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初是日本東京的櫻花最可人之時,如果沒有這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此時,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應是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賞花下漫步,在賞花之際,達成期待的協議,獲得日本經濟上的援手。

中共病毒意外地出現了,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成危及世界經濟和生命的災難。3月5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作出兩大決斷:宣佈推延習近平訪日;要求日企擬定計畫盡快從中國撤出。

促成安倍撤離中國的決定是疫情下產業鏈斷裂,重創日本經濟。

武漢封城後,在中國的日企停產,電子產品、汽車零部件供應鏈斷裂,日本汽車產業基本停擺。另一方面,日本在中國的口罩廠商,原本100%銷往日本的口罩被中共強行徵收,到6月底之前被禁止銷往日本。

在疫情中,不可預測的中國特色的政治風險以及「世界工廠」成長的瓶頸也零距離地展現給世界。

《日經新聞》4月15日報導披露,3月5日,安倍晉三在首相官邸召開緊急經濟對策會議,出席會議的有經團連會長中西宏明等商財界大佬級人物。在會議上,安倍直接了斷地說:「在中國的產業鏈存在致命問題,必須消除這種高度依賴的風險,高附加值的產業遷回日本,其他的向東南亞國家分散,確保產業鏈的多元化。」

安倍的這一決斷使被塵封的「中國+」計畫重新擺在日本產業界的桌面上。

針對近年中國政治、經濟環境急遽變化帶來的風險,日本曾擬定了一項「中國+」計畫,既不要把所有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裏,日本打算分散在中國的投資風險,考慮逐步把部分產業遷回日本,或分散一部分到東南亞國家。由於多方面原因,該計畫未能正式成形,被閒置一旁。疫情之下,「中國機遇」秒變「中國風險」,「中國+」被重新啟封。

4月8日彭博社報導,日本政府計劃從價值1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方案中撥款22億美元,協助日本製造商將生產線撤出中國,轉移至其它國家,以恢復中斷的供應鏈。

4月9日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美國企業從中國遷回美國的所有支出,美國政府給予100%直接報銷,包括:廠房,設備,知識產權,基建,裝修等所有費用。」他表示,「美國政府為企業從中國遷回的全部成本買單。」

美日先後表示撤離中國成全球「去中國化」的重要標誌。大陸經濟學者、自由撰稿人廖誠認為,中國政治民主滯後,公權力不被制約,難以應對國際大變化,大勢已去,中共無法挽回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