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事務專家撰文指出,現在是各國在社交、經濟、政治等方面隔離中共的時候。

印太民主防禦基金會(Indo-Pacific at the 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非常駐高級研究員克萊奧·帕斯卡爾(Cleo Paskal)近日在「星期天監護人生活」(Sunday Guardian Live)網站發表題為「到了與中共社交疏離的時刻」(Time to practice social distancing from CCP)的文章,並問道:「中共要撒多少次謊,我們才會說,好吧,它們是騙子?」

疫情大流行應歸咎於中共

「這場全球性災難源於中共的本質」,她寫道,「現在到了在社交、經濟、政治等方面遠離中共的時候。」

帕斯卡爾說,有關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起源,有些人認為是武漢一個以出售活動物為主的市場,也有人推測是武漢一所生物醫學實驗室的意外洩露。

「無論是哪種原因,都應歸咎於中共的治理失敗。」她指出。

在疫情爆發後,中共將其慣有的殘酷手段用於對付試圖警告他人的醫療專業人員,其中一位是12月下旬向同僚發出警示、最終染疫去世的李文亮醫生。

與此同時,中共極力掩蓋疫情,拖到1月20日才對外承認該病毒出現人際傳播,1月23日疫情中心武漢市才宣佈封城,然為時已晚,約500萬居民已因中國新年假期出城,將病毒傳播到中國各地及海外。

許多專家認為,中共現在仍在撒謊,其所公佈的任何數據及信息都不可信。

中共建政後採取各種致人於死的殘酷政策

帕斯卡爾在文章中寫道,中共為了維穩及鞏固政權,不顧中國人民的安危,不當使用武力、欺騙、迫害等手段壓制信息及控制人民。

「這是中共的標準操作程序」,她寫道,「自其建政以來一直是如此,幾十年來,中共的本質及其採取的政策,已導致數以千萬計的中國人因飢餓、環境污染、計劃生育,出於政治動機的監禁等而失去生命,這個迫害政策清單還在不斷增加中。」

疫情蔓延 中共殺害全球人類

帕斯卡爾指出,中共以自我為中心的應對疫情手段,不僅在殘殺自己的人民,還在殺害全世界成千上萬的人,並且造成全球經濟陷入混亂。

面對百年一遇的大災難,各國採取前所未有的應急措施,投入龐大經費幫助人民及企業渡過難關。

「現在也是我們隔離這個致命病毒肇禍者中共的時候」,她寫道,「在過了最糟糕的時期後,我們能夠更好地定位自己,……從改變政策開始做起,以確保我們不會再處於這種情境。」

帕斯卡爾建議從社交、經濟及政治等方面隔離中共。

與中共社交疏離

在疫情爆發後,中共為了維穩及保住顏面,不顧全球人類的生命,將精力用在「主導輿論」,除了繼續提供假數據,製造有利於復工的氛圍,同時編造假消息,誣指病毒來自美國及意大利。

帕斯卡爾指出,全球媒體扮演「中共辯護律師」的角色,不當地將其它政府與中共做類比,指責「其它政府撒謊」。

在中共專制體制下,絕不允許任何批評政府的聲音,民主國家在制衡機制下,容許各方發表意見。

她質疑這些媒體,中共必須說謊多少次,才會認識到它是騙子?

「這些媒體無休止的頭條新聞宣稱美國的死亡人數最多,這只有在相信中國(中共)的統計數據,才會如此報道」,她寫道,「我不相信,我也不會重複它的數據,也不會在分析或討論中使用它們的數據,我不想幫助中共推銷謊言。」

與中共經濟疏離

帕斯卡爾說,在這場大流行中,世人見識到了中國公司為了賺錢不擇手段的可怕面目,出售可能致人於死的不符標準的醫療設備和病毒測試套件。

這並不奇怪,大約十年前,尼日利亞政府發現中國產的假藥被標示「印度製造」時,中共政權推卸責任說:「哦,那不是我們,那是私營部門。」

帕斯卡爾指出,中共向來如此,這意味著中共要麼「不在意」中國公司正在用他們的產品「殺人」,要麼它們「沒有權力」制止他們。

「基於中共對人民的監視力度,我敢打賭是前者,即使是後者,也凸顯了中共治理失敗。」她寫道。

中共這種臭名昭著的手段還用在盜竊知識產權,恐嚇外國投資者,實施嚴重腐敗的制度,壟斷供應鏈、引發貿易戰等。

美國及日本等國家已意識到依賴中國市場的高風險,開始鼓勵公司將生產線轉出中國,最近,日本政府宣佈將投入22億美元,幫助在華日商撤回母國或轉移到其它東南亞國家。

與中共政治疏離

帕斯卡爾說,這是更重要的事。向全球撒謊、關心政權生存更甚於中國公民健康的中共,為何能夠加入諸如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國際組織?

在中共提供虛假的疫情數據時,非WHO成員的台灣努力警告世界,這個病毒具有人際傳播的可能性。由於不相信中共及WHO的信息,台灣成為少數成功抗疫的國家。

「如果台灣是WHO成員,那麼可能有成千上萬的人還活著,全球經濟可能不會自由落體崩盤。」帕斯卡爾說。

中共還試圖影響其它國際組織,以獲取其狹獈且具有潛在危險的優勢。

帕斯卡爾說,並不是要把中國從這樣的論壇驅逐出去,而是要讓中共的聲音得到應有的(壞的)信譽,同時確保體認到我們應團結在一起的其它國家例如台灣的聲音能夠被聽到。

帕斯卡爾最後總結說,通過在社交、經濟和政治方面隔離中共,我們可以遏制與中共密切接觸後不可避免地招來的危險,而且在中共又爆發下一次危機時,我們擁有了最佳的保護裝置。#