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滅絕人性的迫害中,武漢彭唯聖一家五口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先後多次被綁架、非法抄家、拘禁、洗腦、勞教和判刑迫害,其中兩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20多年裏,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與監獄中,慘遭酷刑折磨與精神摧殘,甚至遭受活摘器官的暴行。

據明慧網消息,無數家庭被摧殘得支離破碎,有的甚至一家失去多位親人,孩子失去父母、妻子失去丈夫、老人失去子女。許多法輪功學員的家裏經常是幾個人被同時關押迫害、非法勞教、判刑等等,以致老人無人贍養,小孩無人照顧。

時至今日,殘酷的迫害依然在持續發生。

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螃蟹甲紫金村彭家是個極普通的五口之家,兩個兒子、一個閨女。父親彭唯聖、母親李瑩秀是當年的「知青」,20多年來在新疆的苦寒之地辛苦勞作,帶著一身病痛回到武漢,靠修單車維持生活。小兒子彭敏曾自己去武漢大學業餘學習工商管理,後來在一家私營物流公司做負責人。

1997年,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彭唯聖得到一本《轉法輪》,全家人都開始修煉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每天早上去煉功點煉功,每天晚上在煉功點讀法輪功著作《轉法輪》;回到家,一家五口還齊聚一堂,互相分享、交流在修煉上的體會,如:是如何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的;是如何為他人著想的;在遇到矛盾時又是如何向內找提高心性和過關的……

母親李瑩秀心地善良、言語不多,在新疆曾一直患有支氣管哮喘、寒癆病,一咳嗽就咳得腰彎下去,每每臉憋得通紅,嚴重時會暈倒在地;煉法輪功後不久,病症全無,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能正常生活了。

李瑩秀做事有耐心,待人隨和,對誰都很好,盡力地關心照顧每一個人。「記得那時家裏是平房,鄰居們居高臨下,經常為了自己的方便從二樓把髒水往我家房頂上潑,垃圾往房頂上倒,使得院子裏經常遍地髒水、垃圾。母親總是默默地打掃乾淨,毫無怨言。」女兒彭燕回憶說。

大兒子彭亮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道德高尚。他忠厚、善良,能吃苦耐勞,做事認真負責,不計個人得失,吃多大的虧都一笑了之,事事為別人著想。他曾經為一住在七樓的住戶做外牆防水,施工者只用繩子掛在七樓外施工,將外牆整整一面牆重新上水泥再做防水,其工程可想有多大。做完後,住戶卻不給錢,說是要試水,下上幾場大雨不滲水後再給錢。

彭亮沒和他多說甚麼就答應了;兩個多月後,去找他要工錢時,那人又說雨不夠大,還沒試好,試好再給。其實,這期間是下了好幾場大雨的。彭亮甚麼也沒說,從此以後再也沒去找他要工錢了。

一家五口人的遭遇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彭家5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先後多次被綁架、非法抄家、拘禁、強制洗腦,被勞教和判刑迫害,其中兩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小兒子彭敏於2001年1月9日在武漢市武昌區青菱看守所被警察指使犯人毒打,致使四肢和脊椎粉碎性骨折,全身癱瘓,在武漢市第七醫院去世,年僅27歲。

22天後,母親李瑩秀又被市、區「610辦公室」關進洗腦班毒打致死。隨後中共央視「焦點訪談」還顛倒黑白、編造謊言,反誣彭敏是「拒醫身亡」,李瑩秀是「突發腦溢血死亡」。

父親彭唯聖因依法上訪、不放棄信仰,先後被綁架5次、關押洗腦8次、非法勞教兩次,並在武漢市何灣勞教所第二次非法勞教期間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2001年7月,原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趙志飛訪美期間,因對彭敏和李瑩秀被迫害致死負有直接領導責任而被告上法庭。省市「610」為了推脫罪責,掩蓋罪行,指使武漢女子監獄不惜一切代價「轉化」(逼迫放棄修煉)彭燕。

彭燕當時被劫持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期間兩次被強迫睡「死人床」,共長達39天;被非法判刑3年入獄後,又慘遭各種殘酷折磨和摧殘。

大兒子彭亮多次遭綁架,3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2001年底,被綁架迫害後,送到同濟醫院才搶救過來;2002年,被劫持到楊園洗腦班期間,差點被折磨死;2008年,在何灣勞教所,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2010年12月13日凌晨,彭亮再次被蹲坑的警察綁架;2011年6月中旬,被非法判刑3年。在非法庭審之前,當局再次綁架為營救他奔走於各有關部門的妹妹彭燕。

彭敏被迫害致癱

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作為在法輪功中身心受益的人,彭家五人與千百萬法輪功學員一樣,為了向人們講明「法輪大法好」的真相,於1999年10月依法到北京上訪。父親彭唯聖因二次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1年半,關在武漢市何灣勞教所二大隊;母親李瑩秀因到北京上訪與丈夫同時期被非法關進看守所。

2000年2月底3月初,彭亮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武昌區青菱紅霞洗腦班(即後來的楊園洗腦班);彭敏遭綁架,被警察作為「骨幹人物」關進武漢青菱看守所;彭燕被非法關進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抓捕前,彭敏對妹妹彭燕叮囑說:「你一定要記著,以後無論在哪對誰都要好,因為人和人之間的緣份是很有限的。」

在青菱看守所,彭敏堅守「真、善、忍」信仰,因為煉功不知被毒打過多少次。牢霸在所長熊繼華和獄警的直接指使下,變著法子殘酷折磨他。如:

「放禮炮」:犯人雙手抱著他的頭,使勁用力地撞牆,撞得要像放禮炮一樣響。彭敏當時被撞得頭痛昏,後腦勺被撞腫、撞出血泡。

「五雷轟頂」:犯人用拳頭照頂門心用力擊打5下,每下都要發出「轟」的聲音。

「定心腳」:犯人用腳照他的胸部用力踢7下,照背部用力踢8下,這就叫「前七後八定心腳」。

看守所所長熊繼華還親自指使一群犯人經常對他拳打腳踢,往死裏暴打,全然不顧他的死活。

在獄警朱漢東的指使下,十五、六個犯人多次把彭敏按在木板床上,用布鞋的塑料鞋底猛烈擊打其臀部,後來犯人害怕打死人才停止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明慧網)

在2000年8月、9月期間,彭敏的臀部中央和左腿長了兩個直徑13~15釐米的膿包。看守所不但不給予相應的治療,反而暗示犯人藉機「教訓」他。十幾個犯人將他按倒在木板床上,輪流擠壓他身上的膿包,致使他劇痛難忍,全身痛得抽搐不已。連續近一月,晚上他無法入睡,只能蜷縮在門邊。

2001年1月9日,彭敏再次遭受獄警與十幾個犯人整整一天的毒打與謾罵後,四肢和脊椎第五塊骨頭粉碎性骨折、頸椎壓縮骨折。人整個散了架,當時就昏死過去了,被送進醫院搶救後醒來,但已全身癱瘓。(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