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王國,從人口(1,100萬)到領土面積(3.05萬平方公里)在世界195個主權國家中都算是小國。但在全球疫情大數據上,比利時已經持續一周多在世界前十的排行榜上。

截止14日17點,公佈的比利時感染確診人數:31,119;死亡人數:4,157;死亡率:13.36%。比利時的這一死亡率居當天全球之首。第二排名:12.83%,意大利,第三排名:12.78%,英國。

小國比利時為何發生了大疫情?

今年全球疫情流行以來,在不斷驗證一條規律: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比利時發生嚴重疫情,情形亦不例外。事實上,比利時從王室到政府和中共多年來有著密切往來,並追隨中共的「一帶一路」,深陷其中。

比利時最重要的兩大港口 擁抱「一帶一路」

比利時雖然國土面積不大,但地理位置優越。北臨荷蘭,南臨法國,東臨盧森堡和德國,西面臨北海,與英國隔海相望。

比利時最大的安特衛普港(Port of Antwerp,BE),是僅次於荷蘭鹿特丹港口的歐洲第二大樞紐港。較之鄰近港口,安特衛普港最靠近歐洲的生產和消費中心,深處內陸80公里,與歐洲腹地聯繫更為緊密,這是它得天獨厚之處。這樣的物流樞紐成為中共「一帶一路」線路圖上垂涎三尺的目標。

據《金融界》報,2015年8月安特衛普港成立了「一帶一路」工作組,以響應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作為參建「一帶一路」的早期項目,安特衛普港已在該港轄區劃定了一片區域,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一家中國企業共同建設「中國—歐洲——非洲國際貿易及物流中心」。

為加大與中國主要港口的合作力度,安特衛普港與上海港、深圳港、寧波港、天津港、青島港和大連港等或簽訂友好港協議,或簽署合作諒解備忘錄,就有關信息進行共享,推薦目標客戶進行合作,並為中方培訓海事專業人才。安特衛普港的海運培訓中心,是中國國家外專局認可的唯一一家歐洲港口培訓機構。目前,已有約3,800名中國海事專家在該港接受培訓。

位於比利時北海岸的澤布呂赫(zeebrugge)港是比利時第二大重要商港,位於北海之濱,和對岸的英國很近,自古就是連接四方的交通要地。今日,澤布呂赫和英國的赫爾、多佛爾等港口之間仍有渡輪來往。

令人感到蹊蹺的是,2018年1月22日,中共國防部的中國軍網,以「『一帶一路』項目落戶比利時澤布呂赫港」為題,報道了中方國企「中海運」22日在布魯塞爾與比利時澤布呂赫港務局簽署了澤布呂赫港集裝箱碼頭特許經營權協議的消息。這樣一條不大的民商信息為甚麼會引起中共國防部的關注推崇?可見澤布呂赫港對中共還有著比商貿往來更大的政治軍事目的掩蓋在下面。

然而,出席協議簽署儀式的比利時副首相、經濟大臣佩特斯似乎並沒有認清中共的危險企圖,稱此協議「不僅有助於鞏固兩國的貿易關係,同時也將提升澤布呂赫港的國際地位」。

在「一帶一路」框架下的「中國投資」和「歐洲技術」合作

比利時的根特汽車廠佔地面積逾49萬平方米,原是沃爾沃汽車在瑞典以外規模最大的汽車總裝廠。這座始建於1965年的比利時最大汽車生產企業沃爾沃根特組裝廠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陷入困境,於2010年被中國吉利集團以18億美元正式收購了沃爾沃轎車公司的全部股權,吉利成為第一個擁有跨國高檔汽車品牌的中國企業。

2014年4月,中共黨魁習近平在菲利普國王陪同下參觀了沃爾沃根特廠。習近平和菲利普國王共同為公司出口中國的第30萬輛汽車揭幕。

隨著沃爾沃汽車在中國市場的知名度不斷提升,該品牌汽車產量持續創新高,沃爾沃根特工廠逐漸成為中國吉利集團全球化佈局的重要支點。

根特工廠的專家和工程師全程參與了沃爾沃在中國大慶新建的工廠,他們毫無保留地傳授技術經驗,確保新廠與全球其它工廠擁有相同的品質和競爭力。正如黑龍江副省長郝會龍所言:「沃爾沃把全球最前沿的汽車生產技術帶到了大慶。」

時隔三年,2017年5月中旬,比利時副首相佩特斯來華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時,專程飛到大慶,去見證沃爾沃大慶工廠通過「陸上絲綢之路」中歐班列向比利時根特出口沃爾沃S90豪華轎車試營運啟動儀式。

5月30日,這批中國生產的沃爾沃S90豪華轎車經由亞歐鐵路運抵比利時的澤布呂赫港,並轉運至根特。之後,「中國製造」的大量新豪華轎車再以根特汽車廠為中心輻射歐洲市場。

2017年6月,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比利時首相米歇爾(Charles Michel)的陪同下,參觀了吉利沃爾沃創新成果展。雙方領導人都看到了,由中國沃爾沃大慶工廠生產的「中國製造」沃爾沃S90高檔新款轎車登上了中歐班列直達比利時,進而長驅直入銷往歐洲各國。2019年7月,「中國製造」的沃爾沃XC60從中國成都廠大批運抵比利時根特。

吉利18億收購的僅是根特廠的股權,而被瞄準的歐洲大市場能否擠進去?不斷升級換代的全球最前沿汽車生產技術能否用得起?這在當時還有很大不確定性。但是現在看來,中方想要的已經有了。

沃爾沃根特汽車廠被習近平盛讚為「中國、比利時、瑞典三方經濟技術合作的典範」,但是比利時汽車行業為尋求投資和商機與中方的合作,可不是甚麼典範,而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可謂佔小便宜吃大虧的典型。

歐盟國家的大使們對此有共識:「一帶一路」項目同歐盟自由貿易主張背道而馳,並將力量對比推向對中國企業有利,而這些中國企業得到政府的補貼。

政要積極推行「一帶一路」

比利時副首相兼經濟和就業大臣克里斯・佩特斯(Kris Peeters)多次訪問過中國。對於「一帶一路」倡議,他在各種場合表示,比利時願與中方合作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並要為這一倡議的成功「作出貢獻」。

2017年3月23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批准包括比利時在內的13個新意向成員加入,至此銀行成員總數擴至70個。對此,佩特斯吹捧說:「亞投行有為國內外開發銀行樹立榜樣的雄心,它在經濟可行性、財政可持續性、氣候和環境友好性以及社會可持續性方面採取了健全的全球標準。」

2017年5月4日,他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鼓吹「一帶一路」倡議是一項「宏偉願景」:「所有利益相關方都要參與,不僅國家政府、地區政府和企業要參與進來,那些受到最直接影響的當地社區也要參與進來。」

2018年3月27日,他在視察根特汽車廠時,大力肯定中國吉利旗下汽車品牌領克在比利時落地的歐洲戰略,同時他批評了美國政府的貿易保護主義行為「不明智」,表示不贊同美國對中國產品加徵關稅。

2019年10月27日,比利時前首相伊夫・萊特姆在華接受《南都》記者訪問時表示,比利時是進入歐洲市場的窗口,是歐洲物流的樞紐,擁有可輻射整個歐洲的多個港口,他建議比利時政府加快研究探討評估比利時加入「一帶一路」框架協議的可行性,並透露「(他們)正在討論,已在工作日程上」。

比利時政府的現任經濟大臣副首相、前任首相,經常出現在中共為推行「一路一帶」舉辦的各種活動中,並對外發表支持的言論,敦促歐盟其它成員國參與「一路一帶」。「口不對心」是西歐各國對「一帶一路」的真正態度,像比利時政要如此公開為中共站台的並不多見。

全國除六所孔子學院外,還有五十所學校用洗腦教材,每年有逾百次文化交流

目前,中共和比利時已合作開辦了6所孔子學院,比利時還有50多所學校提供中文課程。課本內容都是經中共嚴格審查後的洗腦教材。

另外,雙方每年在音樂、美術、文藝演出等方面交流逾百次,新成立的布魯塞爾中國文化中心十分活躍。

首都布魯塞爾是九百多個重要國際機構的所在地,包括北約總部和歐盟總部,有「歐洲首都」之稱。一所孔子學院就設在布魯塞爾不遠處的魯汶大學裏。這裏不明身份的中國人常來常往,大門外高懸中共血旗。

2017年大陸發行了「一帶一路」紀念郵票。9月28日,魯汶大學孔子學院舉辦「一帶一路」中國郵票國際交流展,以慶祝「全球孔子學院日」。魯汶市副市長德尼斯・范德沃特、比利時王家集郵協會聯合會秘書長魯迪・德・沃爾斯、比中經貿委員會董事艾瑞克・法米爾、魯汶大學校長顧問、孔子學院理事會學術主任弗蘭克・巴特教授等受邀參加。

孔院以集郵愛好為切入點,對來賓大講「一帶一路」。到場的比中經貿委員會董事艾瑞克・法米爾發表感言,吹捧「一帶一路」倡議是「歷史性項目」,它「不僅惠及亞洲,同時惠及世界上的其它地區」。

但了解中共的專家都清楚,中共的「一帶一路」絕對不僅僅是經濟倡議、經濟項目,它包括政治外交、軍事國防、文化教育等全方位的共產主義邪惡理念的推行滲透。中共駐外使領館和孔子學院的首要任務是不失時機地宣傳「一帶一路」,大講「中國故事」。

國王菲利普吹捧中共「抗疫經驗」

據新華社4月2日報道,習近平在與比利時國王菲利普通電話時,菲利普稱,中國經驗對其它國家具有「重要借鑑意義」,為各國抗擊疫情「提供了支持」,「作出了貢獻」,感謝「中方提供急需醫療防護物資」。

新華社是中共官方喉舌,比利時國王是否真的說了那樣的話,外界難以確認。那些用詞看起來更像中共的黨八股論調,很難令人相信是菲利普的原話,但其與中共的親近關係則不言而喻。

就在雙方剛掛斷電話,《布魯塞爾時報》(Brussels Times)報出300萬片中國口罩品質完全不合格的消息。據說,緊俏物資口罩還是國王出面訂購的。國會要求中共退口罩的預付款。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菲利普國王感謝中方提供急需醫療防護物資和習近平保證中方將「嚴格質量監管措施,為全球抗疫提供儘可能多的物資保障」的話音還沒落,300萬片中國製造的劣質口罩就打到臉上。口罩事件互相打臉,充份證明中共不可信,誰信中共就倒楣。

比利時王國從王室到政要都在推崇「一帶一路」,聯邦政府加入「一帶一路」框架協議的討論已經擺上了議事日程,事態岌岌可危。意大利不聽勸告,執意和中共簽約,結果疫情居高不下,死亡人數突破兩萬。比利時小國發生的大疫情,是同樣的警示,提醒比利時遠離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