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涉及數十億元(人民幣)的浙江省杭州市軍區土地案引起大風波,案件牽涉郭伯雄之子、時任浙江省軍區副政委郭正鋼。2015年3月,郭正鋼落馬,其妻吳芳芳也被抓捕,但該土地案至今懸而未決。

吳芳芳是該土地規劃項目的操盤手,也是其中兩個市場的老闆。她曾獲「租賃權」,再以承諾回報的方式向社會公開大筆「集資」進行開發。項目後未能對業主履約,造成巨大債務糾紛,許多業主苦苦維權追債多年。然而,他們不但討不到說法,還被當地政府部門恐嚇、威脅、拘留。

集體維權無法繼續

今年53歲的陳子亮是投資業主之一。他參與投資其中的恆大建材市場,後被業主推選為維權代表。走過幾年坎坷的維權路,他表示集體維權幾乎已經停止。

陳子亮說,由於業主人數多、想法多,大家心不齊開始出現內鬥。還有些人被收買,開始攻擊仍努力維權的人。

曾經活躍的維權微信群現在也變得冷冷清清,有些人還想維權,但已經不敢再出來說話了。之前,多名業主被公安以「尋釁滋事」、「擾亂治安」等罪名關押。

陳子亮說,「抓怕了,這麼多人被抓。恆大市場就有7個人被抓,最少(關)2、3天,最多的有10天。」

警察也會時不時「關心」他,或打電話,或傳喚,讓他不要在微信上「亂發信息」。由於是「維權代表」,他成了被針對的對象。

「他們(警察)把其他人抓住,想從他們身上挖出證據來對付我,但後來沒有找到證據。出來的人都跟我講,他們的目標就是針對你的。」陳子亮說。

目前,恆大市場的案子由杭州市下沙政法委維穩辦管,陳子亮說,「它就是管你們(業主)不要鬧,只要你們不鬧就好了,你們不去討就好了。」

(受害人提供)
(受害人提供)


被毆打 遭刁難 個人維權路漫漫

2018年6月22日,陳子亮找到恆大負責人,代表業主對其單方面的方案提出異議。但是,下沙經濟開發區政府維穩辦主任盛斌指使恆大安保毆打他,盛斌甚至揚言:「信不信我弄死你。」

報警後,陳子亮當著警察的面現場指認了打人者,隨後被朋友送往杭州邵逸夫醫院檢查,診斷為L3腰椎壓縮性骨折。

於是,陳子亮又開始為自己被打案件維權,要求將所有打人保安信息公開,要求涉事派出所迴避,要求案件被正常審理。但是,他等到的卻是派出所和法院為了阻撓官司而準備的更多「下三濫、不要臉的做法」。

「他們(下沙派出所)做一些事情做得很滑稽的,」陳子亮說,「有一次一個文件要送給我,他是故意要搞這個送達,麼要半夜來敲門,我們都睡了,半夜來敲門。」

「還有我一個要求他們處理的信,他半夜11點半打電話給我,說我收到了。」然而,陳子亮並沒有在半夜收到任何信。「他說已經回覆你了,你沒收到是你的事情。」

在為被打事件向法院立案時,陳子亮按照所給材料上的手機支付方式支付訴訟費,付款成功顯示「正在審核」後,他就沒再關注。大約15天後,法院給他打電話說訴訟費沒交,算自動撤訴。陳說立刻去補交,得到的答覆是不行,算撤訴處理。他一直想不通,付款的問題出在哪裏。

在要求信息公開的官司中,法院即使開庭也僅是走過場。「基本上我這一方提出來的東西他(法院)是不採納的。他基本上是按照對方的口吻,稍微編一下,第一人稱改一下。本來是公安機關怎麼說,經過法院之後就改成法院怎麼說怎麼說。基本上是這樣一個形式。」

陳子亮說,他會繼續要求信息公開,還要提起民事賠償。

「處處陷阱 千萬不要投資」

《新京報》2015年曾報道,吳芳芳靠丈夫的關係影響力,以軍方土地起樓經商,集資斂財,5年半掠水15億元,直至郭正鋼被查,吳的資本帝國轟然倒塌。

投資者透露,其中恆大建材市場的集資款項近6億。陳子亮投資了43萬多,目前僅拿回10多萬利息,剩下的錢沒了著落。

恆大市場的維權是否繼續,陳子亮說,「走一步是一步了,沒辦法了,我自己現在身體也不大好。」

被打傷後不到一年,他出現了高血壓、糖尿病和輕微腦梗死,半邊身體發麻。「我現在甚麼活都幹不了,就養傷了。」

由於無法工作,陳子亮一家現在僅依靠他太太的薪水以及那10多萬利息維持生活,錢已經花得差不多了。

他告誡在中國大陸想要投資的民眾,「千萬不要投資,千萬不要,到處都是陷阱。我個人覺得,在中國這個環境裏,不可能有好的東西給你投的,我們沒有這種機會的,普通老百姓沒這種機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