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對法輪功的滅絕人性的迫害中,武漢彭唯聖一家五口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先後多次被綁架、非法抄家、拘禁、洗腦、勞教和判刑迫害,其中兩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上接4月15日A8)

母親李瑩秀得知該消息後,將彭敏接回家。彭敏堅持修煉,正當他的精神和身體稍有起色之時,市公安局防暴大隊派來30餘個警察強行把他綁架至武漢市第七醫院進行所謂的「治療」。

到第七醫院之後,警察協同市「610」特派員將彭敏隔離至該醫院住院部二樓骨外科盡頭的一間小屋內,外面用屏風擋住;並強迫其母和兄弟彭亮不得離開那裏,名為看護,實為隔離軟禁,以免走漏風聲;同時將武昌中南街派出所的警察安插在隔壁的房間內24小時監視,以防他們同外界接觸。

在醫院期間,院方在「610」辦公室及市公安局的指使下,對彭敏的家人宣稱,彭敏要想出院,除非等他死後,他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這時的彭敏頭部以下的身體已經完全失去知覺,其背部因在看守所受的迫害而潰爛了一個大洞。

母子雙亡 央視造謠

2001年3月9日,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攝製組與武漢電視台的人來到醫院,對彭敏及其家人進行「採訪」。這時醫院的態度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面對攝製鏡頭,一邊幫彭敏上藥,一邊幫他翻身,好讓他正面面對鏡頭;還對採訪人員說,他們用最好的醫生、最先進的設備、最見成效的藥對彭敏進行治療。

彭敏及其家人當即就揭穿了院方的彌天大謊,彭敏還詳細敘說了其受傷癱瘓的經過,他反覆強調受傷癱瘓不是因為煉功造成的,是被惡人迫害所致!

然而,中央電視台的採訪人員卻置之不理,一再問一些套話、空話,進行遮掩。他們問彭敏的母親:「你兒子搞成這樣,你後不後悔?」

2001年4月5日上午,年僅27歲的彭敏被強行注射了不知名的藥,致使於當天深夜即6日1時多被害死。

他的遺體立即被轉移,家人立即被隔離。遺體在當日上午10時左右就被秘密火化。其間,其父彭唯聖被從勞教所帶出來,看了最後一眼兒子的遺體,隨後又被投進何灣勞教所;妹妹彭燕當時在牢中,很久一段時間裏對彭敏的死訊一無所知。

彭敏被害死後,中共武漢市、區「610辦公室」以及武昌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就將彭亮及其母親李瑩秀關進武昌區青菱紅霞洗腦班,單獨看守、強制「轉化」。

李瑩秀痛失愛子,幾日未進食,又吃不進洗腦班的帶辣椒的菜,再加上蓋的單薄,出現了發燒症狀,被4個警察架去醫院。

當天回來後,李瑩秀將針頭拔掉,說自己已好,卻被4個警察一陣暴打,強行架走。李瑩秀當即責問,說要記下惡人的罪行,隨即被警察將腦袋打破,到醫院後不治而亡。

2001年4月29日,李瑩秀在兒子彭敏去世22天以後,也在同一家醫院離世,年僅52歲。

彭唯聖從何灣勞教所戴著手銬去七醫院看了妻子的遺體,發現她的頭髮已剃光,頭部有創面,鼻子和口中有瘀血,衣服上也有血跡。他悲憤地質問在場的公安和醫務人員:「她到底是怎麼死的?!」

在場的醫生稱,李瑩秀是因腦溢血導致死亡的,腦袋上的血跡是由於解剖時做腦穿刺時留下的。但彭唯聖知道李瑩秀根本沒有與腦溢血有關的病史,在其一再追問下,在場的公安無意中透露:她的死是因為彭敏死後她講的話太多了。

「610」洗腦班:「不妥協,無限期關押」

彭唯聖本應在2001年4月28日冤期滿後出獄,但因不放棄法輪功,被延期6個月;6個月滿後,仍不被釋放,再延期3個月。2002年1月,他直接被轉到武漢市武昌區余家頭江堤旁的武漢市武昌區「610」洗腦班,那裏的領導公開宣佈:「不妥協,無限期關押」。

隨後彭唯聖被轉至看守所,又轉至洗腦班;從洗腦班走脫,輾轉到新疆。武昌公安分局費了大量人力物力將其綁架回武漢,之後他一直被關在洗腦班。

中共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卻在2001年10月上旬的中美人權對話期間播出節目,指責彭亮對在美國訪問的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趙志飛的起訴,反誣其弟彭敏是「拒醫身亡」,其母則因「突發腦溢血死亡」,同時亦稱母子都為「殉葬死亡」。

彭燕後來回憶說:「小哥(彭敏)為人穩重、待人誠懇,那常掛在臉上的、且從內心自然流露出的笑容,極具親和力,認識他的人都非常喜歡他。」

「小哥是一個堅強的人,有韌性、能吃苦。就在小哥18歲時,他真的離家去尋找能指引他修行的地方。回來後,他告訴我們,這2年他去了很多地方。路上沒有錢了,他就給別人打工,還在小煤礦幹過。在一次事故中,他不顧自己的安危還救出了六個礦工。」

「母親被害死後,和小哥一樣,遺體還未冷,便被惡警們匆匆火化。我的親人,兩個善良無辜的生命就這樣被害死了。惡警沒有通知我,竟連最後一面都不許我見。就在母親被迫害死的當天中午,武昌區檢察院給我送來起訴書,竟說『你沒地方待,給你換個地方待』。半個月開庭、半個月下判決,我被非法判刑3年,在武漢女子監獄受盡酷刑折磨。」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滅絕人性的迫害中,武漢彭唯聖一家五口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先後多次被綁架、非法抄家、拘禁、洗腦、勞教和判刑迫害,其中兩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小兒子彭敏和母親被迫害致死後,大兒子彭亮和女兒彭燕又先後被綁架關押,遭受殘酷的洗腦迫害。他們的父親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遭迫害致精神失常。

上告美國法庭勝訴

弟弟彭敏和母親去世後,彭亮遭受了一連串的打擊,每天還被看守人員打40個耳光,在洗腦班殘酷的迫害下,他違心地寫了所謂放棄修煉的「保證書」後才被放回家。

由於國內沒有說理的地方,在法輪功學員的幫助下,他終於在2001年7月通過互聯網將省公安廳副廳長、「610辦公室」頭目趙志飛告上美國的法庭,指控趙對湖北省的法輪功修煉者犯有非法致死、酷刑、非法監禁和反人類罪行,以及違反其它國際人權法律。

趙志飛在訪美期間收到美國法庭的傳票,回國後開始瘋狂報復。2001年8月,彭亮被抓,同時好幾個幫助他的法輪功學員也被抓,如武漢市武昌區中南街法輪功學員嚴志剛、武漢法輪功學員劉迅春。

同年12月21日,美國法院法官丹尼斯考特對趙志飛進行缺席判決,趙在該5,000萬美元的民事訴訟中敗訴。這是第一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在海外因對法輪功的迫害而被判罪的案例。

彭亮先後被關押在武漢市第二看守所,那是關押重犯、死刑犯的地方,後又被轉到武昌青菱看守所,最後轉到武昌區「610」洗腦班。彭亮一直受到嚴酷的迫害,公安系統對外嚴密封鎖他的情況,嚴格控制不讓他靠近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樓前,不讓他與法輪功學員接觸。

有一次,有個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探視時,正好彭亮在接見家屬的房間裏做衛生,工作人員叫彭亮立即離開;還有一次停水了,彭亮提了一桶水想給樓上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送去,還沒走幾步,警察就惡狠狠地叫他把水桶放下,還罵罵咧咧地叫他回到小鍋爐房去。(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