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中國城的物品齊全,物價也便宜。可以吃到豆漿、油條,甚至有南方人愛吃的油炸臭豆腐。如果以一個在美國月收入一千美元的普通職工,和一個在國內月收入一千元人民幣的職工相比,這裏的一千美元就頂用得多。

如蔬菜 0.49~0.69一磅,黃毛雞7~8元一隻。中國人愛吃的所謂鳳爪(雞爪)、豬蹄、內臟等,就更便宜。蝦3~5元一磅,活魚4~7元一磅。聞起來臭,吃起來香的榴槤8~10元一個。中式自助餐,中午9元,老人打九折(有魚,有蝦)、晚上15元(有螃蟹,龍蝦)。我和老伴每月的伙食費,有二百元就足夠了。

缺點

說了半天,這好、那好,美國的毛病也不少。

因物力雄厚,浪費驚人,辦公室下班,人去樓空,但仍燈火通明。國富,也養了一批懶人,特別是少數族裔,黑人、墨西哥婦女,生一個孩子,政府補助幾百元,有的成了職業生育家了,背一個,抱一個,後面牽著兩三個。

中學生有不少吸毒,有的有錢的台灣家庭,將小學或初中畢業的孩子送到美國來,找一個親戚擔保和照顧,自己卻坐鎮台灣,望子成龍。這些脫離了父母嚴格管教的孩子,好的沒學到,卻學會了打架、吸毒、早戀,親戚也管不了,成了社會問題。

美國人將這種把子女扔在美國就不管的現象,稱之為空降部隊。把你從飛機上扔下去,自己去獨立作戰,死活不管了。現在美國移民局已注意到這一問題,如無父母陪同,一般都不給予簽證。

在地鐵車中,人們看完報,到處亂扔,我看英文報,可以不用花錢買,不像在國內,廢報紙都要留著,稱斤賣破爛,回收到廢品公司,進造紙廠再生產。

感謝同學們在北京四十度的高溫下,耐心地看我這份囉嗦的彙報。我很惦記大家,特別是馬大的心臟、祝旺的腸胃、肖基的血糖、基勤的術後、寧悟的前列腺、朝體的美尼爾……以及其他同學的健康。

身在曹營,心在漢,在此謹向各位同學致以發自內心的問候,夏日炎炎,望多保重,祝身體健康!

我是住在三藩市附近奧克蘭市的居民,離機場不遠(四十分鐘地鐵),離市中心最近(十分鐘公車)。同學們如有出差、探親、旅遊路過此地,請光臨我家,我會機場迎送,粗茶淡飯、導遊觀光、購物訪友,當盡地主之誼。就此擱筆。

居美十年抒懷         

1999年我來美定居,一晃就十年,真所謂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來美後的所見所聞,在每年的各期「形影」中,也都有描述。值此十周年,又逢「形影」不久即將「改嫁」至「網路」家,雖然新家一切都顯得很舒適、方便,但我這個傳統派,還是對「形影」依依不捨,因此趕緊再奉上一篇,文雖拙,情意深。 

剛踏上這塊土地,首先進入眼簾的也是高樓大廈,車水馬龍。加油站、麥當勞、肯塔基、星巴克……和中國的北京、上海,沒甚麼兩樣,唯有不同是有拉斯維加斯大賭場、荷李活影城、狄斯奈樂園等。

當時我無心也無力去欣賞和享受這些娛樂文化。為了生活,我還得去打工。經朋友介紹到一台灣夫婦的家,照顧一個得帕金森氏病的老人。他七十二,我七十五,比我還小三歲。

我的工作是清晨做好早餐,為老人配好藥,幫他穿衣、起床、上廁所、洗臉、刷牙、餵飯、吃藥。中午吃完飯,老人午休,我得去整理、打掃房間和庭園。晚飯後,老兩口看電視,我才有短暫的休息。然後為他洗澡(一週兩次)、扶上床睡覺。

有一次,我正在做飯,老人不知何故,自己站起來要走,一下就摔倒在地上,好在地毯還比較厚,沒有摔傷、骨折,我和老太太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扶了起來。我已是氣喘吁吁,而老太太累得腰都直不起來了。

當天晚上,老太太找我談話,她說:

「李先生,你來工作了三天,我和我先生對你的工作非常滿意:耐心、細緻, 藥從來沒有配錯過,菜也做得很好吃。但想想,你也是七十多的老人了,我們覺得這個工作對你並不太合適。」

隨即從兜裏掏出六十美金。

「這是你三天的工錢,謝謝你了。」

當初朋友和她談好每月六百美金,一個月三十天,三天六十塊錢,一點也沒錯。

第二天告辭了老兩口。回到姐姐處,她對我幹了三天就不幹了,感到很奇怪。當聽我說是他們辭退我時,我姐姐和我外甥女都直呼上當了,沒有滿月,顧主又沒有合理的原因辭退幫工,不能按月除。以天算,至少也得五十塊一天。

我說這三天的工錢比我在國內三個月的工資還多,我已經很滿意了。

不久,又去為一家人整理花園,也是幹了三天,卻意外地掙到二百塊(一百五工錢,五十小費)。還吃了三頓豐盛的午餐。◇(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