,店員戴口罩與手套,無接觸取單。患者及李星拿著奶茶一同步行至居住地江漢區青年路235號附2棟202。中途無其它停留,回家後未出門。

4月12日,單位電話通知患者複查,上午8:30患者獨自步行至單位做新冠(中共病毒)抗體檢測結果為IgM陰性;IgG陰性、新冠(中共病毒)核酸檢測陽性。

4月13日11:42,患者再次接到單位通知,步行至王家墩東乘坐地鐵2號線,至中南路轉4號線到復興路,步行至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做血常規、肺部CT檢查。當日血常規檢查結果正常,肺部CT顯示無異常改變,新冠(中共病毒)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患者於13:56乘坐地鐵原路返回家中。在此期間患者無任何發熱及呼吸道症狀。

患者自述3月28日,由於單位要求上班,故獨自乘坐漢川-漢口D2272車次8號車廂11B座火車,於14:45分到達漢口火車站,隨後乘坐公交(患者訴記不清)於17:34分到達武漢市江漢區青年路235號附2棟202(職工宿舍)居住,與室友(李星)共同居住,一人一間房,期間均佩戴口罩。

3月29日—4月3日,患者每天早上6時同室友一起步行10分鐘左右至新華路建設銀行食堂上班,13時左右與室友一同下班,多數時間是直接步行回家。單位統一要求所有職工上班期間戴口罩、手套、帽子。患者主要負責發盒飯的工作,發盒飯時都是1米以上的距離進行發放,單位員工未在食堂集中用餐。

3月29日下班後,患者與室友一同在北湖車站坐巴士(具體車號記不清)在協和醫院站下車,步行至武商量販超級生活館購買生活物品。公交上另外還有3位乘客,均分開落座。由於當日下雨,故公交上未開窗,車上工作人員戴口罩、手套,無接觸。患者在武商量販超級生活館收銀處排隊時,與其他顧客保持距離1米以上,與收銀員(口罩、手套、護目面罩)無肢體接觸。14:27分患者與室友一同坐公交回家。

3月30日13:48,患者獨自坐地鐵到循禮門下車,步行至大潤發超市測體溫、掃碼進入購物,購物過程中全程無排隊現象,無任何人接觸,於14:39分在自助收銀機結帳。隨後乘坐地鐵回家。

4月4日—4月13日,由於職工體檢需要幾天休息期,故患者同室友一同在家休息,休息期間患者獨自有1~2次戴口罩在樓下便利店購買零食,大概20分鐘左右,支付寶付款,與收銀員保持1米以上距離,隨後回家。其它時間除單位體檢外,均未出門。

患者曾分別乘坐公交和地鐵前往超市購物,公交、地鐵及超市均是空間相對封閉及人群聚集的場所,感染來源推斷可能為乘坐公交、地鐵或去超市購物時接觸污染的環境或近距離接觸無症狀感染者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